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乞丐(1 / 2)

林阳三人从飘香楼出来后,并未直接回到住处,而是由李胖子与赵三两人带领,在这清水镇中采购一些林阳需要的药草与食物。

来到清水镇数月,林阳一直待在李赵二人的住宿内,悉心专研山海宝鉴中介绍的炼丹一道,每日除了吃喝拉撒,便是疯狂炼丹,每每还总是别出心裁的炼制一些奇怪的丹药,可以说林阳对炼丹,已经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

随着林阳对炼丹一道,领悟的越透彻,他越是觉得山海宝鉴中,提及的炼丹之术博大精深,蕴含丹道至理。

越是如此,林阳越是着迷,就如一个好学的穷书生突然身处在万千书籍中一般,疯狂的吸收山海宝鉴内讲解的炼丹真意。

如今,林阳的丹道造诣,怕是已能比拟一般药师,草木理解更是非凡,因为山海宝鉴中能显现各种药草,各个部位的药性,林阳似有这一方面的天赋,只要见过一次便能熟记,可谓是过目不忘,当然这也与林阳对丹道疯狂痴迷有关。

在炼丹一道上,共分为六个境界,药童、药徒,药师、大师、丹道大师、丹道宗师。

明日,将是林阳师尊让他服食九绝丹的时日,林阳从他那不靠谱师尊凝重神情下,早已深知其中凶险,所以,他需要炼制一种名为培元丹的丹药,辅助他服用九绝丹。

炼制培元丹,需要以千年人参为主药,林阳抱着一试的心态,在李赵二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百年老字号药店。

踏进药店,阵阵熟悉的药香传入了林阳鼻间,在药香入鼻的一刹那,林阳脑海中飞速的闪过几味药草,更是能精准的知道药香是从何处散发出的,可谓是闻香知名,辩方位。

“三位是看病,还是抓药。”

一名花白头发郎中模样的老者,向林阳三人走来,开口询问着。

林阳收回目光,向老郎中回答道:

“老人家,你这里可有千年人参?”

老郎中定眼望了下林阳三人,沉吟数秒。

“小兄弟,这千人参小店没有,老夫敢肯定,附近三乡十六镇,恐怕也找不出小兄弟口中的千年人参,千年人参这等珍贵药材,可遇不可求。”

听闻老郎中话语,林阳眉头略邹,心中有些失望,正要开口说话,却听见老郎中继续说道。

“不过,本店倒是有一株三百六十年的人参,此参乃是本店最珍贵的几位药材之一,只是价格……”

“价格不是问题,前提是人参品质要好。”

林阳打断老郎中话语,取出了一张,一千金叶子面额的银票,递予了老郎中。

“小兄弟放心,小店药材品质绝对是附近一带最好的。”

老郎中接过林阳银票,神色欣喜,连忙走到后房中。

不多时,见老郎中步履蹒跚的从后房走来,手中捧着一块用红布包裹的锦盒。

“小兄弟请看。”

老郎中将锦盒拿到林阳身前,小心翼翼地打开锦盒,刹那间,一株金光游走,根须弥漫的人参呈现在林阳眼前。

“这株人参应该有四百年。”

林阳心中肯定,满意的将人参接过,放入了储物袋。

临走时,林阳又买取了一株约有两百六十年的血灵芝,和一些强精状气的药草灵根。

这一切花费,皆是从钱进哪里赢来的,林阳显出一副朴实模样,憨厚一笑,喃喃自语:

“这钱进,可真是大好人。”

一旁赵三与李胖子,见林阳憨厚朴实模样,顿时冷汗直流,可想而知,两人当初被林阳是何种摧残,直至现在心中还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离开药店,林阳便与李胖子、赵三朝住处走去,此刻的林阳,一心想着快些回到住处,好炼制那培元丹。

“打死她,不知道好歹,竟敢在我们地盘乞讨。”

“哟!还想反抗,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突兀的,一阵嘈杂的打骂声传入林阳耳中,林阳下意识的转身望去。

只见林阳右方街道巷子里,四名身穿麻布的邋遢乞丐,正将一名脸蛋脏乎乎,看不清容貌的小乞丐,逼在墙角处,随意打骂。

说是小乞丐,但见她身上穿着有些弄脏的短袖花衣,头上扎了一对小辩子,短袖下一双芊芊细手,如玉般白嫩,若不是脸蛋被弄花了,让人瞧见,也会认为是一名惹人喜爱的邻家小女孩。

此时,因四个邋遢乞丐的拉扯,使的小女孩有一个辩子已经松散了。

面对四名邋遢乞丐的围攻,小女孩右手举起一节木棍护在胸前,另一只小手中紧紧抓着一个已经弄脏的馒头,水灵灵的眼眸中,流露出倔强与不屈,隐隐还有一丝无助。

这画面,映射在林阳星目中,一切是那样的熟悉。

两年前,不正是有一名倔强的少年,面对一群凶人的追击,以搏命之法,凭血肉之躯,击杀了一名炼体三重强者。

“叫你敢在老子地盘,接受路人施舍的馒头,那都是我们的。”

其中一名邋遢乞丐,尖嘴猴腮,牙齿黑黄,恶狠狠的大吼着,忽的趁小女孩分心,一双黑手快速抓住了那节木棍,旋即猛的用力一扯,硬是从小女孩手中夺了过来。

“嘭!”

因为力量悬殊,小女孩被这大力一扯,应声摔倒在地,而她手中紧紧抓住的馒头也滚落在一旁。

这尖嘴猴腮,牙齿黑黄的邋遢乞丐,不依不饶,目光凶狠,拿起抢来的木棍,就要向小女孩打去,口中还碎碎骂道:

“活……”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