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薛银(1 / 2)

吕雉房间里,圆桌,篮子,一件长白衫。

“这衣服,朕可从来没穿过”在吕雉房间里的朱元璋面对吕素送来的衣物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穿还是不穿?穿了也太不矜持,不穿怕有失吕素所望,毕竟这是二小姐亲手制作。

朱元璋权衡左右最后还是决定换上新衣,毕竟原来的那件已经有股怪味道。穿上长衫寄上腰带,朱元璋挺了挺腰肩顿时捶胸顿足,就是浑身环绕着淡淡的清香让朱元璋有点不自在。

“竟还有香味?”朱元璋说罢打开房门已经去往大堂的路上,而李善长已经等候多时。

“善长?”

“皇上,微臣恭迎皇上”李善长还是行着君臣之礼。

“怎么样,吕公对香儿一事有何看法”朱元璋问。

“皇上尽管放心,依臣之观察吕公并无介意,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真的尽力寻找过”李善长说。

“那就好,看来你我二人要长居于此咯”

“皇上的意思是?”李善长不解,把语调上扬显得话中有话。朱元璋一看李善长的眼睛就明白了:“你想哪儿去了?我指的是定会找到香儿,跟其他人无关”。

“是是是”李善长一边回应一边让朱元璋走在前面,细心的大明朝丞相同样发现了吕家两位小姐的异端。此时已经艳阳高照朗朗乾坤,阳光亮的让人睁不开眼。

还是那条走廊,还是各种迂回出入各色各样的分屏,拨开一道又一道帘子快要到大堂。随之而来有股烟熏之香,书简之味,吕公的吕府不愧为书香门第。

“善长啊”朱元璋问。

“臣在”

“你说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颗天星?”朱元璋走着走着心生奇异,把玩胸前的虎形坠。突然在异界里超脱于现实,并不甘于此,他现在所说全世界只有一人能懂,那就是明朝之相李善长。

“皇上您也说过有因必有果。既然始皇帝死而地分不假,那么那颗天星自然不假”

“哎,秦虽好但毕竟不属于我,朕的江山和美人们啊”

“皇上眼前分明就有,生的倾国倾城只是皇上视而不见罢了”李善长面露笑容,在朱元璋耳边进言。

“放肆!如果你还想回大明就不要多此一举!”

“皇上,微臣都是为了您着想啊,身为一国之君竟无人陪侍左右...”李善长不死心。

“够了善长!别忘了这里是大秦,朕也不是皇帝,不准你亵渎吕家二位小姐”

“臣罪该万死!”李善长斗胆顶撞了朱元璋两次,一时间找不到地方磕只好连声谢罪,要是在以前这君臣关系将会蒙上一层阴影。可这恰恰是在大秦,朱元璋和李善长只有紧紧抱在一起才有出路:那条找到天星,一条通往大明国的路。

李善长至始自终跟在朱元璋身后,已是到了最后一块帘幕,朱元璋掀开那串珠子终于来到大堂。止一刻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和敞亮,因为坐北朝南阳光很容易能照射进来,他看见一众人都已席地而坐。

“公子快快入座,饭菜都已经凉了”吕公一边说一边招呼着朱元璋。

“吕公言重了,小生还得多谢吕公款待,是我二人姗姗来迟,还请两位小姐莫见怪”朱元璋也一边说一边入座,他发现吕素还是低头娇羞,但难掩其美丽面容。而吕雉则有一股凌然风范,正生生地看着自己直到入座,朱元璋心想不愧为女中豪杰。

“来,福伯快给公子满上”

吕公示意福伯倒酒,福伯则有些不情愿地手拿酒坛给朱元璋乘一碗米酒,朱元璋看看福伯没放在心上。一样的香气一样的味道还有一样的地方,酒不醉人人自醉。

“吕公你实在太客气了!你昨天送来的还有两坛没喝完”朱元璋说。

“一事归一事,这饭桌上的老夫自然也有招待,公子请”吕公说完先干为敬,朱元璋见状也不好推辞同样一饮而尽。而在这时吕雉也拿起酒杯对朱元璋说:“朱公子,小女也敬你一杯”。

朱元璋看了看吕雉螓首蛾眉,又看了看吕公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吕大小姐也会喝酒?”

“略会”

“这...可为难小生了,小生没有找到香儿已是无能,还承蒙吕大小姐的关照”朱元璋说着表示为难,香儿的事还让他耿耿于怀,只见吕公低头喝酒还未抬头。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