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chapter92(1/2)

“阿萝!别睡了!!”

模模糊糊中,谁的声音,有点熟………………

“阿萝!今天是女魔头的课,不是周六啊喂!”

女魔头?

阿萝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大脸中国妹子不断叫他(?):“现在已经8:00了,8:25上课!”

阿萝眨了眨眼睛,眼泪汪汪:“晓莉?”

“你这副几十年没有见面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做梦梦到姐了?”晓莉自己都被自己的话逗笑了的说。

阿萝:“呵呵。”

晓莉说的没有错,她还真的有一种几十年没有见面的感觉。

但是阿萝没有搅沫沫(青海话:说废话),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穿衣洗漱,急吼吼的杀向教学楼………………旁边的食堂。

怎么没有土司和越莓酱,怎么没有麦片粥和烤香肠………………等等,这是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吃过越莓酱??还有为什么她一个想到指自己的是男的的“他”???

时间要紧,阿萝饭卡刷了一份加鸡蛋的武大郎烧饼,狠狠的咬了一口。这味道,好像许久未曾吃过了,好香好好吃………………

“阿萝你怎么了?”晓莉咬了一口,目瞪口呆的看着阿萝速度飞快的吃完烧饼喝了一大碗豆浆,动作举止却诡异的带着电影里面欧洲贵族的优雅!优雅神马时候和阿萝这个囧货连上了:“你不是昨天晚上还吃了武大郎吗?而且你不是最讨厌豆浆吗?”

阿萝顿了一下,笑了笑:“快上课了,美女。”

“啊!女魔头!”

第一堂课依旧是教英语的女魔头的课,阿萝听了两三句之后,微微皱了一下眉毛:好烂的英语。等等,她不是一向听不懂英语老师说的英语吗?怎么现在不但听得懂,而且居然还能够听得出好坏!!!

难不成她考四级之前拜了的英语大神时隔多日,灵验了???

“下一道,李青萝。”老师看向阿萝:“翻译。”

阿萝有点恍恍惚惚的起身,读完长长的一句话后又说出翻译的汉语。她说完的时候一片安静,这下可是把阿萝吓坏了:难道,她读错了吗?

“坐下吧。”得到女魔头的恩准之后,阿萝坐下来,结果旁边晓莉一个肘击就过来:“妞儿,真人不露相啊,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一口流利的英语?”小姑娘挤眉弄眼小声说:“就和电影上面的,那个伦敦腔一模一样,比起,”她用下巴偷偷的比了一下英语老师:“说得还要好。”

阿萝摇摇头,小声的说:“我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前天的英语课还读得磕磕巴巴的。”

一下课,属性为宅的阿萝果断拎着午饭回寝室,闻着手里塑料袋里面炒凉皮和煎饼果子的香味,阿萝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一种好多年没有吃过的怀念感。

这还真是奇怪啊,呵呵。

打开电脑,阿萝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影,莫名的,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好堕落,好不习惯。

不对,她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堕落生活吗?不过今天一天都好奇怪的说,是不是这就是传说中活过世界末日的代价?

如果所谓的代价就是一夜之间成为英语高手,我愿意付!

因为昨天晚上重温了一遍《战起1938》,所以阿萝今天选择的是德国拍的电影。只是………………

阿萝缓缓地放下手里的筷子,表情茫然失措。因为她在电影里面第一句德语响起的时候,不看字幕完全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在寝室其他人回来的时候,她们发现平日喜欢安安静静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影的阿萝一句一句的复述着电影里面的话,其流利程度完全不逊于电影里面的话。

法国电影,意大利电影,日本电影,韩国电影………………

“阿萝怎么了?”

“不知道。”

“今天她特别奇怪,英语一夜之间流利的不行。”

阿萝放下鼠标,她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大脑里面汹涌而入的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是肿么回事?

逆天了有木有?

看来显灵的不是英语大神,而是语言大神………………

“阿萝,要看电影就好好看,别换来换去的。”寝室睡她对面的小洁搬个凳子挤过来:“你要不知道看什么的话,我来挑一个吧。”

“好。”阿萝愣愣的说,她现在大脑里面一片混乱。

“那就看这个好了。”

阿萝一抬头,哈利波特的旋律响起,是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这部我之前没有看过。”

阿萝是个不折不扣的HP迷,于是他欣然同意再看一遍不解释。

………………

不对。

V大小时候长的不是这个样子,是黑头发黑眼睛,而且是桃花眼!

回魂石戒指也不是那个样子的!上面的回魂石要更大一点!

斯拉格霍恩没有那么苗条!他的腰更粗一些!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阿萝低下头吃起已经有些凉了的凉皮,面无表情的外表下是混乱的大脑。

阳光一般明亮的笑容、移动的楼梯、不停旋转的飞天扫帚、冒着白色水蒸气的坩埚、讨厌的狗狗………………最后停留在一双美丽的宝石蓝色的眼睛上。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