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单挑(1/2)

我全身痛的厉害,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血玫瑰好像已经放过我,葛玮他们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副班长依旧嬉皮笑脸的调戏着血玫瑰,见此,我心里很恼火。

下课的时候,班上有好多人都舍不得,一个个都说晚上要去血玫瑰的宿舍请教问题,血玫瑰笑呵呵的答应了,然后她看向我,问我去不去。

我脸色难看的要死,在其他人杀人的目光中,我强自灿灿的笑了一下,说,“老师,我就不去了。”

血玫瑰哦了一声。

我没理其他同学,一心想着三天后和葛玮单挑的事。

三天时间,不长不短,晚上我回到寝室往身上喷了跌打酒,全身都火辣辣的痛,手臂和身体其它地方,青一块紫一块,我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布包,里面藏了几根银针,这是我祖爷爷传给我的,还教了我一套针灸手法,平时受了伤,我就自己扎两针,活血化瘀,还能消肿止痛。

然后我又盘膝坐在床上,做出一个道士打坐时的姿势,平心静气,慢慢让自己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我全家都信道,所以打坐是基本功,但平时没敢在别人面前这样做,怕被人笑话。

盘膝在床上打坐半个小时,寝室已经熄灯了,我轻轻地缩进了被子里,感觉身上也不那么痛了。

第二天上课,我早早进了教室,班上没来几个人,我也没在意,不过等上课铃响了,我发现整个教室里依旧坐得稀稀拉拉的,连一半人也没到齐。

贼男站在台上,往下一看,“咋的?怎么才这么几个人?”但随即他也不在意,依旧先吹了半节课的牛,然后给我们讲了几个机械理论,然后夹着书大摇大摆的走了。

他也不点名,也不追究旷课的人,我虽然毫不意外,但却有一些失望,因为我很想看看到那些人被贼男教训的样子。

额,槽,我感觉自己已经有点扭曲了。

直到上午的课程结束,班上依旧有超过一半的人没来,我想这些人难道昨晚去找血玫瑰了?不过怎么一晚上还没回来?而且这都快中午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我终于在学校的体育馆见到了上午消失的同学,此刻他们一个个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脸上全都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而当她们看见血玫瑰时,一个个顿时变得面无血色。

我不知道这帮家伙到底经受了怎样的折磨,但我知道这群人以后绝对不敢再调戏血玫瑰了,而且一个个都得把血玫瑰当亲奶奶一样供着。

血玫瑰看到我们进来,她眼睛一亮,然后笑嘻嘻的让我们进去,我看到了葛玮,然后又看到了副班长刘志宏,他两都一副生无所恋的样子,当血玫瑰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他两突然打了一个哆嗦,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血玫瑰好像觉察到了什么,脚步一顿,一脸人畜无害的看向葛玮和刘志宏,然后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

那一笑,血玫瑰如同祸国的妖女,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但葛玮和副班长却像见了鬼一样,脸色吓得惨白。

格斗课,顾名思义,这是一堂战斗类课程,说白了就是教我们怎么打架和挨打,血玫瑰是个让人又爱又怕的老师,但她的格斗技能,绝对是毋庸置疑。

我在人生的第二堂格斗课上,学到了几个能致人死亡的技能。

“格斗,最重要的就是能挨打,第二就是反应快,第三就是拳头硬,第四就是耐力久,以上……就是你们以后要训练的科目。”

我没怎么弄懂血玫瑰的话,但又不敢问她,下面的同学大都和我有一样的心思。

在以后的课上,只要血玫瑰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你要是问我,血玫瑰遇到不听话的学生,会怎么处理?我只能告诉你,我不知道,因为听说所有不听话的学生,都会得到血玫瑰的特殊照顾,而后一个个变得跟小猫一样乖巧。

第三天。

这是我和葛玮约定单挑的日子,地方就定在学校操场,围观的人有一大群,血玫瑰是这次单挑的裁判。

我看葛玮这两天被血玫瑰折磨的够呛,直到和我单挑的前一刻,他还有气无力的,像个行尸走肉,之前吼我的气势早已完全没有。当我站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微微回过神来,蓦然间,他脸上露出一抹惊人的怒色,好像我和他有杀父夺妻之仇一样。

我没搞懂葛玮为何会有如此反应,难道不该我才是受害者?我才是那个被欺负的人好吧……

但不管怎么说,我知道葛玮已经深深的恨上我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