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多雷的挽歌》(1 / 2)

哭泣声,哀嚎声,议论声,咳嗽,竭嘶底里的呼喊,然后是歌声。

歌声结束,说话声响了起来。

“僵尸、食尸鬼、石像鬼、蜘蛛、缝合怪,到处都是亡灵,所有人都死了。”

“他们打到了银月城,希尔瓦娜斯将军战死了……那个恶魔……阿尔萨斯。”

“那是几天前的消息了。”

黑。

好黑。

这里是哪里?

脑袋好重。眼皮没有办法抬起来。

那是什么声音?

“布莉亚,我们现在必须抛下他……没有办法,我们要赶路了,不可能带着一个重伤号前进……我们要去银月城……路途还很遥远,到处都是亡灵。”

“不是。不是重伤号……是我们奎尔多雷同胞。”那是个认真的声音。

布莉亚,一个年轻的精灵少女,金红色的长发绾在头上形成一个发髻,优雅的精灵现在优雅全无,此时满脸疲惫的看着倒在她旁边马车上晕倒的精灵。

布莉亚想起最初遇见对方的时候是在逃难的路上,她武断地认为他是被亡灵袭击而昏倒。

在那个亡灵肆虐过后的森林。

黑暗茂密的树冠遮蔽了天空,只是偶尔有阳光从树隙穿过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光柱,土地变得腐败,下过雨后,小水潭边烧焦倒下的腐木生长着蘑菇,苔藓和藤蔓爬满了一颗颗树,散发着令人作呕腐败味道的森林。

总而言之,她把他救了下来,但是对方很长的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醒过来。

队伍中有些人认为她没有必要再带上对方。一个累赘只会拖累队伍,导致脚程被迫放慢了。而大家都缺少食物,尤其是没有水。

“有消息说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战死了……我们的族人中出现了叛徒……达尔坎,是他告诉天灾军队三月之钥的秘密……这是从在战斗中被打散的游侠那里得来的消息。”

又一个男性精灵走过来,口中毫不客气地说道:“什么在战斗中被打散了……不过是说辞罢了,就是逃兵吧。”

“只有一只手臂……全身到处都是伤痕,胸口被扯掉一大块肉,现在都开始流脓发臭了……你有见过这样的逃兵吗?”

“就是因为受了伤害怕所以才当的逃兵……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都战死了,凭什么他还活着……现在塔奎林毁了,日冕村也毁了,大家都死了。”

“你住嘴!”

“我偏不。”

“大家不要吵架。”

没有声音了。

那个精灵继续响起来,继续劝说。“布莉亚,我们没有办法继续带着他了……我们的脚程已经被放慢了,没有了食物,到处都是亡灵,我们走不了多远,现在要尽可能的保留体力,大家要在两天内走到银月城,掉队的都没法再管了。”

“哦。”布莉亚垂着眼睛。她真的不知道了。

布莉亚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面,身体蜷缩在一起,双手抱着膝盖。

她看着陆行鸟上面被她救下来的奎尔多雷,将头枕在双膝上,又看了一眼这个小队的领队,对方正在和一个在战场上走散的游侠说着话。

她想起以前的事情,偶尔升起决心,想要到森林里采摘一些炼金用的药草,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要穿过永歌森林到银月城的西面逐日岛的法瑟林学院学习魔法。

兴冲冲地和朋友说起这件事情,得到的回复并不支持。

这不让人高兴,不过却在她的意料当中。

精灵的生活太安逸了,悠长的寿命,无论是食物还是衣服都不缺少。

还可以抽取太阳井的能量。这是一种精神方面的享受。成瘾,有人是这样说的,但就算是成瘾又有什么关系呢,谁不都是这样。

朋友们追求更高层次的享受,精美的食物以及宴会,她们总是说银月城是怎么怎么样的。她有时候想,银月城虽然很好,但是塔奎林也很好了,未来这样就够了。

未来终究不会和想象的一样,接下来的事情如同是噩梦一般。

在塔奎林突然听到亡灵从南方北上进攻奎尔萨拉斯的消息。

大家还没有做好什么准备,塔奎林的游侠部队就被击败了,随之而来的是如同洪水一般的肆虐的亡灵。食尸鬼、僵尸、蜘蛛、石像鬼,它们污染着奎尔萨拉斯的土地,它们杀死任何看到的精灵。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