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chapter104(1/2)

所以………………

老娘不去计较他之前的风流韵事就算给他面子给的足足了,TNND有什么好心虚的?(内心马教主状咆哮ing)

他一直觉得爱情当中的两个人应该势力相当,但是他忘了,所谓的势力,不仅仅只是身份金钱上,还有心态上。

他不需要自卑!

他是想清楚了,盖勒特和邓布利多之前的感情是他们自己没有经营好,是他们的错,和他阿萝有什么关系?是他阿萝杀了的阿利安娜还是他阿萝挑的事?他那时候还没有出生呢!

那么,他凭什么不能喜欢盖勒特?他凭什么要愧疚?

想想看呀,一个和恋人分了手多年的汉子,他怎么就不可以喜欢不可以追求?虽说先来后到,但是你先来的都不要了(不管是出于怎么样的原因),凭什么后来就不能要了。

二手货,不对,是N手货了啊,阿萝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喊委屈,觉得自己亏得慌,于是,阿萝磨磨牙………………

啊呜!

“嗷!阿萝你干什么!!!”

在嘴里面满满的血腥甜味的时候,阿萝松开口,满意的看着盖勒特手背上血淋淋的牙印。张无忌咬蛛儿是为了逃离,赵敏咬张无忌是为了让那个优柔寡断的男人记住她,而他嘛………………

“盖个章,省得总有一些不长眼睛的人盯着属于我的东西。”阿萝沾着血的嘴唇显得格外艳丽,眼睛里压抑多年终于不愿再压抑的占有欲完全不输于和他对视的那个男人:“我的,只是我的。”

都说康敏(《天龙八部》里面的马夫人)狠毒淫,荡,但是有她一点却是和阿萝有共鸣的。

我的,是我的,我宁可毁了,也不会让给其他人。

当然,对于阿萝而言,不是我的,你就是跪着求我,我也不要。

这是………………他养了这么多年的,究竟是一只软嫩嫩的小兔子,还是披着小兔子皮的野狼崽子?盖勒特看着阿萝赤,裸不加任何掩饰的疯狂,狠绝,充满占有欲的眼神,微笑。

这才是他盖勒特.格林德沃养大的孩子,所应该有的气势和眼神。(喂!)

一只手捧着阿萝的脸,盖勒特低下头:“我可以理解为,宝贝儿你还在吃那天的醋吗?”

“………………”

阿萝眨了眨眼睛,他忽然不想再暧昧的试图赌下去,他决定直接问出来:“你爱我吗,盖勒特?”

如果你爱我,就不要再做让我伤心难过的事情,同样,我也不会再做让你为难的事情。

如果你爱我,我们就在一起,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

都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阿萝觉得前面是爱在心头口难开,是自己曾经甚至是现在的真实写照,但是如果他和盖勒特之间就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心意而不得在一起,阿萝一定会活生生的呕血呕死的!(如无意外的话………………)

时间这种东西,永远都是与人的意愿唱着反调,你希望它快点流逝的时候慢吞吞的,你希望它走的慢一点的时候它快速离开。

而对于阿萝而言,却是忙碌忙碌再忙碌的。

海狮计划,不列颠空战,这些除非是二战的爱好者或是稍有了解的人知道的德国和英国的大PK,现在对阿萝而言,则是生活中的真实。他不记得这些后世的专用名词,但是他却可以通过报纸和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这些是发生在真实的世界,他是真的生存在真实的二战时代。

不会再有什么时期会比这个时代更加残酷了,阿萝坐在格林德沃庄园的窗户边,看着结界外面呼啸的飞机,想想自己去对角巷买课本的时候,隔着对角巷上空的结界看着英国上空呼啸飞过的德国轰炸机,想想自己看到的无论是伦敦还是波兰的华沙苍夷狼藉的样子,微微阖目。

2012年不仅仅只是有伦敦奥运会,有世界末日,还有无数中国人痛恨的钓鱼岛事件。当时的阿萝和很多人一样义愤填膺,网上甚至有人说,如果日本真的和中国打仗的话,他会选择参军参战。

那时候的阿萝,还是一个怕疼怕流血怕受伤的女孩子,可是那时的她却对闺蜜说,如果真的打起来,她也会参军的,只是因为她是中国人。

阿萝想起德国入侵到华沙时无数的反抗平民,想起英国剑桥无数年轻的大学生脱去校服穿上飞行员装踏上了PK希特勒青年团的不归之程,他微微垂目,心情复杂。

如果是他………………

如果是他的话………………

不管平时的抱怨有多少,不管他有多么喜欢日本漫画,不管偶尔的时候也会有那么一点点羡慕外国,但是他也会和这些人一样抱着必死的觉悟,义无反顾为了这个生养自己的祖国贡献生命。

额,这辈子嘛,他对英国没有神马归属感,偏偏为了英国干着会死人的活。他喜欢德国(不是喜欢纳粹)喜欢盖勒特,却不支持现在的尤其是和日本联手的纳粹第三帝国,所以阿萝更不会为之献出生命。

阿萝抬起右手,似是效忠一般的将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他所珍视的,只有遥远的远东帝国,中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