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八章 倭寇(1/2)

萧承钧没搭理他,径自走出屋去,接见征南将军。

徐彻穿着一身劲装,牵着马匹站在院子中间的荔枝树下,看着树上果实累累,不知在想些什么。

“将军一向可好?”萧承钧朗声问道。

徐彻转身,不似京城初见时的那般冷硬,露出了一个爽朗明亮的笑容,“见过闽王殿下。”

两人互相见礼,并没有过于客气的隆重,尊敬中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亲热。

徐彻仔细看了看如今的闽王,觉得现在看起来比在京中要开朗许多,仿佛是困于囚笼的雄鹰,终于得到了一片天空,展翅翱翔,不由得暗自点头。自家那不成器的外甥非要嫁给人家,自家大哥就发话了,让他好好相看相看,莫让外甥吃了亏。

“舅舅——”原本高雅的气氛,就被这扯着嗓子叫唤的一声给破坏了,徐彻干咳一声,蹙眉看向从屋中扑出来的黑影,抬手接住,按在臂弯里使劲揉了揉。

楼璟梳得整齐的脑袋再次被二舅揉成了一个鸡窝,连忙挣扎着躲到在家夫君身边,扒了扒头发。

“外面热,我们进去说吧。”萧承钧微微地笑,抬手引徐彻进屋去。

“这马可给我小心看好了。”面对着前来牵马的下人,徐彻有些不放心地摸了摸他的宝贝马。

楼璟瞥了一眼那黑黢黢,“舅舅,你怎么把二傻给带来了?”甚至看起来有些傻头傻脑的大马,朝不远处的云五抬了抬下巴。

云五事实上前,牵起了“二傻”。

“什么二傻,是黑煞。”徐彻瞪了乱说话的外甥一眼,听云五说把这马跟楼璟的汗血宝马放在一起喂养,才放下心来,跟着闽王进屋去。

“天一热,那些蛮子就老实了,我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徐彻饮了一口沁凉的酸梅汤,少少纾解了一路跑来的暑气。

徐彻的眼睛与楼璟相似,都是一双神采奕奕的寒星目,只是多年在战场上历练,让男人的眼中多了几分肃杀。

夫夫两人对望了一眼,这可真是雪中送炭的好事,要知道征南将军打了快二十年的仗,镇住闽州的场子不在话下。

“这般说来,还真有事想劳烦将军,只是……”萧承钧微微蹙眉,征南将军是镇守岭南的,一直以来都是打南蛮,如今来闽州,恐给徐家招来灾祸。

“二舅来得正好,那些个倭寇小矮子已经开始进犯东南,我又得回江州去,闽州无大将,有了征南将军,不怕打不过他们了。”楼璟安抚地偷偷摸了摸闽王的后腰,笑嘻嘻道。

听闻有仗要打,徐彻立时来了精神,“好啊,我正巧闲得发慌,本来想着来帮你们酿酒的,没料想还能打仗。”

萧承钧有些错愕,竟然有人喜欢打仗?

却说萧承锦住进了凤仪宫,淳德帝也没有阻拦,一时间朝堂上下纷纷猜测,这二皇子其实才是皇上真正属意的储君人选,早些年深藏不露,实则是为了保护他。

陈贵妃气得掐断了几根指甲,劳心劳力这么久,竟是要给他人作嫁衣裳,“怎么把这病秧子给忘了呢?不是说他活不过冬天吗?”

例行来给贵妃诊平安脉的太医,悄悄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颤颤巍巍道:“娘娘息怒,这太医院的太医都轮番给静王诊治过,明明是脉象衰竭,命不久矣的征兆,老臣也不知如何突然又精神了起来。”

其实关于这事,太医院的太医们也探讨过,其实郁结于心也会导致脉象衰竭,兴许是二皇子突然之间想开了,这身体也就好了?解释不通,而且皇后把他们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这些时日不准他们再去给静王诊脉、开药方,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得而知。

凤仪宫中,纪酌依旧早早地起来练剑,一练就是一个上午。

萧承锦坐在凉亭里,摆了个棋盘自己跟自己对弈,睡醒了的皇长孙蹬蹬地跑过来,扒着石桌好奇不已。

“爹爹!”萧祁瑞抓起一颗棋子晃了晃,胖胖的小手攥成一个小馒头,就要往嘴里塞。

奶娘赶紧拦着,把棋子放回原处。

萧承锦也不恼,看了一眼那小胖球,继续下棋。

纪酌收起剑势,把剑扔给太监,一把抱起了萧祁瑞,“瑞儿醒了,饿不饿?”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