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五十七章 相见(1/2)

因着萧承钧是坐马车的,带着行礼、仆人,自然走得慢,算算日子应该还没有到闽州,楼璟就想快马加鞭地追赶上。

他们沿着云九留下的标记,一路跟了过来,从京城跨过青州,如今刚刚到了江州地界,竟失去了萧承钧的踪迹!

就算乘马车慢慢走,这大半个月,也该到了江州南边了!

“主人,属下再去小路上探一探,或许是走了小路。”云一被提着领子,丝毫不见慌张。

楼璟松开手,看了看四周,他们走的是官道,这会儿是正午,宽敞的大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是什么?”

善记地形的云二立时上前,“此处乃云阳郡南,最近的县城是周山县,再向前一百二十里便是浔阳郡,浔阳郡乃是过江之处。”

楼璟深吸一口气,“云一去附近小道找记号,云八去四周看看有什么异状。”

“是。”两人翻身上马,领命而去。

从踏入江州,楼璟就觉得有些不对,不仅仅是官道上太安静了,总觉得身边的境况有些不寻常,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寻常。蹙眉思索良久,楼璟霍然起身,快步钻进了身后的林子。

官道两边种了一片一片的小树林,穿过树林,便是一片田地。如今是三月末,田里的小麦已经抽穗,只不过还未成熟,一片绿油油的。

只不过,这绿油油的几乎尽是麦秆,而且东倒西歪,那还未成熟的麦穗已经不翼而飞了!

楼璟捡起一把被扔在地上的秸秆,终于明白奇怪在何处了,江州北边缺水,不种水稻,这一路上着急赶路没有注意,这才想起来,自打进入江州地界,官道四周的麦田几乎没有完好的。

麦穗在三月多数是空的,不可能现在就收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山匪作乱,也不至于连田地也糟蹋了。

“主人,附近的村子设了篱笆,不许外人进,有持刀的年轻人守在村口,”云八骑马快速奔了过来,下马禀报道,“许多衣衫褴褛的人挤在村外的土地庙里,属下没敢靠近。”

他们九人虽说都武功高强,然而那里少说也有上百人,谨慎起见,云八没有上前打探,远远地观望片刻便策马离开了。

楼璟的眉头渐渐蹙起来,看看满目犹如蝗虫过境的田地,毫无疑问,这里出现了逃难的人,而且人数很多!如果江州有大批的难民,那么道路确实难走,萧承钧的马车虽说外表看起来并不怎么奢华,但绝对都是好料子,这般走在难民遍地的江州,其所面对的危险可想而知。

山贼尚且会估计官兵,难民饿极了可不管你是谁。

“主人,前面的土路石碑后,找到了云九的标记,”云一面色凝重地奔过来,身上有些狼狈,“殿下他们往浔阳去了。”

楼璟微微颔首,提起的心却怎么也放不下,“我们跟着走。”

“主人,”云一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土路上全是难民,属下去探查,差点被他们围住,我们得快些从官道离开,有难民往这边追来了。”

楼璟看了看满身尘土的云一,当机立断,翻身上马,“去浔阳。”

云九既然会留下这般具体的标记,定然是因为当时官道上全是难民,他们赶在难民前面抄小路去了浔阳。

尽管心里相信萧承钧的谋略手段,而且他身边也有幽云八卫,但楼璟还是止不住的担心。从来没有觉得,一百二十里路竟然会这么长。

天擦黑的时候,楼璟他们终于到了浔阳城郊,官道突然就走不通了,几十个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挡住了道路,看到这九个人眼睛都绿了。

楼璟勒马,冷眼看着这些拿着石头和木棍的人。

“把钱财和吃的都交出来!”见这几人丝毫不惧,那些难民有些发憷,贪婪地在楼璟等人身上扫过一圈,单那几匹健硕的马匹就够吃好几顿了,顿时又胆大了几分。

“让开!”近身护卫的云五和云六刷拉一声拔出佩刀。

那些难民瑟缩了一下,迟疑着有些退却,为首的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大声道:“不用怕他们,咱们人多,拿石头砸他们!”

众人顿时往后退了退,开始朝这里扔石头,云五一刀劈开了朝楼璟飞过来的石块,楼璟不耐与他们纠缠,策马向前冲过去,扬起手中的马鞭,一鞭子狠狠抽在最近的一人脸上。

那人立时嚎叫着倒在地上,汗血宝马强悍的前蹄毫不受阻地先前奔腾,那些人被楼璟的狠劲吓住了,哀叫着四散逃开。

浔阳城城墙高三丈,坚不可摧,如今刚刚黄昏,城门已经紧紧关闭,一圈手持长矛的官兵将城牢牢围住,黑压压的难民被驱赶在离城三丈远的区域,或坐或立,各个面如菜色,目光或绝望或怨毒,成千上万,很是骇人。

幽云八卫以及尽数拔出了佩刀,将楼璟围在中间,有些蠢蠢欲动的人,看到这些人满身的煞气,终是没敢靠近。

“主人,浔阳城已经闭城十日有余,不许任何人进去。”云八去问了消息,得知这些难民都是青州过来的,沿路向南走,到了浔阳无法过江,全都挤在浔阳城外,浔阳郡守不敢开城门,调了官兵来守城。

这般情形,想要进城怕是很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楼璟眯起眼睛,看着守卫森严的浔阳城,“去寻标记。”

浔阳城外三十里。

“殿下,今日怕是赶不回临江了。”云十看了看四周的地形,策马上前道。

萧承钧微微颔首,“且寻一处歇息吧。”

他们现在身处一个小村镇里,原本应当是某个大户人家的田庄,可惜空无一人,门窗破落,估计是被那些个难民给洗劫了。

“殿下,这种大宅子最易招贼人惦记,不宜久留。”云九谨慎道。

难民过境,这种田庄大宅自然是首当其冲的,不论是毛贼、强盗还是饥民,见到这宅子定然就要来探上一探,最是危险不过。

前去探路的云十六跑过来,“启禀殿下,前面五里有一座城隍庙。”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