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chapter125(1/2)

不过阿萝不知道的是,事实的真相他仅仅只是猜中了一半,另一半则是他想都想不到的人干的。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父亲,老马尔福。

从三年级大手笔的送玫瑰花开始,阿布拉克萨斯对于阿萝的关注特别多,然后马尔福家在国外的产业受到来自圣徒的不小打击。

儿子有看上眼的人,这没有什么,世家子弟,谁没有风流时候。

儿子给人花钱送花,这没有什么,马尔福家不缺钱,追求人花钱,正常。

但是儿子对那个人魂授梦牵,因为那个人家族利益受损,这却是绝对不可以的。

他让人调查阿萝.戴维斯,同样是调查,因为他入手的方向是圣徒,倒是发现了一些。

和圣徒有关系,和盖勒特.格林德沃暧昧不清(盖勒特打算1945年之后再公布关系),老马尔福没有查出来被圣徒和斯莱特林联手封锁了的,关于阿萝血统的事实,但是他查出来的也足以引人注目。

现在的德国圣徒明面上是没有入侵英国的,英国魔法部是庆幸的,但是对于邓不利多为了对抗圣徒而创立的凤凰社和不少正义的奥罗来说,打倒圣徒维护正义是他们的己任,一旦在英国本土发现,绝不放光,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圣徒入侵英国!

现在,一个孤儿院出身的杂种却和圣徒首领盖勒特.格林德沃有关系,那些格兰芬多的狮子,一定不会放过他吧!

到那个时候,阿布拉克萨斯一定不会再受那个混血杂种迷惑了吧?

在阿萝被抓的时候,在霍格莫德的老马尔福缓缓地举起手里的酒杯,唇角含笑。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讥讽。

他才没有蠢到自己出门呢,那个赫奇帕奇的泥巴种不是喜欢阿布嫉妒戴维斯吗?就她出面好了,反正将来因为什么意外消失了一个泥巴种也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不是吗?

等待是一件非常容易让人绝望不安的事情,阿萝一向自诩耐心不错,但是在周围这些左一句“看来是不会来了”右一句“哎呀呀我们要不要回去”的环境下,他心里面的情绪也不由得出现了几分波折。

盖勒特,你会不会来?

阿萝站在那里,恍惚间,他想起想起自己和盖勒特之间的种种。他想起自己为了盖勒特能够解除诅咒活下来,连自己的命都差一点不要了。

那么这一次,盖勒特会不会肯为了他而来呢?如果一个男人肯为了救你而不顾自己的安危弃自由和生命,还有什么理由不是说明他爱你?

所以,在看到盖勒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阿萝真的是又喜又怒。

盖勒特你脑子被踢了啊居然来了!阿萝的眼睛里的透出来的神情明明白白这样写着。

盖勒特眨了眨眼睛:“感动得快哭了?以身相许吧宝贝!”真是的,明明开心得要死,还露出那样的眼神。我家的宝贝要不要这么傲娇?

“为什么?”阿萝看着他,明明知道答案,但是他还是很想亲耳听一句。

“你这不是在说傻话吗?”盖勒特一如既往,对他的笑容里面带着宠溺:“你是我孩子他妈,我不来救你来救谁?”

阿萝嘴角动了动,怒吼:“混蛋!你说一句你爱我能累死你啊!”

“就允许你害羞不好意思说就不允许我不好意思吗?!”我这么大的人了情情爱爱的话肿么好意思说出来呀!

——————感谢两个人见面开口说的是在场没有几个人听得懂的方块文,不然这两个人的形象就彻底碎渣渣了。

不过在用英语的时候,盖勒特的话让阿萝的感动瞬间消失,很有一种抽死他的想法:“呐,阿萝,你怎么被困在了魔法阵里?”盖勒特一脸调侃,无视了正包围着他的一圈奥罗,还有,邓布利多。

“说吧,你们这些杂碎想要干什么?”盖勒特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被困住的阿萝,声音冷淡,让人莫名得觉得他和结界里面的那个人很像。

几个奥罗看向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犹豫了一下,开口,“我们希望你能进入这个魔法阵,这个魔法阵会永远封住魔力禁锢你,但是如果你不进去,阿萝就只能代替你被囚禁,以私通黑魔王的罪名。”

“呵。”盖勒特冷笑一下,抬起脚,无视周围虎视眈眈的奥罗和眼神复杂的邓不利多,走进结界的同时,一把将呆住了的阿萝拉出结界。

然后他看着阿萝鲜艳的红眸,蓝色的眼睛里有着他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和宠溺。

阿萝的心结他懂,这个表面不显什么都憋在心里面大开脑洞的少年,别人不知道看不出来,他还看不出来吗?

所以………………宝贝啊,这一次我可是拿命来赌你释怀原谅啊,你可让我赢一次吧!

阿萝站在外面的那一刻,所有奥罗齐刷刷的掏出魔杖指向他。

“不走吗?”盖勒特无视其他人的对阿萝说:“这好像不太符合你的人生观点。”

“没有关系。反正,”阿萝忽然露出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面前露出过的表情,上扬的嘴角带着肆意的骄傲,如盛夏灼热的阳光,铺天盖地无人可挡,嚣张恣意,盛气凌人的席卷而来:“你赢,我看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

盖勒特在心里面表示:爱死这个小妖精的跋扈不羁了!

在那些奥罗魔杖相对的时候,听着天上轰轰的雷鸣,阿萝抬起一只空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道雷劈下下来,在奥罗惊恐后退声音当中,那道雷直接劈在阿萝那只手上,然后阿萝对着奥罗们一甩,轰!

一,片,平,地。

然后,就见阿萝抬起脚,一步一步的朝着盖勒特走过去,走进他刚刚出来的结界里。

那一瞬间,周围警惕的活人有一种错觉,那里不是牢笼,而是婚姻的殿堂,这个美丽如妖精的少年,正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爱人身边。

邓不利多瞳孔一紧。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盖勒特会爱上阿萝这个男孩。

不仅仅只是他的才华横溢能力出色,更主要的是,他有自己所不具备的特点。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