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chapter110(1/2)

不过在盖勒特回去之后,他发现房间变得干干净净,一副无人住过的样子。

阿萝这孩子跑没影儿了!更坑爹的是,霍格沃茨是斯莱特林家的地盘,阿萝想躲他,简直是轻而易举。他算是体会到那些想找阿萝却找不到的人的心情了。

尼玛阿萝你的阿格玛尼斯还真不愧是兔子啊,狡兔三窟玩起躲猫猫来谁都找不到啊!想到阿萝小时候变成兔子躲猫猫掉花瓶里面出不来的囧事,盖勒特默默地吐槽,这一次他总不会是躲他的时候掉哪里出不来了吧?

一天,两天,盖勒特以为阿萝是因为自己被他上了而闹脾气,不过在一个星期看不到人之后,他的脾气也上来了。

尤其,他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的,在花瓶下面压着的一张纸条。

“盖勒特,我不想再见到你了,再见。”

是不是他在阿萝面前表现得太温柔太好脾气太不像黑魔王了?看着纸条良久,盖勒特冷笑一声,眼底冰冷一片。

他丫的是黑魔王,是*oss,不是TMD奶妈保姆!他也是有脾气有性格的银!!挑战魔王尊严的通通pia飞!!!

阿萝,我可爱的傻孩子,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

你逃不掉了,从你十年前拉住我袖子的那一刻起,你就逃不掉了。

九月一日,入学日。

在火车上,安宁发现阿萝真的没有来之后,就坐在阿尔弗雷德的旁边,两个人默默的对视一下。

“你知道了?”

“嗯。”

阿尔弗雷德想做孩子的父亲,除了强强联手之类的利益上的想法(不愧是阿萝养了几年的娃),还有是因为他爱阿萝,而一个人养孩子太苦。

其实他在知道阿萝怀孕之后就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除了盖勒特那个德国混蛋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他原本想拎着一管枪噼里啪啦的揍人,却被阿萝拉住了。

“孩子是我的,和他没有关系。阿尔,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知道阿萝心里面有盖勒特,他也知道阿萝对自己的感情不是爱情而是亲情,但是他不是。

阿萝的拒绝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这个亲人他知道,他给每一个人都划了一条线,朋友就是朋友,超了这条线就连朋友都做不了。但是对他不是这样,阿尔也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在他心里面有着特别的地位才不畏惧的开口。

“阿尔,你做孩子的教父吧。”出于各种想法,阿萝这样提议。

“好啊,哈哈哈只要阿萝你不讨厌就好。”

只要你不讨厌,我是不是教父又如何?狡猾的人,其实你一直都知道,不管我是孩子的教父还是便宜父亲,我都不会不管你的孩子的。

“会好的。”安宁忽然开口:“一起都会好的。”

不是说天道酬勤吗?阿萝那么努力,上天一定不会亏待他的。

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阿尔弗雷德看向少女,15岁的女孩已经成长成少女,亮红色的曲卷长发整齐的披在身后,在阳光下泛着温暖的光泽,亚裔的脸庞柔和而秀丽,乌黑的眼眸里面带着明亮坚定的光。

阿尔弗雷德曾经一度不理解,为什么骨子里面带着疏离的阿萝会在刚刚认识就选择将这个女孩拉入保护的范畴,不仅自己这些年来一直护着她,而且摆脱过他尽量照顾。不过那时候的阿尔弗雷德虽然不明白,但是因为那是阿萝人生第一次开口求他,所以他答应了。

在相处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女孩在某些地方和阿萝的默契和相似,渐渐地,他发现这个女孩虽然能力不强长相一般脑子凑合(安宁:我能力不强长相一般脑子凑合还真是对不起你了!!!),但是感觉很温暖,而且还不是那种神经粗条傻白的那种温暖,而是很柔和很清浅的温暖,不明显,却如穿石的水滴一样,一点一滴的滴入生活的每一处细节当中。

“嗯,会好的。”阿尔弗雷德开口,在心里面嘟囔一句,哼,阿萝没白护你一场。

——————阿尔骚年,你真的不是嫉妒吗?

在晚上入学仪式,晚餐结束之后,阿萝收到回了寝的安宁通过他给她的紧急传送送来的东西。

一次简简单单的开学,能够发生什么?阿萝扬起秀气的眉毛。他刚一请病假休学,就有事出现?

把玩着手里的水晶瓶,将里面银白色的记忆倒入了冥想皿里面。

霍格沃茨开学之日依旧热闹非凡。

“阿萝已经请好假了?”坐在座位上的安宁轻声又问一遍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点点头。阿萝这一请假可是请了半年,理由就是身体病情复发,需要休学静养。

阿萝的身体是公认的差,时不时的生病请假也是常事,所以虽然这一次时间长,但是大家也没有怎么起疑心。

“那个新生。”阿萝看着安宁用胳膊轻轻的碰了一下阿尔弗雷德,开口。

金发少年看过去,阿萝也一样看过去,醉人的红色眼眸里波光微微一晃。显然,他也看到了。

漆黑的短发有点微卷,白皙的皮肤,精致俊秀的五官,带着几分紧张雀跃的神情,和阿萝记忆里11岁的自己,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相貌。

当然,和现在的阿萝也是有几分相似之处的。只是现在的阿萝因为血统纯化和灵魂影响,所以容貌更加阴柔精致,有着欧亚混血的感觉,而这是那个新生所不具备的。而且两个人的气质也是天壤之别,阿萝多年的贵族教育和自身经历造成的优雅沉静,骨子里有带着居于上位的疏冷傲气,而那个男孩身上则是更像一个在家里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孩子,带着不成熟的青涩,不过好在,倒像一个爱学习的孩子,身上有着书卷气质。

阿萝微微眯起眼睛。他想起来了。

自己多年之前在老tom身边见到的那个怀孕女子,这个男孩,应该就是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的儿子吧?不过让人想不到,居然会是巫师。嗯,看他的气质,应该会是拉文克劳吧。

“tom.riddle。”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