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2 / 2)

“所有亲卫都已经调回了王府,只需王爷一声令下都可随王爷前去作战。”老管家已经做好了誓死一战的准备,只要王爷没事哪怕献出他的性命。

“前两队跟本王走,最后一队留在王府听命!”万俟孤尘说完便率先离开了王府,曾经的新仇旧恨如今到了算账的时候了。

“陌子桑何在,快快滚出来受死!”万俟孤尘还没走多久,方媛便带着人浩浩荡荡来到了王府。

她被拒婚本就是奇耻大辱,现在万俟孤尘竟然还将陌子桑带回了王府,这让她的脸面往哪搁?

姑姑现在忙着筹备太子哥哥的前途,没有人帮她做主,那就只能她自己为自己做主了。陌子桑不过是个庶民,她身为郡主杀死一个庶民谁敢多言?

“哪来的狗乱吠?”陌子桑正在王府之中同靳凌一道讨论着药物配方,眼见一个女子在丫鬟的簇拥下走进来,便猜到眼前之人定是方媛不错了。

“你好大的胆子!”开口的丫鬟怎么说也是服侍郡主的,如今被小小庶民所侮辱,她哪里受得了这等委屈!

“主子都没开口,你一个丫鬟倒是很积极。”对于这等捧高踩低的奴才,陌子桑根本不屑一顾。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郡主居然还有心思来跟她吵架。足可见此人根本没什么脑子,就这样的人嫁给王爷当王妃,估计还没活过两集就死了。

“啪!”方媛知道这个丫鬟算是败下阵来了,既然如此那还是她亲自上阵好了。没用的东西,连一个贱人都说不过。

“郡主恕罪,奴婢知错。”丫鬟捂着脸跪倒在方媛脚下求饶,她也没想到陌子桑竟然这么得理不饶人。

“罢了你滚下去吧!”方媛的目光紧盯陌子桑一眨不眨地说着,仿佛喊的是陌子桑,而不是眼前的丫鬟。

陌子桑并没有与方媛继续吵闹下去的意思,当务之急除了在王府静待尘的消息之外,就是尽快制作出能够应对了苗疆异术控制士兵的解决办法。

靳凌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二人自然也就没有心思再去搭理了方媛。

“陌子桑,你是自己滚出王府还是让本郡主将你赶出去?”眼见陌子桑跟靳凌讨论起来的亲密模样,她就认定了这个陌子桑是个水性杨花之人。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呆在尘哥哥身边?

“靳大夫,你先去试试这个配方吧!”陌子桑知道眼前的问题要是不解决了肯定不得安宁,既然已经有了眉目,现在剩下的就只有尝试了。

靳凌也知道陌子桑的意思,为了保证计划顺利,他必须赶紧研制出解药,这样才能够马上送到亲卫手中,助尘解决了这场灾祸。

“若是两个都不呢?”对于方媛这样没脑子的郡主,陌子桑基本上是动动手就能够轻易解决了去。

“那就别怪本郡主不客气了!”方媛说完,原本澄澈的双眼突然间变得血红一般,好似嗜血的恶魔。

陌子桑医术了得不代表她能够马上化解了方媛这般攻击,当即被方媛抓在手里,修长的玉颈被抓出一道血痕。

“你……”陌子桑发现事情不对,这方媛竟然也已经被控制了!好在配方已经研制出来了,她正愁找不到人试验这配方,那方媛就当她的小白鼠吧!

“想不到吧陌子桑,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方媛从陌子桑眼中看到了一丝慌张,趁着陌子桑这一刻的慌张,手中的力道变大了起来。

陌子桑被这一抓,瞬间脸涨得通红。此刻她的双手在空间之中抓住了已经研制好的药粉,趁方媛警惕之心大散之时,往她的脸上一撒。

那精致的妆发瞬间铺上一层厚厚的灰色粉末,趁着方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力道有所松懈,陌子桑趁机从她手中溜走。

好家伙,看不出来平日里乖乖女一般的方媛,下手竟然这么大的气力。

“啊!陌子桑你干了什么!”方媛从最初的痛苦抱头之状一点点恢复了神智,通红的眼眸恢复了正常。

“老管家,烦劳你将郡主请出去。”看来这东西果然有效,陌子桑要立即去跟靳凌讲,这东西可以量产带去寻万俟孤尘了。

“那此物就请陌大夫带去寻了王爷吧!”靳凌还需要继续呆在王府之中顾虑眼前的情况,让陌子桑前去也是不得已的打算。

只希望万俟孤尘那边已经顺利进行了吧!

再说万俟孤尘进宫之后,虽然那皇座上坐着自己的父皇,可是那眼神和话语,完全就不是自己的父皇。

“尤匀,此处就你我二人,别再伪装了!”这空旷的大殿之中除了他和皇帝再也没有第二人,所以他心中清楚,此人定是尤匀不假。

“看来尘王是早已知晓啊。”尤匀既然已经被拆穿,自然也就不再伪装。他早已经当这个劳什子的破皇帝烦了!

“你将本王父皇怎样了?”既然这个父皇是伪装的,那么真正的父皇在何处?

“当然是在你的母后手中,你母后还真是个识时务之人。”尤匀对这个冥顽不灵的皇帝无可奈何,对这个皇后还是很满意的。

“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万俟孤尘不打算跟尤匀再废话,手中弓弩蓝光一闪羽箭朝着尤匀发射而去。

“就凭这点雕虫小技就想对付老夫?”尤匀手一挥,地底下爬出来了十几个傀儡将万俟孤尘的攻击挡住。

可尤匀万万没想到的,这只不过是万俟孤尘虚晃的一招。真正的招数在尤匀分心召唤傀儡之际已然就绪,带着巨大的灵力冲向他。

“你……。”尤匀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和部署,杀招已至,猝不及防的他一口浓血吐出,被万俟孤尘重伤在地。

“王爷,尤匀异术控制的大军已经恢复了正常,皇后那边也已经自杀服罪。”绝尘和曲悠七已经顺利整编了苗疆的势力,此刻赶来相助万俟孤尘。

“老夫不甘啊!”尤匀听了此话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双眼睁圆撒手而去。

宫廷政变就此被万俟孤尘解决了,皇帝被成功的从暗室拯救出来,传位于万俟孤尘之后便去了深宫居住。

次日,万俟孤尘的登位大典与陌子桑的封后大典同时举行,有情人终成眷属。

(完)

添加书签

上一页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