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允诺(1 / 2)

李善长感激涕零道:“只要皇上龙体无恙,微臣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朱元璋淡淡地说:“都说了不要叫朕皇上了,你咋不听呢?”。李善长不以为然地给朱元璋穿好鞋子后继续为皇帝更衣,几乎毫无纰漏让朱元璋甚是满意:“善长陪朕走走吧”。

“皇上万万不可啊,您的龙体还在恢复当中,还是别出这间屋子的好”李善长说。

“这间屋子朕哪里还待的下?堂堂大明皇帝岂能安居此间?”朱元璋说着已经走出几步,身边的李善长一直陪侍左右生怕出了差错。

一片阳光三撒向人间亮得人睁不开眼,朱元璋用手遮阴嘴里念念道:“真是秦时明月啊”。说完眼睛看向前方,庭院内正好有一人在舞剑,一招一式姿态挺拔。在他最后挥过的时候,一阵剑气正好把地上的落叶荡起,随后落得一个洋洋洒洒。

收剑、气定,此人才对身边的人说:“把这里扫了吧”。

“是,老爷”。

舞剑的人正是吕公。看到容光焕发的朱元璋从屋里走出来高兴道:“公子果真非同凡人,受了如此重伤竟能马上走路?”

朱元璋则是不以为然道:“吕公这是在舞剑?”。

“正是”吕公说。

“吕公果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剑法如此稳当!”朱元璋一边夸一边走向前。

“公子言重了,如今秦皇暴虐吾等必修武功,无奈岁月催人老已是有减当年。虽有大志可垂垂老矣,唯有膝下两个女儿还没有托付”吕公说道面露悲伤。

而朱元璋的重点不在武功上而是话茬中的另外两个字:“女儿?吕公还有另一个女儿?”。

听闻朱元璋追问,吕公不仅不警惕反而大胆袒露:“公子有所不知,吕雉是我的大女儿,小女儿名叫吕素年芳十七”。

“既然小女儿都年芳十七了,为何吕雉还未成婚?”朱元璋一言既出就感到后悔莫及,这可是大汉王朝开国皇后吕雉,不是谁都能配得上!

吕公说:“小女儿只是还没遇到合适的人,至于吕雉,她虽生的天生丽质沉鱼落雁,但个性异禀太有自己的想法,上门提亲的不在少数且都是大户人家,既然她看不上老夫总不能勉强”。

吕公说着又叹息几声,换了个人俨然不是刚刚那个老当益壮的吕公,朱元璋全然不在意吕公所说,对地上的落叶饶有兴趣道:“可否借吕公宝剑一用?”

“莫非公子会使剑?哦对,瞧老夫这记性!正是公子出手相助才保得小女平安!”吕公说着欣然递给朱元璋宝剑。

朱元璋接过宝剑如虎添翼般像换了个人似得,全然不顾身上还残留的刀伤在太阳底下洋洋洒洒挥刀自如,一伸一缩尽显朱元璋健硕的体格。

在不少家丁的注视下拍案叫绝,唯有李善长在一边泰然自若静若处子,只有他知道朱元璋是一个马背上得天下的皇帝,这点武功还不算什么。他的每一次出鞘都铿锵有力且伴随着稳健步伐,每一次挥刀都假想过一个敌人,刀刀致命剑剑割喉。

吕公见了大呼不可思议,在最后一剑当中前面的三寸树桩应声倒地,叶片落地响起“哗哗”声。

气定神若后,朱元璋道:“剑不是要来自保,而是用来刺穿敌人的咽喉”

说完刀收,入鞘,脸上还尚余一丝杀气。吕公被这一幕所怔住,这才是真正的使剑。而自己所做的广播体操分明保不了两个女儿,等真正遇到敌人只能是花拳绣腿,何况自己已是耄耋之年。

吕公对朱元璋多了一些看法,脸上全都是欣赏,不由地上前问道:“不知公子贵庚?家中几何”。

朱元璋瞅了瞅吕公亦听出言外之意,正不知如何回答时有一人的出现算是解了围,此人正是吕雉。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