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三章郡守(1/2)

幽云卫的马匹被砸伤了两匹,还有一匹被抢走了,众人只能牵着受伤的马匹慢慢往城中去。

就是苦了那个受伤的“二当家”,身上还带着箭矢,走路艰难,衙役便向幽云卫借了匹完好的马,将他驼上走。那人胸前一箭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膝弯那一箭弄得他走不得路,坐在马背上,身上拴着绳子,却又忍不住地往楼璟那边看。

打从出生,他就没见过比楼璟更好看的男人,身形修长,眉目如画,如今娇弱无力地倚在他人怀中,让人生出将之压在身下狠狠疼爱的冲动。山寨以前抢来的那些女人、公子,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的。

楼璟瞥了一眼那贼眉数目的山贼,往萧承钧怀里缩了缩,“夫君,他用眼睛轻薄于我。”

萧承钧低头看了一眼好似被吓到了的美人,忍住闷笑的冲动,抬头看了一眼那人,轻按赤霄剑鞘的机扣,宝剑顿时弹出明晃晃的一节,冷声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

那人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看,美人虽好,他也得有命消受才行。

云六没有一箭射死他,便是为了留个活口问清楚来龙去脉,但如今碍于九昌郡的衙役在场,不便多问,夫夫两人就只能小声地咬耳朵。

这些突然出现的山匪明显不是为了劫财劫色,而是为了寻仇。浔阳与九昌相隔两三百里,还有一条没有渡船的大江阻拦,那个难民是如何到了这里的?观那九环刀大汉的言行,想必那些被他们杀掉的人中有那人的亲友,才会这般拼命。

“你说在渡船上做手脚的,会不会是他们?”楼璟蹭着萧承钧的耳朵道。

“不会,”萧承钧摇了摇头,耳朵被热气喷得痒痒的,借着说话的动作微微侧头,也贴到楼璟的耳边说道,“他们要害我们,没必要去找县衙的捕快。”这些山匪还是挺害怕官兵的,要害他们,直接给那些艄公钱财便是了。

楼璟被那低沉悠扬的声音弄得心痒痒,忍不住张口,咬住了那修长白皙的脖颈。

“唔……别闹。”萧承钧伸手拍了拍怀中的家伙。

那边坐在马上的囚犯,忍不住往这边瞥一眼,这一瞥不打紧,差点让他从马上掉下来,狠狠地咽了咽口水,不敢再看。

“大人!”领头的衙役突然高声喊着,往前跑了几步。

两人抬头,就看到有一个身着官服的男子,带着几个衙役,从山上的小路下来,绯色外罩绣云雁图纹,乃是正四品的官服,在这九昌郡中,应当只有郡守大人是这个品级了。

楼璟仔细看了看,那杨郡守约莫四十岁上下,气度儒雅,只是面色颓然,很是沮丧的样子,额间有一条深深的皱纹,想必是常常皱眉所致。

“大人,我们捉到了九崎山的二当家。”衙役很是高兴地对郡守说道。

杨兴一愣,抬头看了看那捆在马上的人,微微颔首,脸上的忧愁还是不减分毫,等楼璟他们的马匹走到近前,方打起精神看了看萧承钧,暗叹这少年人气度不凡,不敢小觑,率先开口道:“本官乃九昌郡郡守,若是尔等有急事要办,去衙门里说清楚,画个押,即可离去。”

萧承钧暗自点头,这郡守看来是个办事明白的人,便开口道:“我这弟弟身上有伤,不便下马行礼,还望大人莫怪。”

“无妨。”杨兴摆了摆手,转身上了停在路边的马车。

到了郡府衙门,把向师爷解释的任务交给云八,同时让云十六去打听那九崎山山寨的事,而楼璟则拉着萧承钧,拦住了办完事要去后衙的郡守大人。

“不知两位公子有何赐教?”杨兴有些疲惫地问。

“在下姓楼,奉家父之命,前来九昌郡看望郡守大人。”楼璟右手还带着夹板,想要做出风度翩翩的样子也不能,只能单手行了个礼。

杨兴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你是安国公世子?失礼,失礼……”

“杨大人不必客气,父命难为,小子只得来打搅了。”楼璟对这杨兴印象不错,不欲与他为难。

杨兴忙请了他们去内衙喝茶,进屋换了身常服来见客。

出于对彼此的信任,萧承钧并没有问楼璟要来做什么,此事听闻是安国公的意思,忍不住蹙眉,楼家父子的关系他很清楚,他的王妃是绝不会真心帮父亲做什么事的。

“莫皱眉,”搂紧放下杯盏,揉了揉萧承钧的眉心,“你看杨郡守额上的沟壑,这么俊的面容早早有了皱纹就不好了。”

萧承钧握住他的手,微微地笑,正要说什么,换了一身青衫的杨兴已经走了进来,便止了话头。

“招待不周,还望世子莫怪。”杨兴勉强地笑了笑,朝两人拱手,并没有贸然问萧承钧的身份,与楼璟如此亲密,又气质清贵,想必也是京中的勋贵,人家不愿多说,他也不好开口。

“杨大人客气了,”楼璟笑了笑,“大人不必担心,我来此非是要催促什么,若是大人有什么为难尽可告知,楼家也不是不通情理的。”父亲不通情理,他可不能让楼家的名声败坏。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