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海的女儿(十)(1 / 2)

穿过一段曲曲折折的地下阶梯,灰色的石阶上结着一层霜花,海妖抿紧了唇,虽然来过这里多次,他还是无法完全适应笼罩在这方地下的威压。这是海洋生物天然的恐惧,海妖试图战胜这种恐惧,无异于反抗自己的本能。

因为长眠在这里的……是龙王鲸。

巨大的骨骼在无光的地下反而愈发光彩莹莹,那种流转的莹白色圣洁而纯粹,却又蕴含着森严的杀机,巨鲸空荡荡的眼窝中什么都没有,然而生前的威严仍然锁死在这具骨骼内,它被定格在半空,无数锁链交相缠绕,保持一个扬起尾巴的姿势。

“阿瑟……”萨里奥身为人类,并不会被这种巨鲸的力量所影响,他侧头关切的注视着海妖——因为本能的恐惧,海妖半透明的紫色耳鳍已经露了出来,紧紧收拢着。

“没事,我还撑得住。”巨鲸的骨骼下方是一条地下暗河的起源之处,海妖踩着长满青苔的石阶步入这片湖泊之中,轻微的战栗了一下,缓慢地吐出一口气,耳鳍略微张开了一些。

“我总要克服这种恐惧,”他背对着萨里奥,语气有种紧绷的平静,“那个疯女人手里一定还有骨骼的粉末。”

“阿瑟。”

海妖闻声侧过头,萨里奥已经踩到了最低一级的石阶上,正撩起一捧水,洒落在他头顶的金发上,几缕额发被打湿了,连同睫毛一起,显得湿漉漉的。

“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你入水的那一刻,有种语言难以描绘的漂亮。”他仍然半阖着眼帘,这让他显得格外温良无害,“现在,这份漂亮是我的。”

海妖没有对此发表什么观点,他又重新转过头,几滴水珠划过后颈落进衣领里。

“我再在这里呆一会儿……不要下来,水温太低了。”说完,他稍微划动一下,一头扎进水中,萨里奥只看到展开的黑斗篷渐渐模糊,最后被昏暗的水光彻底遮掩,这时候,他才重新向上走去。

他没有告诉阿瑟这具巨鲸的骨骼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台阶走到一半,他回过头,因为是从上而下的俯视视角,那片湖水连同里面的海妖,好像被巨大的骨骼所构成的牢房笼罩住了一样,这让他心里骤然升起一种隐秘的欢喜。

“我说过了,你会喜欢的。”

萨里奥刚刚回到书房,正想抱着紫晶石睡一觉,外交大臣的突然来访打乱了他的计划。

“萨里奥殿下,赛尔赛德使节团提前到来,他们的埃里克王子也在随行之列,请您前去接待一下吧,亲王殿下已经去了。”

萨里奥把紫晶石拢了拢,眼帘仍是困倦的半阖着,“我没有同意过赛尔赛德使节团提前到来,想必这是我统领部分内务的叔叔答应的,他去接待就好。”

外交大臣顿时有点焦急,“可是萨里奥殿下……”

“……你为他做事很久了吧?只是不知道你最后会等来一个怎样的结果……”轻柔的话语却让外交大臣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惊骇地抬起眼,正面对上了那双完全睁开的黄金瞳。

温良的气质从帝国的皇太子身上退去了,黄金瞳凌厉而尖锐,像在睥睨一只快死的蝼蚁,“我讨厌吃里扒外的东西。”

“扑通”一声,外交大臣跪倒在地,他的两腿已经软的没有知觉。萨里奥站起来,经过他身边时,龙鱼从他锁骨上脱出,绕着他的手臂滑下来,死死缠紧了外交大臣的脖子。外交大臣在铺满柔软地毯的地面上痛苦地挣扎着,眼球暴突,他还看得见,也就见到了萨里奥噙在嘴角的一抹笑。

该怎么形容呢?那抹笑盛满了暴虐的杀意,染着渴血的兴味,似乎看着他在死亡边缘疯狂挣扎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

他简直不像个人类!!!

不过萨里奥最终还是没有杀死外交大臣,书房里是阿瑟经常待的地方,萨里奥并不打算让这里染上卑劣的血,于是他半阖眼帘,又重新变回了先前温良倦怠的模样,龙鱼不甘不愿的退回他身上。

“下去吧,我明天再接见他们,你知道该怎么说的。”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赛尔赛德使节团才获得了赛尔温斯帝国现在的实权人物的接见,随行的红衣主教一脸受了侮辱的愤怒表情,埃里克王子反而显得很平静。

他有着异常灿烂的金发,碧绿的眼眸总是温柔而深情,他简直像一个完美王子的模板,一举一动都优雅贵气,无可挑剔。红衣主教可不敢小瞧他,赛尔赛德帝国足有十几个王子,最终只有这一位埃里克王子在皇太子之位的角逐中杀出重围,红衣主教不会蠢到看轻这么一个人物,教会与他合作,也要加倍小心。

很快的,亲王也到了,他是一个有些苍白消瘦的中年男人,眼下挂着不正常的青黑,几乎是有些殷勤的与埃里克和红衣主教打过招呼,与此同时,肚子里也憋着怒火。

他昨天几乎像一个傻子一样陪到了半夜,结果赶来的外交大臣却说要在今天接见,如果是早上还好说,偏偏一直等到了中午,眼看就要吃午饭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