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八十三章 暗潮(1/2)

厨娘笑着把米糊盛到小盅里,盖上盖子,放到春福手里的托盘上。

春福端着米糊离开,步伐缓慢地往凤仪宫的主殿——清梧殿走去。凤仪宫中少有宫女,太监居多,没有一个闲逛的人,各自有各自的事要做,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端着盘子的小太监。他只是一个二等少监,没有资格进到清梧殿里,米糊在门槛外就交给了掌事太监,春福则必须在殿外侍立,等殿中人用完饭食,还由他端走空碗。

这些都是凤仪宫的规矩,每一环一扣都十分清晰,出了任何的差错,都能迅速找到经手的人。

春福站在殿外,垂着头,心中一阵一阵地泛起绝望。

纪酌拿着热布巾给皇太孙擦脸,哄着他醒过来,“瑞儿饿不饿?”

“不饿。”萧祁瑞打了个哈欠,因为睡觉睡出了口水,张嘴的时候就吹出了一个泡泡。

纪皇后笑了笑,抱着他坐到大迎枕上,“去叫那小太监进来吧。”

春福正恍恍惚惚地站在门外,忽而听得传他进去,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掌事太监进去,跪在了皇后的凤榻前。

纪酌瞥了他一眼,接过盛米糊的小盅,用小勺子搅了搅,冷峻的鹰目中满是笑意,“瑞儿,来吃米糊了,今日让他们加了蜂蜜进去,你大伯小时候最爱吃这个。”

“大伯……”萧祁瑞跟着念叨,乖乖地张开嘴,把香浓软糯的米糊含到嘴里。

春福现在已经不能思考了,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感觉如同酷刑,明明知道接下来的后果,却要亲眼看着这一切慢慢发生。

“你j□j福吧,听说是淳德八年进的宫,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纪酌也不看他,专心地喂着皇太孙,慢条斯理地说,“本宫生平,最恨两种人,一则是欺凌妇孺,一则是残害幼童。”

春福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看皇后这架势,分明是什么都知道了,可他为何还要把米糊为给皇太孙,难道说,皇后本来就想让皇太孙死,要顺手推给陈贵妃吗?

“幼童,幼童!”萧祁瑞咽下一口米糊,跟着说话。

纪酌笑着拿布巾给他擦拭嘴角的糊糊,又舀了一勺,“淳德元年的时候,二皇子中了毒,你可知本宫是怎么处置那些宫人的?”

小孩子吃不了多少,萧祁瑞很快就吃饱了,撇着嘴不肯再吃。皇后就放下小勺,将皇太孙交给奶娘抱着,“去园子里玩一会儿。”

春福已经抖如糠筛,当年二皇子中毒,只要是经手过那盘点心的宫人,统统被仗毙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纪酌在水盆里净了手,拿着布巾擦拭干净,端坐在正位上,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本宫把二皇子没吃完的那盘点心,给那些宫人家里的幼童吃了,无论是弟妹,还是子侄。”

“皇后娘娘,小的,小的……”春福瘫软在地,他会给陈贵妃卖命,正是因为家里人在陈贵妃手中,家中兄长有许多子女,还有幼妹要养活。

“启禀皇后,药已经验出来,是鹤顶红。”正说着,一位太医领着一个小太监走出来,躬身禀告,小太监手里端着的,赫然就是春福送来的那一盅米糊。

“你家在临县,这一盅米糊送过去,怕是已经凉了,可得让你兄长热一热再给孩子们吃。”纪酌微微抬手,让人把那盅米糊放到春福的面前。

自从左相走了之后,朝中的形势变得一边倒,每日早朝成了右相的一言堂,对此淳德帝很是不满。

近来的诸多事情,让淳德帝已经不怎么信任陈世昌了,何况朝中形势一边倒,绝不是一个自小学帝王之术的皇帝愿意看到的,更重要的是,左相的位置很重要,没有了左相,皇上要处理的事就徒然增了一倍不止,这让耽于享乐的淳德帝如何忍受?

因而,论资排辈,淳德帝把吏部尚书杨又廷拔为左相,但是第二天早朝,他就后悔了。

“臣有本要奏!”杨又廷出列,拿出了一本奏折,“京中传言,左相丁忧,实则为人所逼迫,乃是三皇子觊觎赵家状元郎所致。”

大殿上顿时落针可闻,杨又廷现在是左相,一般的官员还不能随意出来反驳他。

“捕风捉影,岂可当真!”陈世昌气得胸口疼,赶紧出列说道。

“此等事关皇家颜面之言,岂是随意说说的?”杨又廷不依不饶,躬身对淳德帝行一礼道,“皇上,太祖立下规矩,要立皇后之子为太子,便是为了皇嗣绵延……”

就这样,杨又廷引经据典,从太祖的规矩,讲到前朝如何覆灭,再到右相一派支持陈贵妃之子如何的狼子野心,直说到早朝散去,还意犹未尽。

“哈哈哈哈……”楼璟看着京中的消息,直笑倒在闽王殿下的腿上,“皇上怎么还能忍着?”

萧承钧笑着给他顺了顺气,“杨又廷以前做过太傅,论理是父皇的先生,因而他说着,父皇就只能洗耳恭听。”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