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六十七章剿匪(1/2)

楼璟微微眯起眼,看着被推搡到最前面的杨家小姐,身量纤细,眉清目秀,着实与杨兴有几分相似,衣衫整齐,想来这些日子也没受什么苦。

“这可是郡守的千金,还有你的两个手下,”匪首站在老四身后半步的位置,“只要放我们离开,定不会伤他们一根汗毛。”

四当家虽然觉得这般行径有些卑鄙,但不得不说,确实是个好办法,当初过江之后捡到两个受伤的侍卫,只想着从他们嘴里套些话,结果什么也没套出来,正打算放了,没料到还有这般用处。

这两个人穿着和其他幽云卫一模一样的衣服,一看就是镇南将军的亲兵。没保护好杨小姐,不过是得罪九昌郡郡守,而牺牲两个侍卫,则必然寒了将士们的心。试问一个连亲卫的死活都不顾的人,如何能善待下属?

楼璟挑眉,看向被麻绳缚住的两人,冷声道:“困于敌手的侍卫,不要也罢。”说罢抬手,手持弓箭的云六和云十二弹身而起,两只黢黑的箭矢直直地朝着两个云卫射去。

四当家惊呼一声,挡着匪首迅速后退。

云四和云五不闪不避,猛地弯身,扬起缚在身后的双手,恰好接住飞来的箭,麻绳应声而断。云五抬腿踹倒身边的小喽啰,夺过他手中的刀;云四一把拉过杨小姐,同时低头,云五的刀刃已经划过来,越过云四杀了那边的另一个看守的。

几个小喽啰反应不及,眨眼功夫就被屠戮殆尽。

倒是四当家反应过来,抬手要去捉两人,云六的箭矢立时射了过来,使他不得不侧身避让,这一瞬间,云四和云五已经带着杨小姐快步跃进了官兵的队伍里。

“谢谢你们。”杨小姐这才松了口气,不复方才的镇定,含着眼泪向两个幽云卫道谢。

“把杨小姐带下山去,”楼璟微微勾唇,扫了脸色煞白的匪首一眼,“现在投诚还不迟。”

“哼,老大,我们拼了,杀一条血路出来!”四当家双目赤红,手中的九环刀因为紧握而当当作响。

“我数三下,就攻山,一。”楼璟不紧不慢地说。

“老四,我有你这样的兄弟,死而无憾了!”络腮胡的匪首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走到这个地步,他们已经输了。

“二……”楼璟拔出了马上的长枪。

“大哥,兄弟与你同生共死!”老四抬起大刀,就朝楼璟的马匹冲去,“大哥,我拦着官兵,你快走!”

九环刀还未近身,已经被云一拦了下来。

“又是你!”四当家看见云一,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这人太过难缠,一旦打起来就没完没了,如何杀出一条路来?

手持长矛的官兵迅速冲上前,将楼璟护在人群之中。

“杀!”楼璟下令。

将士们立时抖擞精神,向前冲去。

“等等!”那匪首突然大吼一声,“九崎山山寨投诚!”

“晚了,”楼璟好整以暇地看着满脸惊愕的络腮胡,这人似乎还没弄清楚,究竟是谁求着谁,投诚不过是一种恩典,可不是战术,冷下脸道,“一个不留!”

“杀——”官兵的喊杀声顿时震彻山谷,这石道太危险,一个不慎都要跌下去,络腮胡匪首且战且退,带着剩余不多的手下往山寨撤。

这山寨虽是个大寨,但满打满算也就不足三百人,下山投诚了一百多,余下的百来人根本不够官兵杀的,所以必须赶紧退回石门。

楼璟可不会让他们得逞,云六与云十二的箭,准确无误地朝跑在最前面的匪首射去。

络腮胡匪首一惊,一把抓住身边的四当家,让他挡箭。

九环刀挡下一箭,但另一条胳膊被大当家扯住,施展不开,顿时被一箭射中。四当家满眼震惊地望着拿他当盾牌的结拜大哥。

两个时辰之后,楼璟骑着汗血宝马,马后拴着五花大绑的四当家,慢慢悠悠地回了营地。

萧承钧负手站在营前,微笑着看那英姿挺拔的镇南将军,凯旋归来。

一战告捷,镇南将军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便剿灭了多年难治的九崎山,军中将士无不叹服。

“难怪小小年纪就封了二品将军,受之无愧啊。”王直看着没有用午饭就去探望伤员的楼璟,忍不住叹道。

“别看了,”张绕把一沓名册塞给王直,“军师给的名录,快去清点你的新兵。”

山匪会骑马的不多,况且朝廷的骑兵有定数,不能随意添加,这些新招揽的山匪兵,大部分都分作了步兵,自然也都归步兵校尉管。

王直看着这些名录,顿时苦了脸,“以前也不是没有收过山匪,估计没几天就会逃一半。”

“不会,”张绕摇了摇手指,“你看看这个。”说着,指了指名录下面另一个册子。

王直拿出来看,不由得一愣,“这是,军籍名册!”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