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二章 开春(1/2)

往常过了亥时,静王府就熄了烛火了,今日两人逛了灯市,竟然还亮着灯。萧承钧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走了进去。

“你家王爷呢?”楼璟拉住门房快速问道。

“王爷,在屋里。”门房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两人缘何这般找急忙慌的。

楼璟稍稍放心,跟着萧承钧去了正院。

皇后疼惜静王,正院里除却露天的院子,其他的地方——书房、卧房、盥洗室,甚至库房,都修了地龙,一天到晚炭火不断,使得院子里也比外面暖上许多。

正堂里传来一阵一阵的欢笑声,隐隐绰绰地立着几个人影,萧承钧这才轻舒了口气,立在廊下驻足片刻。

“就说不会有事的,莫自己吓自己。”楼璟心疼地抚了抚他的脊背,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这些年来恐怕从未断过,那么小的萧承钧,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

萧承钧微微颔首,弟弟已经有好转的迹象了,他不该再这般一惊一乍了。

“可是哥哥来了?”萧承锦温润好听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两人相视一笑,推门进去,因怕寒风吹着萧承锦,前些日子修地龙的时候特地修了两道门,掌门的丫环合了外门,才去推内门。

屋里烧着地龙,很是暖和,楼璟进屋就热出一身汗,有丫环过来给他们除了外袍,这才好受了不少。

萧承锦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常服,外罩一层雪色纱衣,立在堂屋中央,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月白色的亲王常服,穿在萧承钧身上,是冷硬威严,穿在萧承锦身上,却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

“见过大伯、世子,”张氏矜持地笑着上前行礼,“王爷今日兴致好,便在屋里猜灯谜,累大伯忧心了。”

“无妨。”萧承钧也不好跟弟媳妇多说什么,只摆了摆手。

楼璟上前回礼,“王妃如今可不能再给我行礼了,回头让御吏看到,定要参我一本的。”

张氏掩唇轻笑,全了礼数便带着丫环避到里屋去了。

“爹……爹爹……”软软糯糯的声音吸引了两人的目光,这才看到,铺着厚厚羊毛毯的地上,还有一个小家伙,此时正拽着萧承锦的衣摆,企图站起来。

“瑞儿都会叫爹爹了。”楼璟笑眯眯的凑过去看。

萧承锦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慢慢在地毯上坐了下来,瑞儿便蹿着往父亲怀里钻。

奶娘忙伸手把孩子抱下来,怕他冲撞了王爷。

“不打紧,把孩子留下吧,”楼璟看着好玩,一撩衣摆也在萧承锦身边坐了下来,拍手逗他,“瑞儿,来。”

小孩子果然咯咯笑着往楼璟身边爬去,窜进他怀里,拽着他头冠上垂下的丝绦仰头看他,“爹爹!”

“如今只会说这一句,看见谁都叫爹爹,”萧承锦笑着招呼哥哥过来坐,“地上暖和,比坐椅子舒服,左右没有外人。”

萧承钧看着在地上毫无礼仪可言的三个家伙,无奈地坐了下来。

“爹爹……”瑞儿看到自家大伯,立时蹿着从楼璟怀里爬出去,扒着萧承钧的膝盖,张嘴就要啃。

萧承钧没有理会他,把手里的莲花灯递给了弟弟,“方才在灯市上买的。”

说完这句,便没了下文。

楼璟抿唇轻笑,这家伙,也不说是给谁买的,正要替他解释,萧承锦已经接过了花灯,径自开口道:“哥哥如今,还记着我的花灯呢。”

兄弟俩一时都沉默了。

“多多……”瑞儿咬着萧承钧的衣摆,含糊不清地叫着,口水流下来,很快就浸湿了一小块。

萧承钧的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了些许笑意,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静王府的小王爷长得白白胖胖的,很是喜庆,见大伯摸他,便松开口,晃了晃脑袋,往萧承钧盘着的双腿间爬去。萧承钧面对着这般柔弱的孩童,一时有些无措,只能僵在原地,任那热乎乎的小胖球往他怀里钻。

“殿下近来可好些了。”楼璟看着自家夫君的样子,忍住闷笑,故意不去帮他解围,反而跟萧承锦聊起来。

萧承锦微微地笑,“多亏嫂嫂带来的那个神医,倒是让我多活了这么些日子。”

即便已经废太子,弟弟一直没有改口,每次见了楼璟依旧叫嫂嫂。

“太医都喜欢把病往重了说,还不如乡下的赤脚医说话实在。”楼璟从没有纠正过静王的称呼,应承地很是利索。

“若我还能再撑些时日,倒是可以帮上哥哥了。”萧承锦伸出白皙得近乎透明的手,轻轻拨弄着手中的莲花灯,竹篾糊彩纸扎的花灯,并不如何精致,却让人觉得,比价值万金的琉璃宫灯还要漂亮。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