第472章 结局 逆流的时光(上)(1 / 2)

“这世界挺无趣的,不是么?”

云沧言抬起头,看向层云跌宕的天穹。血红色的云雾堆积着,不知何时开始下雨。

“谎言,欺凌,背叛......”

一道接一道水痕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不知是雨还是泪。他颤了颤睫毛,眸底怆然而空洞,倦怠地阖上眼。

“我累了,不如就此结束吧。”

强劲的威压一瞬从少年周身迸发,汇作一圈巨型波纹向四周荡开!一瞬撞碎了雨帘和云海,刹那间地动山摇!

天空之城爱伦伊斯首先遭到正面撞击,发出惊天的轰鸣声!

地面震颤,有房屋在一瞬间被摧毁垮塌!大量的天使族人如飞散的白鸽升入空中躲避,而更多人依旧在黑傀儡操控下互相砍杀!

伤痕累累的各族人们尖叫、奔逃,连卫兵也丢盔弃甲忙于奔命,人群在动荡的地面摔倒相互踩踏,凄厉的惨叫和恐惧的哭号声在血色雨云下无限蔓延。

云沧言瞧着此情此景,凄然狂笑,漆黑的羽翼再次舒展到极致,染着雨雾蓬松舒张,伴着血色浸染的瞳眸周身威压再一次释放——

轰——

天空之岛再一次受到轰击发出巨响!大块的土石从岛屿之上垮塌、坠入星灵湖溅起数十丈水雾!

星罗神殿与星座崩塌瓦解,十二行宫更如粉碎的飞鸟接连坠毁,清雪镜以月桂枝叶化作遮天的屏障,却远不如土石砸落得快,在恐惧中尖叫奔逃的人群挤压着他推搡着他,将少年猝然挤倒下去,月桂羽赐熄灭,天空屏障消失更多的土石砸落下来,腾起大片血雾。

大块的土石砸在人群中,被黑傀儡控制的人们还在互相厮杀,须臾间已被石块碾作肉泥。

巨石砸中了人群中正被族人包围攻击的胡玉,鲜血腾起,黎小若缩在他怀里早吓傻了,俩人都在塌陷的地面上坠落了下去——

“妈妈......!”

千翎额心四叶草的光已经衰弱下来,在垮塌的城市与岛屿间奔走,听见那一丝微弱的唤声时回过头,只看见漫天坠毁的巨石间无数渺茫的人影,分辨不出。大声嘶喊,也无人回应。

她的脸色煞白,不断喘气,颓然跌坐了下去。

脚下星罗神殿已经分崩离析,十二行宫接连坍塌,整座爱伦伊斯主岛摇摇欲坠,几波扩散的威压震塌了城市岛屿、也将天空地面无数震晕的人甩飞出去,十二区之上千千万万人民在奔逃。

遍地鲜血、被碾碎的羽毛,大片的血糊在石块上,大量的人被巨石碾压,少数挣扎着逃向天空的也在如浪潮一层层波荡开的威压下失去平衡跌向四方!

天穹中骞疏带来的恶魔军队早已逃得没了踪影,联军部队乘着巨角魔悬浮在天边,被黑傀儡辐射的人已经相互砍杀至死,无泪无心姐弟水流裹身、悬浮于漆黑的巨角魔背脊之上,一次次凝聚起巨大的水滴掷向天穹中威压的中心——

云沧言只猩红的一眼扫过去,扩散的威压凝作一点转眼粉碎水滴、破开水盾,转瞬已将半数巨角魔群击溃!

鲜血从美丽的鱼尾上腾起,人鱼姐弟还未反应过来,已随着被砍作几截的巨角魔坠落下去,坠毁的联军像天边骤然滑落的流星,凄惨又触目惊心!

千翎惊住了,额心四叶草的光颤抖,抬手指尖萤华凝聚,飘起一叶微小的四叶草,却转眼在风中湮灭!

“咳咳!”她脸色一白嘴角呛咳出血来,脚下一软跌跪了下去,咳了满地的血,额心四叶草羽赐熄灭了。

反噬......

她呆呆看着染血的掌心,胸口起伏着喘了几口气,抹了抹嘴角的血摇摇晃晃站起身。

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城市正接连坍塌,脚边尸体成垒,仿佛末日降临。

她望着天穹,云沧言悬浮在那里,是神祗,亦是疯子。

四周影影绰绰,千万人群在奔逃,遥远看不清的视野里,无数人在垮塌的楼宇中厮杀,葬身得半点声息都没留下。

而后与一道殷红的视线相对,仿佛跨越了千万时光。

崩塌的世界那头,澜月长袍翻扬,殷红色的双眸深深凝视着她,眷恋不舍......终是收回视线,看向了天穹之上的云沧言。

“等......”

千翎失声还未喊出来,已见千万风妖从天地人间汇聚而来,黑袍的少年最后望了她一眼,腾身而起化作一道孤影,冲向了天穹中羽翼伸展的半神。

云沧言还在痴笑,抬手轻松抵挡住了这刺向他心口的锋锐利爪,双瞳注视着面前的澜月,眼中杀意骤起,反手攥住他苍白的手腕,璀璨炽烈的极昼圣光从掌心亮起,如噬骨的烈焰耀目,一瞬灼烧上少年手臂,皮肉褪去白骨显露!

“小月——”

千翎发出凄厉的嘶喊,眉心四叶草颤颤巍巍挣扎着再次熄灭了,她呕出一口血踉跄跌跪下去,再起不了身。

噗嗤——

鲜血溅上脸颊,云沧言怔住了,低头看向自己被贯穿的胸膛,再抬眼盯住面前这双猩红炽烈的眼睛,浑身一瞬光芒大盛、双翼猛烈展开掀起澎湃的威压将少年掀飞了出去——

澜月在那炽烈爆发的极昼圣光下急剧下坠,浑身皮肉被焚烧作光屑四溢,在风的庇护之下依然重重撞击在地面,一瞬骨骼支离破碎!

“哥哥——”

澜风嘶喊着白了脸色,他怀中护着珑牙,试图结印撑开结界,可垮塌的天空城市,奔逃的万千人民......又哪里是一方结界能够庇佑的?

爱伦伊斯已经垮塌了大半,城市的残垣断壁浮在天空中,残余的也摇摇欲坠,土崩瓦解......

云沧言双翼舒展宛如神祗悬在天幕之上,俯瞰众生。

他的胸膛一个窟窿,在慢慢地漏血。他看着下空残垣断壁,那个栗色长发的天使女孩正匍匐在地,向着远处重伤的少年爬去。

“小月......”

千翎一路拖拽出血痕,口中鲜血淋漓,浑身有点抽搐。哆嗦着翻过澜月的身子,他浑身是极昼圣光焚烧的伤口,那总爱牵着她护着她的修长手指,直到腕骨......都烧没了。

不是第一次了,不死之身在极昼圣光面前无效,他的伤口再也不会愈合。

她看着,眼泪直流,浑身颤抖,比自己身上还疼。

天崩地裂,远处城市倾颓,身下也摇摇欲坠,就要崩毁了。

“小翎——走!”

“姐姐......!”

遥遥的,喊声从四面八方而来。

千翎缓缓伸开双臂,把失去意识的澜月拥到怀里,阖眼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埋头将一个吻印在他的额上。

而后她抬起头,与天穹之上的云沧言目光相视。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神情轻蔑又有几分看戏的意味,可很快表情便凝滞了。

千翎望着天空,栗色的发丝在风中拂起,眉心四叶草飘飞而起,这一次脱离了她的身体飞向天空。

她伸出手,五指慢慢收拢,一瞬发力......

那枚四叶草粉碎开来化作千千万万飞散向天地人间——

与此同时一点光晕从女孩眼中扩散开,化作无形的水痕直扩散至天边——

时光凝结。

倾颓的天空城市、互相砍杀的各族人民,重伤从天空坠落的少年......云沧言低下头,看着自己胸膛的窟窿,随着时间的飞速倒退,伤口消失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