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等我修成金丹、元婴等你报复(1 / 2)

苏雅下巴垫在韩非的肩膀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两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贴的这么近了,特别是嗅着苏雅温热清香的口气,韩非感觉浑身不自在,干巴巴道:“苏雅,别贴的这么近好吗?咱俩现在都是大人,不是以前的小屁孩了,让人看见了不好。”

话音刚落,脑袋上就挨了一下,苏雅气哼哼道:“找死啊!你管别人怎么看干什么?不这样,你让我手往哪放?倒仰着?神经病啊。”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韩非挪动一下脖子,问道:“你到底是和人家打架了,还是碰伤的?”

“碰伤的。”苏雅敷衍了一句,又冷冷道:“韩非,告诉我实话,你找那个酒吧女到底要干什么?泡她?”

酒吧女?说的该不是“十三姐”吧?

韩非干笑道:“当然不是,我喜欢萝莉,大胸,很嗲的那种,你是知道的,哈哈。”

“流氓!”苏雅不屑的切了一声,又问:“不是你还和她这么亲密?”

“我如果说……”韩非道:“找她做建筑设计兼职骗点钱,你信不信?”

啪!

头上又挨了一下。

苏雅道:“缺钱找姐借啊,不收你利息的。”

“你是谁姐?”韩非很生气。

苏雅懒洋洋道:“你姐啊!”

“呐!这个咱俩要好好理一理。”

关乎到原则性问题,韩非寸步不让:“咱俩同岁,我生日是九月十五,处女座,而你生日是11月18,天蝎座,我比你大了整整两个月零3天,按天数来算,十月是31天,我比你大了64天,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也就是说,我两个月大时,你还没出生,所以我是你哥才对吧?”

“噗!”

苏雅笑了起来,锤了他两拳,说道:“小心眼!不过……你怎么把我生日记得那么清楚啊,我爸有时候都记不得。”

“别拿我和你爸相比啊,客气了。”韩非小小占了把便宜,转而一想,又怒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怎么把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也就是那条毛巾给汪鑫鸣擦头?你什么意思?”

“瞧你那小心眼样!”苏雅撇撇嘴道:“你那条抽奖送的破毛巾还在我的密码箱里呢,给汪鑫鸣擦头的,是我的擦脚布,和你那条差不多。”

“这才像话。”韩非嘿嘿一笑,“好好留着啊,等改天嫁人了,留作嫁妆。”

“闭嘴吧!”苏雅莫名的发起了火。

“咋了?”韩非很郁闷。

苏雅冷声道:“走你的路,我现在不想说话了。”

“好吧!”韩非嘀咕着,“什么臭脾气。”

一路上迎着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韩非怀疑,如果目光能杀死人,自己已经死了无数回了。

终于到了女寝室楼门口,韩非放下苏雅,交给她的两个室友,叮嘱道:“伤口别沾生水啊,小心感染,记得吃药。”

“知道了,啰里吧嗦。”苏雅挥挥手,扶着两个室友准备进门,忽然又回头道:“你不会……要出校门吧?”

“啊。”韩非心说,不出校门怎么去见汪鑫鸣,“怎么了?”

“不准出校门。”苏雅恶狠狠道。

“管你什么事?”韩非觉得莫名其妙。

“我说不准出去,就不准出去!”苏雅冷着张脸。

这是要发飙的前兆,韩非太熟悉了,无奈道:“好好好,不出去就不出去。”

目送着苏雅进了寝室,韩非带着口罩,落下帽子,直奔校外,不找汪鑫鸣掰扯掰扯,指不定那孙子怎么坑自己呢。

刚到学校大门口,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是苏雅发的:“你在哪里?”

韩非感觉很奇怪,苏雅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管着自己不让出校门,什么意思啊?

“在寝室洗脚呢,刚倒好水。”

他回信息撒了个谎,将手机收好,一抬头就看见对面街边,十几个汉子鬼鬼祟祟的盯着学校大门看,另一边还有几个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人,气场十分招眼。

来找场子的?

韩非并没有多想,学校门口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混混和有钱人,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

龙凤饭庄离学校不算太远,步行二十来分钟就到。

饭庄面积不大,但环境十分优雅,一面环水,两面是杉树林,庄子前还种着姹紫嫣红的花簇和四季青,有点私人会所的意思,进去吃饭的人,非富即贵,据消息灵通的室友刚子说,里面一盘酸辣土豆丝都要58元。

韩非从杉树林中悄悄摸到饭庄的外墙篱笆边,弓下腰透过四季青丛盯着灯火通明的饭庄大厅看,他不明白汪鑫鸣这种有钱人的心思,想找自己麻烦,简单的约个地儿,自己要去就会去,不去仍旧不会去,何必来这一出,花冤枉钱?

他当然无法理解汪鑫鸣的意思,汪鑫鸣自认智商超绝,心说你韩非一个穷学生肯定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一听说是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还不得兴奋雀跃的跑过来?到时候一出校门,埋伏的人手直接给你绑过来,一到龙凤饭庄,我先贬低、羞辱你一番,让你知道什么叫差距,然后撵你滚蛋,半路再让人废了你。

这下是既丢人又受伤,从此以后,心里有了阴影,我看苏雅还怎么重视你一个废人!

然而此时的汪鑫鸣却是怒火滔天,他和韩非前后脚到的,进门的时候还准备给韩非打个电话催促一下看看他有没有来,可看着自己找来撑门面、下黑手的二十来个汉子竟然全部血迹斑斑、凄惨不堪的坐在一边,一旁的服务员吓得手足无措,就觉得脑袋发晕。

“这是怎么回事?谁告诉我?”

“汪少爷。”一个受伤轻些的汉子道:“前面有个疯女人过来,见到我们就打,咱们几十号人没打过她一个,而且……学校门前的兄弟,也被她打伤了。”

“什么疯女人?哪里来的疯女人?”汪鑫鸣觉得这事情太莫名其妙了,一个以一挑几十的女人,世界上有吗?

那汉子道:“我也不知道啊,那女人皮衣皮裤,带着皮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身材还挺好的。”

“真是见了鬼了!”汪鑫鸣怒道:“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也搞不懂啊!”那汉子一脸郁闷,“不过您放心,我刚刚又派了十来个兄弟去学校大门外,人手一张那小子的照片,既然拿了您的钱,就不会耽误您的事。”

“一个打几十个的女人!真是中邪了!”汪鑫鸣怒气冲冲的带着两个彪壮的汉子上了楼,“等会那小子一过来,马上给我弄包厢里去。”

“明白。”

……

汪鑫鸣那些人就在大厅中谈话,韩非听的一清二楚,他感觉很奇怪,皮衣皮裤的女人?该不是那天晚上遇见的那位吧?

他又想起苏雅的伤,心里一咯噔,那女人不会是……苏雅吧?

很快他又摇摇头,苏雅是练过跆拳道,不过她那种把式揍揍自己还行,一人放倒几十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就有点扯了,除非她跟自己一样进了“神州聊天系统”,而且还是天榜前五十的高手。

正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韩非连忙掏出接听,是汪鑫鸣打来的。

汪鑫鸣的语气很温和,“韩非学弟,来了没有?呵呵,苏雅的事情,唉!我也真是伤心透了,你和她熟,咱们一起聊聊天吧,我准备了龙虾和鲍鱼哦,都是你没吃过的。”

韩非撇撇嘴,去你大爷的,大学是怎么读的?这么赤裸裸的炫耀外加鄙夷,换了谁都要伤自尊好吗?虽然我确实没吃过!他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嗯,快出校门了,龙虾鲍鱼?哈哈我喜欢,挂了啊!”

挂了电话,韩非沿着饭庄转了一圈,这时候已经过了饭点,饭庄没什么客人,二楼唯有左面一个窗口亮着灯,里面隐隐传来汪鑫鸣兴奋的声音。

韩非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敏捷度和力量,所谓艺高人胆大,虽然身上还隐隐有些酸疼,但是偷袭两个汉子外加治服汪鑫鸣那个弱鸡,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