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章(1 / 2)

朝云之国,北域寒地,无尽荒芜大山,凶水沼泽,在其之中,更有数不尽的凶兽蛰伏,专以路人血肉为食,好不凶残。

却是在这绝地之中,一处无垠沼泽旁,修建有一座巨大寨子,寨子中居住的无不是一些亡命之徒,或是一些被仇家追杀,逃命至此,偶有几人是朝中谋权失败的枭雄人物。

如今,他们早已是茹毛饮血,以凶兽为食,因此外人皆称此地为“恶人泽”。

“杀了他!”

“别让他跑了…”

此时恶人泽中,遍地鸡飞狗跳,场面混乱不堪,只见一群凶人,手提大刀,追逐着一名十一二岁少年,口中喊打喊杀。

少年极速奔跑着,不时口中会有一些鲜血咳出,而少年手中正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这人头的主人正是后方凶人的头领。

“楚叔,我已为你杀了那匪人,你可以安息了。”

少年口中的楚叔,本是朝云国下,众多附属小国之一的楚国亲王,楚正天,其权倾一世,战功显赫,为楚国打下半匹江山,到头来却被奸人所害,流落至此。

两年前,少年流浪到恶人泽附近,被凶兽伏击,险些丧命,幸得楚正天出手相救,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楚正天视少年如己出,倾其一世雄才,悉心教受于少年,两人虽无血脉之亲,却也是情如父子。

少年恨!

恨那凶人头领,在楚正天与凶兽对持时,带人偷袭,夺兽害命。

更恨自己,天生废体,不能修行,若自己能修行,两年时间里,哪怕资质再差,兴许也能达到炼体一二重,与楚叔并肩一战,或许楚叔就不会惨死了。

“小子,你找死……”

远处,忽的传来一声爆吼,吼声如利剑破空,传到少年耳边,震的少年气血翻滚,喉咙一甜,又吐了口鲜血。

只见后方人群中,有一满脸恶相的光头男子,手握九环钢刀,一跃而至,杀向少年。

“炼体强者果真不凡!”

少年内心苦涩,本可以让十多个壮汉,数日雷打不醒的迷药,对于炼体强者,竟只有十多分钟药效。

“若不是被发现,我也能杀了那光头。”

少年目光凌厉,心中明了,纵使自己能凭借天生异于常人的巨力,再配合楚叔教受的武法技巧,勉强能托住身后十几个凶人,但面对炼体强者,自己绝无生机。

“呼!”

一瞬间,猛烈的罡风在少年耳边呼啸而至,强烈的生死危机令少年全身毛孔剧张。

“破!”

不屈的求生欲望,迫使少年怒喝一声,全身肌肉之力提聚到极致,抽身避开了那光头男子致命的一刀。

“嗯?”

添加书签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