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三章 仪程(1/2)

楼璟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低哑,“京中还有些事要安排,我暂时不能陪你去。”

他要是跟着萧承钧去南边,就太过明显了,哪怕是请旨去岭南看望舅舅都有些勉强,因为过年他们吓唬三皇子那一回,淳德帝多少已经听说,他们两个还余情未了,如今这个当口提出来,就做实了这件事。

“我知道……”萧承钧叹了口气,上次分别了八天便度日如年,这一次竟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了。

提起分别,两人都有些恹恹。

次日,萧承钧开始准备往闽州去的东西。

从京城到闽南,若是走中原一带,要过青州、江州,若是走江南,则是过齐州、越州。走江南虽沿路风景好,但那条路是绕远了,萧承钧不打算做这种惹人话柄的事,便定了走中原。

萧承钧看着手中要带去闽州的名册,微微蹙眉,提笔在上面连连划掉了十数个,“就藩不是出宫建府,这些人能留的都留在京中,”

常恩看着点头应了,踌躇半晌,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奴服侍了殿下十几年,殿下就带上老奴同去吧。”

“你莫跟着添乱了,”萧承钧揉了揉额角,示意常恩起来,“京中的年节礼,宫中的来往,都要你操心,若跟了我去东南,谁来管这些个?”

常恩闻言,倒是不好再坚持,宫中的事宜向来是他在打点,若是离了京,不见得就能对殿下有用,“是奴婢糊涂了。”

“京中诸事,皆听父后的安排,承锦那边,你多看顾着。”萧承钧交给常恩一个锦盒,里面装着几张大面额的银票,是维持王府的银子,够三年的花用。

“是。”常恩接了勾画好的册子,下去安排跟随的人手。

闽王府的下人,除了安顺、乐闲,其他的一个也不带,外管家一家老小要跟着,还有几个谋士已经提前往那边去了。

“王爷,吏部蔡大人求见。”侍卫通禀,竟是原来的詹事府少詹事蔡弈。

自打萧承钧废了太子位,蔡弈已经久不来拜访,被他姑父杨又廷骂做忘恩负义,过年都没给他好脸色。

“殿下,”蔡弈进了书房,快步在萧承钧脚边跪了下来。

“你来得正好,我也有事要交代于你。”萧承钧头也没抬,这已经是今日第三个要跟着去的东宫官了,他也不劝,直接把在京中要做的是安排给他。

当初离开东宫的时候就说的分明,这些东宫官只管去各谋前程便是,但不仅武将不侍二主,文臣也讲究个出身。这些东宫官再怎么说也是跟过废太子的人,在朝中还是会受到排挤的,若是想要入阁拜相,就只有旧主上位才有机会。

蔡弈出身不低,不跟着萧承钧也能有个好前程,但他是真心要跟着萧承钧一条路走到黑的,“东南荒蛮,读书人不多,殿□边没个主事的,让臣跟着去吧。”

“蔡弈,你看事向来很准,如今的局势你当清楚,”萧承钧把要做的交代完,叹了口气道,“东南人少,却也简单,京中比东南更为凶险,我让你留下,便是让你替我守着京城的经营。”

蔡弈一愣,万万没料到萧承钧竟如此看重他。

这一天忙碌下来,萧承钧也有些疲惫,京中的人手都赶着这时候再来表一次忠心,熟悉的、不熟悉的官员,也都陆续送来仪程,闽王府难得热闹了一回。

晚间楼璟没有来用晚饭,萧承钧没什么胃口,随便用了些晚膳就又去书房忙了。

到了掌灯十分,楼璟才带着一身酒气翻墙而来。

“又喝酒了?”萧承钧把黏上来的人推开些,让他去沐浴。

“这个,给你。”楼璟把一个盒子塞到他手里,转身去里间沐浴了。

萧承钧不明就里,是个很普通的杨木盒,做工简陋,只刷了层清漆,打开盒子,顿时怔住了。一沓银票,折成两折,静静地放在盒中。

宝丰楼的银票,各州都能兑,两千两一张,盒中有十五张,三十万两!

三十万两银子,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个小数目,他的亲王俸禄,一年也只有三百五十两纹银,更遑论楼璟那个三品官职,折上禄米,也只有不足二百两。

萧承钧攥紧了手中的小木盒,转身去了浴房。屏风后雾气蒸腾,烛光在屏风上映出一道剪影,伴着哗哗的水声,引人遐思。

转过屏风,浴桶中的人倚着高高的桶壁,双目微阖,无双的俊颜被热气熏蒸,泛着淡淡的粉色,乌黑的长发侵润在水中,铺散在胸前,遮住了那诱人的樱红。

看着这幅场景,萧承钧顿时把要说的话给忘了,直愣愣地看着楼璟。他们甚少在一起沐浴,通常都是他先洗了,楼璟才去洗。每次亲热过后,他都是累得昏昏欲睡,被抱着清洗,也没力气去欣赏美色,如今乍一看,竟是美得让人窒息。

“殿下看得可还满意?”楼璟伸出一只手搭在桶边,似笑非笑地看着闽王殿下。

萧承钧轻咳一声,回过神来,把手中的杨木盒放在靠墙的小几上,“这些银票……”

“江南的钱未曾尽数收回,还往行宫投了不少,我手中只有这么多,你先拿着,”楼璟伸出带着水珠的手,在萧承钧手心上轻划,“等钱都收回来了,我再给你送去。”

“不,”萧承钧怕痒地向后缩了缩手,“我不缺钱,再说,我怎可要你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