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 噩耗(1/2)

九崎山的百来人,因着是山匪招安,虽然入了军籍,但总还是有些惶惶不安,楼璟大手一挥,直接让林大虎去管这一群人,山匪们看到原来的头头觉得安心不少,林大虎对于楼璟的大度也感激非常,渐渐地融入了这个军营,成为一个合格的小将。

楼璟的胳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便带着摩拳擦掌多日的将士们,开始扫荡南四郡的山匪,地势复杂,便从最近的九昌开始。

江州山匪横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连成一气,一旦官兵攻山,守不住就跑,等官兵走了再回来,如此反复地拉锯。

楼璟每到一处山寨,必先封死了所有的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对于那些个岔路太多,容易逃跑的山寨,便直接攻上山,拆了人去楼空的寨子,只等着让他们尽数跑到别的山寨,再去一网打尽。

往常官兵打仗,总叫讲究的章法,楼璟不然,什么损招都用得出来,往水里下毒、烧山、抢山匪的粮草,甚至用钱买通山寨的厨子在饭中下泻药,打得众山匪们焦头烂额,哇哇大叫。

不出一个月,九昌郡的山寨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几个大山头的匪首齐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这镇南将军太过阴损,我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几个匪首愁眉苦脸,这种大将军他们还是头回得见,别说估计朝廷体面,根本就是没脸没皮,比他们还不要脸。

“前日他捉了小阴山老大的家小,绑在山下架了火,若是不降就要烧了他的老子娘。”一人垂头丧气地说,他们落草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并非阖家落草,许多还有家人在江州居住,靠着山匪亲戚的庇佑安稳度日。

“硬碰硬是不行的,”一人拍板道,“我们去投诚!”他以前也投诚过,大不了过些日子卷了军中粮草再跑就是了。

于是,这一日,南四郡剩余的几个大山头匪首,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营地。

中帐里列了两排官兵,各个手持大刀,面色冷肃,几个匪首看着心里打鼓,老老实实跪地表示愿意接受招安。

楼璟冷眼看着这些个形色各异的匪首,虎背熊腰的有之,尖嘴猴腮的有之,单看面相,也看不出真心假意,索性不再去看,“尔等愿意投诚,本将自是高兴的。”

几人面露喜色,看来这招用对了,这年轻的二品将军倒是好说话。

“不过……”楼璟单指敲了敲桌子,地上几人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武卫将军华西城这时拿了一个账本来,呈给楼璟。

楼璟翻开账本,停在其中一页,慢条斯理地念出几个人名,“李策,徐源,6克,三人何在?”

被点了名的三人面面相觑,上前一步,不明所以。

“拖出去斩了。”楼璟阖上账册,靠在了虎皮椅上。

“什么!”三人一惊,还未做出反应,两边的兵将已经合围上来,一把擒住,捆了个结实。

“这些人,便是以前假意招安,随后又落草的,”楼璟冷冷地勾唇,“招安不过是省却本将的些许麻烦,若是反倒惹出更多麻烦,就别怪本将心狠手辣!”

“饶命啊,将军,将军,我等是诚心而来啊——”三人被拖了出去,当着全军将士的面被砍了脑袋。

还跪在地上的几个匪首吓得手软脚软,再不敢生出什么旁的心思。

如此这般,在短短一个月内,九昌郡及下属的六个县中的山匪,基本上被楼璟的雷霆手段肃清了,军营中收编了近两千人的匪兵。

安置好了来投诚的山匪们,楼璟才暗暗松了口气,军中粮草并不十分充裕,打起仗来比往常耗费多了一倍,军饷是朝廷直接拨给江州刺史的,那老小子这些时日打不成仗,开仓放粮安置难民,以此为由克扣了南四郡的军饷。事实上,若是这些人不来投诚,他近期也不会再去攻山了。

百姓们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为害多年的山匪们,就这么没了,直过了半个月,才真正敢在官道上行路,九昌郡一时间热闹起来,一些关闭的铺子也重新开张了。

赵家卖盐引的最后一笔钱终于送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赵熹的一封书信。

“翰林多书呆,颇感无趣,近来修纂史书,歆羡太祖南征北战之胜景,叹己身生不逢时,不如我辞官而去,到江州与你做个军师,也能一偿夙愿……”楼璟好笑地收起手中的书信,这个赵九,说什么做军师,想必是觉得在翰林院升官太慢,又打什么歪主意了。

“公子,要什么糖?”买糖铺子的店主,笑呵呵地问道。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