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chapter115(2 / 2)

“哈,你就是我那个表子姐姐生的小杂种!”

“你给我说话放干净点!”阿萝的声音终于没有了平静,从牙缝里挤出的娃娃音,透着一股杀气。

“杂种,你难道不是吗?我那个贱人姐姐被那个麻瓜抛弃,我姐姐活该,嫁给了垃圾,生下你这个杂种。哈,她还偷了斯莱特林的金挂盒!你……………………”

盖勒特面无表情的一个咒语打了过去,红光一闪,莫芬.冈特倒在地上,昏了。

阿萝睁大眼睛没有感情的看着这个趴在地上邋遢无比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蹲□,从他手指上摘下那个镶嵌着难看黑宝石的戒指,递给了盖勒特之后,跨过去进了屋。

不是阿萝太过冷血,只是人总是会有亲疏之分,就像他上辈子家住另一个省的三姨姥家的大表舅去了世他没有什么反应,而他外公去世的时候却哭的稀里哗啦一样,再亲的血缘关系又怎样?人与人之间的维持依靠的没有多少是身体内的血,更多的是感情。远亲不如近邻,说的就是这样的(喂!用错了!)。

他身体的亲生母亲在家的时候就没少受这个舅舅的欺负羞辱,而就在刚才,那一口一声的“小杂种”,“贱人”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呢。而且,除了梅洛普,他不承认那些人是他的亲人。

阿萝找出了一本市场上没有的魔咒书,又幸运的翻出来梅洛普的一寸照片,看着照片上面笑容羞涩的少女,阿萝用手擦干净,一滴水滴落在上面。

“我带你一起走。”阿萝擦去水滴,露出温柔的笑容:“你看,斯莱特林纯血历史结束了,我很是开心。”

那一边,盖勒特看完了莫芬所有的记忆,也确定了这枚戒指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回魂石。顺手阿瓦答了莫芬,他看着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眼睛有明显哭过痕迹的阿萝,觉得这个斯莱特林最后一个后裔人生实在是狗血得很。

“你要不要见一见你父亲?”盖勒特低声开口。

阿萝将母亲的照片放在金挂坠里面的玻璃后面,淡淡的开口:“不。”

“你恨他?”

“不,他也是无辜的。我母亲大概是对他用了魔咒或是魔药,失效之后才被抛弃的。”阿萝淡淡的说,表情漠然,他觉得自己渐渐的融入这个世界:“没有人规定男人有义务养孩子。”

“他没有养过我,我也没有必要打扰他的生活。我和他,不过是有血缘父子关系的陌生人罢了。”阿萝看向他,忽然笑了:“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认为自己是迷情剂的产物而否定自己吧?”

“我的存在,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证明。”

“他不能,莫芬不能,上帝不能,梅林也不能。”

阿萝的声音依旧很可爱,但是却有着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忽视的张力,冷漠而决绝,带着摩羯座独有的理性和果决。

当一切该断的都断了的时候,他也就可以不再受那些过去的影响,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除了他现在的家人和未来的朋友,没有什么人可以再影响他的情绪,没有人,可以让他失措。他要活的,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骄傲自由。

这一刻,双子座的自知和冷情,摩羯座的强势果决在他身上综合的完美无比。

阿萝抬起头看向表情复杂的盖勒特:“你还想继续呆在这里吗?”

盖勒特没有说话,而是动作温柔的拉着阿萝的手离开这里,然后一把火,将这个破败污秽的房子烧了。

阿萝怔怔的看着火焰上面因为温度而改变的空气气流出神。结束了,最后一个斯莱特林,就剩下自己了。

也好,这么疯狂的家族,就这么结束好了,结束在历史的长河里面,成为过去吧。

阿萝准备移开目光,却透过火焰上方扭曲的空气,看到了对面骑在马上的男人,对方也正吃惊无比的看着他。

消瘦的身形,英俊的容貌,黑玉一样的头发,漆黑如墨的眼眸,几乎就是放大之后的阿萝,或者说是长大之后的阿萝。

但是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阿萝的头发不是和他一样微曲,而是和梅洛普一样笔直的直发。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阿萝的五官更加细腻精致一些,轮廓也是更加柔和阴丽几分,乍一看有些东方混血儿女孩子的错觉,而对方的五官轮廓则是标准的西方人的深刻,长相也是成熟的英俊帅气。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阿萝的长相有种极端精致优雅的感觉,再加上苍白没有什么血色的肤色和理智到略显冷酷的气质,那就成为了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出自上流社会的贵族风范。而对方身上则是一种忧郁颓废的气质,以及地主土豪的家庭环境,让他看起来有一种粗鲁不堪的废柴大叔的气质。

不用问,阿萝就知道,那是他的父亲,梅洛普深爱的男人,汤姆.里德尔。

添加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