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chapter115(1/2)

于是,他们现在,就站在冈特家的门口。

尽管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也是晴朗无云,但头顶上那些古树投下了凉飕飕的黑暗浓密的阴影,而冈特家破败的房子就在盘根错节的树丛中半隐半现。阿萝和原著里的哈利一样,都觉得挑这个地方造房子真是有些奇怪,或者说,让那些大树长在房子旁边真是个古怪的决定,树木挡住了所有的光线,也挡住了下面的山谷。阿萝甚至怀疑这个地方是不是有人居住,或者马沃罗和莫芬都还在监狱里面:墙上布满苔藓,房顶上的许多瓦片都掉了,这里或那里露出了里面的椽木。房子周围长着茂密的荨麻,高高的荨麻一直齐到窗口,那些窗户非常小,积满了厚厚的陈年污垢。

拉着阿萝的盖勒特两眼直直地望着房子的前门,一条死蛇钉在了门上,看起来异常诡异。

“斯莱特林的后裔……………………”他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

“那也是佩弗利尔的后裔。”阿萝语气凉凉的说。虽然他也觉得很丢人,也不喜欢斯莱特林的血统,但是作为斯莱特林的后裔之一,阿萝只觉得盖勒特这句话很打脸。

“牙尖嘴利的小鬼!”盖勒特吐槽,他不是英国的纯血,对斯莱特林的感觉也不怎么深,但是他对佩弗利尔还是极有兴趣的。而阿萝这一句话,成功的膈应到了他。

推开门的那一刻,阿萝甚至觉得自己是去世界上最大最脏最臭(此处省略N个“最”字开头的形容词)的地方,他以前一直以为,他初中寄宿学校停水两个星期无人收拾的女厕所就已经够恶心人了,但是他现在发现,冈特这里更恶心,更能够挑战人的嗅觉和视觉。

天花板上结着厚厚的蛛网,地面黑糊糊的,丁丁当当滚动着酒瓶,桌上搁着霉烂的食物和一堆生了锈的锅。惟一的光线来自一个男人脚边那根摇摇欲灭的蜡烛。那人头发胡子已经长得遮住了眼睛和嘴巴。

阿萝忽然想起《哈6》里面邓布利多对哈利说的,关于这个家族的评价:“马沃罗、他儿子莫芬、女儿梅洛普是冈特家族最后的传人,那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巫师家族,以不安分和暴力而出名,由于他们习惯于近亲结婚,这种性格特点一代比一代更加显著。他们缺乏理性,再加上特别喜欢豪华的排场,所以,早在马沃罗的好几辈人之前,家族的财产就被挥霍殆尽。你刚才也看到了,马沃罗最后落得穷困潦倒,脾气坏得吓人,却又狂傲、自负得不可理喻,他手里还有两样祖传的遗物,他把它们看得像他儿子一样珍贵,看得比他女儿珍贵得多。”

真的,这是真的,不然好好的家族怎会落魄到这一地步。阿萝没有愤怒,也没有同情。事实上,除了感慨一下,更多的是一种警示。

警示自己不要走到这一步,警示自己的子孙不要走到这一步。

更重要的是,缺乏什么都不要缺乏理性,不会什么都不要不会理财。

相比起阿萝,从小含金汤勺家世富贵的盖勒特反应比阿萝更明显,也更加难以忍受,这个极为危险的黑魔王从小到大受过最大的苦就是在森林探险时的风餐露宿(住的是魔法帐篷各种华丽舒适不解释)。他抬手几道咒语,阿萝瞬间感觉得到空气清新了几分,呼吸也是顺畅了许多。然后,他的目光和坐在一把肮脏扶手椅上的人对视了几秒钟,那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脚边的许多酒瓶乒乒乓乓,丁丁当当地滚动着。

“你!”他吼道,“你!”(也许是“你们”?反正英语里面“你”和“你们”都是“you”)

他醉醺醺地走向他们,高举着魔杖和脏兮兮的短刀。阿萝甚至怀疑被这把刀捅了会不会感染。

【住手!】阿萝嘶嘶的用蛇佬腔说。那人刹不住脚撞到了桌子上,发了霉的锈锅摔落在地上。他瞪着阿萝,阿萝则是气定神闲的和他久久地相互打量着。盖勒特则是微微皱眉,在场三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听不懂蛇语……………………

浓密的头发里缠结着厚厚的污垢,已经辨不出原来的颜色。他嘴里掉了几颗牙,本来看上去应该挺滑稽,然而事实上不是这样。他的模样很吓人。

这就是这个身体的舅舅,阿萝想,并且真心觉得小tom好苦逼,唯一的亲戚不仅不能帮上什么忙,还一副拉仇恨值的模样。

亲,你又忘了,现在这位是你舅舅……………………

“你会说那种话?”莫芬声音微微颤抖的用英语开口,阿萝怀疑他是被气的。

“对,我会说。”阿萝轻轻柔柔的开口,眼底冰封着一片冷漠。深知原著的他明知故问的开口:“马沃罗在哪儿?”

“死了,”莫芬开口:“死了好多年了,不是吗?”

盖勒特冷冷的开口:“那你是谁?”

“我是莫芬,不是吗?”

“马沃罗的儿子?”

这也是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因为他右手手指戴着的一枚丑陋的黑宝石的金制戒指,上面刻着的三角、圆圈和竖的符号和盖勒特衣服上面绣的花纹一模一样,都是死亡圣器的图案,也是佩弗利尔的图徽。

虽然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圆是最完美的,但是阿萝真心觉得这个图案不是一般的挫。

但是在场的两个大人可不是这么想的。盖勒特在看到戒指准确说是上面的那颗黑宝石就眼睛里燃着势在必得的火焰。不过是想到面前这个人是旁边小家伙的亲人,他没有立刻杀死对方夺取。

说来奇怪,盖勒特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他素来是不会放过那些胆敢和他谈条件的人,但是对于这个瘦瘦软软的小家伙,他却宽容许多。

“没错!”大概是喝酒喝多了的缘故,莫芬极其不耐烦,他乜斜着眼睛,目光又落在阿萝身上:“你看起来长得很像那个男人。”

“谁?”

“我姐姐迷上的那个麻瓜,住在对面大宅子里的那个麻瓜。”莫芬说着,出人意料地朝两人之间的地上啐了一口,“你看上去就像他。里德尔。但他现在年纪大了,是不是?他比你大,我想起来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