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幽井(1 / 2)

人生,时刻会面临选择,世事难两全,就如,琉莺儿放下心中向往,选择了赤云匪,林阳为了苏雪安全,选择了让他前往云岚宗,许多事,只能二中选一。

林阳站立在这落日余晖的边缘处,思索着下一步,何去何从,一旁琉莺儿静静陪在身边。

“嗷~”

突兀的,天空中,一只灰鹰底鸣,盘旋而下,飞至壮汉熊强肩上。

“敌袭山寨,寒铁矿井危,速回!”

灰鹰抓上,有一卷信纸,熊强看后,内心焦灼,当即将消息向琉莺儿回报。

“我也去!”

望着琉莺儿慌张上马的身影,林阳爽朗一笑,选择随她一起,林阳自羽他不是薄情之人,相反林阳率性而为,注重感情。

疾驰的马背上,琉莺儿向林阳讲述了来龙去脉。

琉莺儿父亲,琉洪志,乃是这云盘山中唯一一名先天前期强者,长年来,统一了云盘山中各路流匪,占据了坠龙崖上,寒铁结晶主矿脉。

碍于琉洪志先天期强者威慑,加上他从来分配寒铁结晶所带来的利益,都是公平合理,各路流匪之间倒也是相安无事,恪守本分,偶尔有一些小摩擦也无伤大雅。

但是在不久前,琉莺儿父亲,突然消失,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编造了琉洪志已经身死的谣言,传播在各路流匪之间。

最终导致各路流匪,为了自身利益,纷纷倒戈相向,针对赤云匪,想要将那寒铁矿井占为己有,要知道这矿井每年带来的利益相当可观,足以让那些自私凶残的流匪为之疯狂。

云盘山主峰高耸入云,林阳与一众赤云匪疾驰在山道上,马蹄轰踏声,震响四方,山道两旁,苍松翠柏之影快速交替,耳边不时传来呼啸声,前方景色也在随之不断变化。

约莫一个时辰后,沿道的陡坡也变的平缓许多,在前方,两峰交替之间,出现一座宏伟的石砌堆制而成的堡垒,堡垒仿若一座小型城池,足以容纳上万人。

堡垒之后,便是一处深不见底,云雾缭绕的陡峭悬崖。

只是如今,堡垒四周,两波人马交战,约有七八千人的样子,其中不乏有一些炼体强者,炼体二三重居多,少有炼体五六重之人。

“没想到带头造反的竟是黑鹰沟的流匪,枉我父亲在时,视黑鹰叔为情同手足的兄弟。”

琉莺儿望向前方造反的流匪,当下便认出了带头之人来历。

“不好!南松痕大哥有危险。”

琉莺儿娇哼一声,想到了什么,迅速带着熊强与数十名得力助手,长鞭抽马,直接向那坠龙崖快奔而去,其余赤云匪,则是留下加入了战斗。

林阳寒铁长枪在手,以雷霆之势,洞穿了前方一名阻挡去路的流匪,星目中闪烁出刚毅之色,义无反顾的纵马跟在琉莺儿身后。

马匹奔跑到堡垒前,林阳与琉莺儿几人弃马而行,纵身向堡垒后方,坠龙崖奔去,几人所过之处,惨声连连,无人可挡。

不多时,坠龙崖前方,出现一处高数十米,宽有二十多米的巨型人工矿洞。

矿洞犹如巨兽之口,摄人心魂,吞噬光明,将无尽的黑暗,随着巨兽之口,带入地底。

洞口内,有一段距离,被人力刻意修建过,广阔无比,可随意容纳上千人,而不显拥挤。

“南松痕,你难道真要冥顽不灵,期盼那琉洪志归来吗?别痴心妄想了。”

矿洞内,阴暗交替处,一手拿开山巨斧,拥有炼体九重的光头大汉,率领十多人,包围着一名手持长剑,长发飘逸的中年人。

“黑鹰,你狼子野心,休想占领这寒铁矿洞,除非……从我身体上踩过!”

南松痕剑指光头大汉,炼体九重之势显露无疑,无尽战意在其眼中闪现。

“不知死活!”

光头黑鹰,冷笑连连,巨斧一挥,身后手下,目露凶光,如洪水般,疯狂逼近南松痕。

刹那间,十多名炼体六重到炼体七重之人,皆从四面八方,攻向南松痕,喊杀声,刀剑声,响彻在矿洞内。

“嗖……”

却在此时,一颗颗如小山般巨石,从矿洞外,咆哮而下,滚落向那十多名炼体强者。

“轰隆隆……”

轰鸣声,此起彼伏,又是几颗千斤巨石从洞口飞落而来,冲击力,一下增至数万斤,顿时这巨力,震得矿洞摇曳,碎石掉落,洞璧之上,竟产生的游蛇一样的龟裂。

林阳此时俯卧在最后一颗巨石之上,耳边破空声呼啸,这颗巨石砸向的目标正是那手拿开山巨斧的黑鹰。

当最后一颗巨石砸下时,琉莺儿、熊强、与另外几名炼体强者,气势如虹,从巨石后,汹涌而出,皆向围攻南松痕的十多人杀去。

林阳手持寒铁长枪,一马当先,势如猛虎下山,长枪破空,伴随巨石,刺向黑鹰。

“找死!”

光头大汉,目光犀利,一眼便看见俯卧在巨石后的林阳,见他目露凶光,腾空而起,手中开山斧应势而出,一股气浪斩在了巨石之上。

“嘭……”

巨石应声而裂,林阳面色一变,毫不迟疑的踏在一块碎石上,身体急速倒退。

“那里逃!”光头大汉黑鹰,手中开山斧狂舞,好似锁定了林阳。

如今的林阳,打破诅咒,恢复先天战体,战斗意识,与日俱增,明知自己与光头大汉有着很大差距,没有丝毫停留,在急退的那一刹那,林阳犹如狡兔,敏捷的跳向散落的碎石群中,所过之处,无数碎石被林阳挥出的数千斤重拳,猛的击飞,砸向光头大汉。

“嘭……”光头大汉速度极快,开山大斧一记纵斩,碎石扫尽,林阳身后便是沙石飞舞。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