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马氏之劫(1 / 2)

这时典韦上前来,抛下一个四旬的魁梧大汉,那大汉连连拱手告罪,说道:“原来是太原郡的何都尉,小人在丁刺史处多有得闻。我家小姐行事冲动,本是想伏击贼人,却冒犯了何都尉,还请何都尉多多见谅。”

“丁刺史?”何白皱眉说道:“你们是丁建阳的人?”

那大汉忙拱手说道:“小人李平,我家老爷马仪乃是丁刺史的故交,今次也是奉丁刺史之命,前往幽州乌桓、鲜卑地购买良驹三千匹,准备对抗南匈奴人的骑卒。不想南匈奴人已平,我部却在雁门郡繁畤遭遇莫名的贼人劫掠。我家老爷不得已,弃大路经卤城进入太原郡中。”

“刚刚来到虑厩县,又被贼人追上。我家小姐便自告奋勇的领人断后,请老爷率部先行,不想却误伏击到何都尉。小人们实在该死之极,但请都尉大人看在丁刺史的面上,饶恕小人此次。”

何白心中不由愤愤然,又是丁原的人马。看来这个亏是白吃了。经过清点亲兵,死了数个,伤了二十多了,马匹也损伤了不少,何白又是一阵心痛。口中更是不依不挠的叫道:“伏击贼人?我部的人数对吗?贼人有我这么好的装具吗?连军队与贼人都分不清,你们的眼睛瞎吗?”

马雪儿气鼓鼓的一直背手直绞着衣衫,李平忙上前拜道:“我家小姐年方十五,又生性冲动,没有多少官与贼的意识。但看见人来,就以为是贼人。还望都尉恕罪,恕罪。”

何白望了马雪儿一眼,欲怪无言,怎么也不能为难一个心智未全的女孩子吧,最终也只得放了她。

李平上前看了看马雪儿,发现马雪儿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回身拜道:“何都尉,此次有所惊忧,实在过意不去,敢请何都尉同去与我家老爷相见,我家老爷定会重新陪罪。应谢都尉不伤我家小姐之恩。”

何白想了想,李平这是想拿自已当护兵啊,不过马仪既然有三千匹马,此去定要敲他个数百上千匹来,不然心头实在不畅快,于是同意了。但见马雪儿摸着自已的红马扑扑掉泪,又横了何白一眼,另换了一马向前先行了。何白耸耸肩膀,也领兵向前追去。

此时,典韦来到何白的身边,轻声说道:“兄弟,你这两年的武功进展不大啊,我本以为,你差不多可以与我一战了呢。”

何白老脸一红,说道:“小弟习武也算勤勉,只是进展不快,小弟也没奈何啊。”

典韦深吟道:“看来兄弟不擅长习练直来直往的招式啊。唔,听闻太原郡于离县中有一家韩姓豪长,精擅枪术。我曾见过韩氏的一个子弟韩若又名韩猛,枪法极强,只是他也不适练家传的枪术。兄弟不妨去于离县看看,有没有拜师求教的可能。”

何白一思,韩猛,这可是将来袁绍军的一员大将啊。在传说中他还是河北四庭柱一正梁中的正梁,用兵不咋地,但武艺绝对一流。他家的家传武艺,定然不差,有空时可去瞧瞧。

行了十余里地,众人竟嗅到了寒风中有浓浓的血腥味来,何白与典韦一惊,心中顿生不祥之感来。在前方打探的亲卫哨探匆匆返回,只见他面白苍白,大叫道:“主公,前方曾有战斗的迹象,有不少人都丧生了。”

马雪儿听了大惊,叫道:“你说什么?在哪里?快带我去。”

众人一并打马前行,不久后,只见沿途死者不断,大多皆是马氏族人仆役,只听马雪儿一路叫唤,更急迫的打马前行了。行不多久,又转向一处山谷绕去。只见山谷这一路上死尸遍布,鲜血满地,显然打过一场恶战。

马雪儿一路惊叫道:“爹爹,爹爹……”

终于从山谷中涌出数十人来,望着马雪儿大哭道:“小姐,小姐,老爷他去了……”

马雪儿惊呼一声,飞身入谷,等何白赶到时,马雪儿已伏在一具死尸前哭晕过去了。被人救醒之后,马雪儿又啕啕大哭起来,看她伤心欲绝的样子,任谁也心痛不已。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