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八十一章 比心(2 / 2)

闹腾了半夜,陈贵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小崽子还年幼,淳德帝还没死,一切都还不晚。定下心来,陈氏从妆台里取出一包药粉,交给了身边的小太监。

同时,右相陈世昌也坐不住了,亲自约了左相在一个隐秘的酒楼里碰面。

“元庆兄,怎么想起请我喝酒了?”赵端笑眯眯地说,亲切的唤着陈世昌的表字。

“正然兄说笑了,咱们老哥俩共事这么多年,请你喝杯酒还用找什么理由吗?”陈世昌也笑着说,仿佛两人真的是相处多年的至交好友,而不是政见永远不和的死对头。

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两人谁也不着急,和乐融融地吃菜喝酒。

“我听闻,赵家的盐引生意在越州很是有名,不知我可否也掺一股?”酒过三巡,陈世昌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了这件事。

赵端心中一凌,面上丝毫不显,“赵家世代耕读,偶尔做些小生意罢了,定然入不得元庆兄的眼。”

陈世昌但笑不语,从袖中掏出了几张纸来,“贩卖盐引,自古以来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当然了,赵兄你官居相位,自然不怕有人告发……”

赵端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暗道这陈家是狗急跳墙,打算跟他撕破脸了。

“赵兄想跟着闽王,也得看看闽王是个什么人,”陈世昌把几张纸收起来,温声道,“一旦闽王登基,盐政的漏洞就会被补上,到时候……”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不言自明。

赵家在越州富甲一方,靠的便是买卖盐引,因此依附于赵家的富商、官吏如过江之鲫,一旦有明君上位,这笔生路就算是断了,赵家在越州的地位也就岌岌可危。

“元庆兄说笑了,要是三皇子登基,这生意就做得了?”赵端嗤笑,恐怕到时候,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赵家。

“只要把既明嫁给三皇子,咱们就是一家人……”陈世昌笑得很是诚恳。

皇太孙的册封礼已经定好了日子,萧承锦便回了静王府,只是没有把萧祁瑞带走,而是留在了凤仪宫。

皇太孙,也应该由皇后教导,从今以后,萧祁瑞就要在宫中常住,等到四五岁的时候,就可以搬到东宫去,独掌一宫了。

静王妃张氏听说此事,又惊又喜,心中却也忍不住担忧,“王爷,瑞儿如今在风口浪尖上,妾身委实放心不下。”作为一个母亲,她自然舍不得孩子离开身边,而且不能试试看顾,总觉得难以安心。

萧承锦笑了笑,“这京城中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父后的凤仪宫,把瑞儿接回来,才是害了他。”

张氏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低声应诺,待萧承锦进屋,忙转身吩咐了身边的管事妈妈,“这些时日,府里的下人都盯紧了,王爷的吃食决不许这屋子外的人触碰。”

管事妈妈谨慎地应了,静王妃又叫来了管家,“从今天起,咱们府里不准往宫中送小王爷的任何东西。”

管家不明所以,“王妃,这小王爷要在宫中常住,您……”

“你懂什么,若是有人借着王府的名头,送了什么害人的东西,如何是好?”平日里温温柔柔的静王妃,难得严厉一回,管家不敢再多言,躬身应了。

萧承锦叹了口气,走出来,握住了王妃微微颤抖的手,“别怕,哥哥不会让瑞儿有事的。”

京中的纷乱,统统在萧承钧的意料之中,都不要紧,现在最关键的,是让自家王妃消停一会儿。

抬起一条修长的腿,把再次扑上来的家伙挡住,用力扔到床里面,萧承钧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扯过薄被把自己盖住,“别闹了,我累了。”

楼璟刚刚兴奋不已地抱着自家夫君在床上折腾,眼看着天快亮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被嫌弃了也不恼,乖乖地躺在床里面,悄悄凑过去,把人抱进怀里。

萧承钧倒是没有再挣扎,任由他抱着,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连身上的粘腻也懒得处置,只想快些睡觉。

把脸埋在那满是红痕的脖颈间轻轻地磨蹭,楼璟满心的欢喜都要溢出来了,“元郎,你刚刚说,不会纳妃,是不是?”

“你都问了十多遍了。”萧承钧含含糊糊地说,眼皮已经睁不开了。

“其实,我也想过,若是为了皇嗣,你纳一两个妃嫔,我,我也……”楼璟用薄唇轻触着他的意志耳朵,小声的说。

萧承钧叹了口气,握住搭在他胸前的那只手,“我不会说好听的话,但该为你做的,定会做到的。”

听闻楼璟说亲,自己都会生气,可想而知,若是为了子嗣与别的女子同床共枕,他该有多伤心。单是想想,那样的痛惜便已让萧承钧心尖生疼。这个人为了他,已经放弃了娶妻生子、继承安国公爵位的权利,甚至不惜以男子的身份嫁给他,困于后宫的方寸之地,他怎么可以,辜负了这一份心。

“承钧,承钧……”楼璟紧紧抱着他,一声一声地轻唤,仿佛怎么也叫不够,只想就这样叫上一辈子。

萧承钧微微地笑,侧头与他的脸颊挨在一起,放心地陷入了沉眠。

添加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