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九十二章 天罗(1/2)

濯濯泉中玉,萧萧风下松。

众人愣怔片刻,喝酒的、耍赖的,统统站起身来,齐齐地行礼,“世子!”

陈将军还坐在主位上,惊讶地合不拢嘴。安国公世子楼璟!他这个时候不是在江州剿匪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晋州大营?

楼璟进得屋内,并不做停留,径直朝主位上走去,身后整齐划一地跟着十六个身着黑色劲装的侍卫,仔细看去,那黑色的衣衫在烛火下映出浅浅的银色暗纹,呈流云之态。

“幽云十六骑!”副将李成惊呼出声,当年老安国公的幽云十六骑行若鬼魅、所向披靡,可惜已经以身殉主,没料想竟然又见到了幽云十六骑。

楼璟走到主位上,步伐均匀,未有丝毫停顿,唇边虽含笑,眉目间却是一片清冷。已经站起身来的陈将军被他的气势所摄,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这半步已然让出了主位,在气势上也短了一截,楼璟毫不客气地直接在主位上坐了,幽云十六骑分列在两边,气势骇人。

营帐中寂静无声,李成当先反应过来,跪下行礼,“见过镇南将军。”

楼璟现在是有将军爵位的人,比之在场的任何人品阶都要高,跪下行礼实属应当。

有一就有二,众位偏将、小将齐齐跪下行礼,礼数周到、军纪严明的样子,跟方才吊儿郎当的情形天差地别。

陈将军差点背过气去,这才明白,这些人不是难治,只是不听他的而已,不由得心中暗恨,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皮笑肉不笑地说:“听闻世子奉皇命镇守江州,不知到晋州来有何贵干?”

称之为世子,确不称将军,就是强调现在晋州的军权已经不是楼家的了。

楼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听闻陈将军是右相的本家,这晋升的速度当真非同凡响。”

“你……”陈将军憋得满脸通红,三年前楼璟离开晋州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将,如今好不容易出人头地,这位世子爷却丝毫没有高看他一眼的意思。

“右相谋逆作乱,京城戒严,陈将军这是打算把晋州军带往哪儿去?”楼璟冷下脸来,沉声问道。

众将哗然,右相谋逆,那他们若跟着姓陈的去了晋南,岂不也是乱臣贼子了?

“世子说笑了,本将奉旨调兵,从未听说过右相谋逆之事。”陈将军心中焦急不已,强自镇定地说。

楼璟却不打算跟他废话,微微抬手,“把他拿下!”

身后两个幽云卫出手如闪电,一把将人捉住,压到台下跪着,几个陈将军的心腹出来阻住,“世子,你这是何意?将军可是朝廷钦点的……”

“杀!”楼璟扫了一眼,不欲与这些人废话。

当幽云十六卫上了战场,就变成了幽云十六骑。幽云十六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杀人!

“刷刷刷”几道黑色的影子如同利箭一般从楼璟的身后激射而出,刀刃在烛火下连成一片耀眼的白光,又迅速消失。不待众人反应过来,站出来说话的几人已然被割断了喉咙,噗通倒地。

“楼璟,你竟敢……”陈将军瞪大了眼睛,一句话未说完,云一的利刃已然贴到了他的脖颈上,轻松地结果了他的性命。

营帐中一片寂静,众人都被这雷霆之势给震慑住了,暗自庆幸自己不曾背叛。

“乱臣贼子,死不足惜。”偏将华锋啐了一口,打破了满室的寂静,凝滞的气氛这才缓和了不少。都是在战场上见过血的人,倒不至于受不得这情形,反应过来之后,纷纷跟着应和。

“我知众位将士忠君爱国之心,定不会被小人蒙蔽,”楼璟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声音也不复方才的冷硬,“如今国难当头,皇上被困宫中,右相把持朝政,京城岌岌可危,本将不能坐视不理,为了不让众位将士莫名沦为乱臣贼子,也为了手刃害死祖父的奸人!”

“但凭大将军号令!”说起老安国公,众将顿时生出几分悲愤。

“李成!”楼璟朗声点将。

“末将在。”李成立时出列。

“即刻点兵,收拾行装,明日寅正拔营!”

淳德帝只那日清醒了一会儿,很快就又昏睡过去,昏昏沉沉好几日。

三皇子被困在盘龙殿,陈世昌投鼠忌器,不敢有大动作,但眼看着萧承钧就要打到京城来,他只能吩咐京都府封锁九门,全城戒严,不许任何消息传出去。

但京城外的消息,却在源源不断地传来。

闽王的大军似乎有大将统领,一路势如破竹,如履平地。江州与京城之间只有一个青州,然而青州早就被沈连折腾得千疮百孔,兵力涣散。陈世昌只得紧急调用东边的泸州军前来驰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