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chapter79(1/2)

我一点也不想看清楚一点也不想学!阿萝眼泪汪汪的看着盖勒特,软糯的声音里面带着哭腔:“我知道了我会了………………”

“撒谎。”盖勒特惩罚似的用指甲轻轻的刮了一下,阿萝身体一颤,嘴里不受控制的发出软糯的□□:“老师!”

“阿萝乖,老师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教导学生吗?”盖勒特吻了吻阿萝的侧脸,调笑一般的开口。

胡,胡说,老师这种传经授道的高尚存在怎么可能会教人这个?

可是阿萝已经没有办法开口辩解反驳了。

带着薄茧的手,时而粗暴时而温柔的动作,阿萝苦苦忍受,但是两辈子一直都是处的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根本就hold不住。所以,阿萝不停的扭动着细细的腰,求饶着,哭泣着,不停的哭喊着“不要”“老师我错了”之类的话,最后少年向后扬起脖子,脚趾蜷缩,很快就又哭又叫的泄了出来,几缕乳白出现在水里,又很快淡去。

那一瞬间的感觉很畅快,然后很舒服很轻松的感觉。阿萝茫茫然的睁大眼睛,这就是那样那样之后的感觉吗?这也就是为什么从古至今那么多人痴迷于此的原因吗?

舒服,快乐,却也恶心。

作为一个两辈子都是处的人而言,XXOO是让人又害羞又好奇,既觉得别扭又暗暗渴望。而对于上辈子看了不少*小说的阿萝而言,那种强烈的好奇是存在着的,甚至也偷偷在心里面YY一下。

但是在这时候真的出现的时候,却让他心里面完全感觉不到那种幸福快乐,而且是相当的压抑厌恶。

这样的他,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盖勒特以为阿萝是因为自己泄的速度太快了感到丢脸(男人可能理解小男孩,但是也理解不了少女心思),想凑过去亲吻男孩的脸颊,结果在阿萝转过头的时候,吻上了阿萝的嘴唇。

本来之前就因为怀里的男孩的哭泣求饶的话叫得下面硬了,在嘴唇碰到另一张柔软潮湿的嘴唇之后,一肚子的火迅速燃烧起来。

一手继续禁锢着腰,一手从后面扣着少年的头,狂热而又粗鲁的热吻让从来没有经验的少年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巴被迫张开,舌头被另一条舌头纠缠,本来就不够清醒的大脑更是晕眩得很。

身体一歪,两个人双双落入水里,被压在下面的阿萝根本呼吸不上来,爪子挥动半天什么也没有抓到,最后在阿萝回过神的时候却成了他双手环着盖勒特的脖子。

阿萝其实是怕自己掉水里呛着水,而盖勒特却以为阿萝是主动迎合,于是他的动作更加热烈了。

结果………………

抖了抖湿漉漉的兔子毛,阿萝一边喘气一边看着同时喘气的盖勒特,耳朵晃了晃去掉上面的水珠:果然,自己这个样子最安全了!

的确够TMD安全的了!盖勒特盯着手里的小黑兔子在心里爆粗。

阿萝刚才侧了侧身,结果就立刻用了阿尼玛格斯变成兔子,还差点被水淹死!

看看自己下面精神抖擞的巨物,盖勒特表情充分体现了男人欲求不满时候是有多么难看狰狞:“是你自己变回来,还是我把你变回人形?”

阿萝兔子甩了甩耳朵,跳到地上变回人形,以最快的速度扯过一条浴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阿萝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和自己上床的人是盖勒特的话,他心里面是没有多少反感的,但是他不想未成年的时候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XO了!

盖勒特一把将少年拉到怀里,这时候已经有些清醒的他看着阿萝兔子一样惊慌畏惧的眼神,自然明白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吓到了这个未经人事的孩子。他更清楚,如果自己刚才真的做到最后,阿萝这个一向厌恶被强迫的孩子十有□□就翻脸不认人,就算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都会被这个孩子扭曲抹杀,最后两个人反目成仇都不会是假设!

而且,如果真的做到最后的话,这个孩子就会对这种事情产生心理阴影吧?盖勒特想着,又不甘心直接放开这个兔子回屋,拉着小家伙的小手放在自己肿胀上面:“阿萝不是说自己会了吗?来,检测一下你的学习情况,帮老师解决了。”

阿萝傻眼了,小嘴巴微微张起来,脸也红得不像样。开什么玩笑,他他他怎么可能会?刚才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怎么可能会这个?

凉凉的手覆在上面,阿萝能够清楚感觉到那滚烫灼人的东西温度似乎更高了,狰狞的青筋和表皮下的跳动,少年更羞了。

“没有学会吗?”低头吻住少年的嘴唇,柔软的触感美好的让人欲罢不能。在成功的将自己家小兔子吻得软在自己怀里之后,盖勒特侧头轻啄了一下旁边圆润的小耳垂,引起少年一阵轻颤:“没有学会是吧?来,老师再手把手的教你一次。”

于是,半晌之后,阿萝像屁股上面被点了火的猫一样从浴室里蹿了出去,被子蒙脑袋的把自己包裹成团团,同样小手张开在床单上使劲蹭了蹭。

于是,第二天阿萝以自己长大了为理由,果断的将自己所有的东西统统搬到了自己原来的卧室,每每看到盖勒特对他露出的笑容就脸色阴沉冷漠的无视掉,甚至拒绝和盖勒特说话。于是所有人,包括踏入格林德沃庄园的圣徒都知道,阿萝和盖勒特关系下降的。

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去开口做和事佬,因为几年之前阿萝和盖勒特吵架的时候有人插,进去的时候,却被这两个人同时调转炮口对向那个劝架的圣徒。最后能够圣徒下场挺惨的,而这两个人又和好了。

从那个时候起,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lord和阿萝小少爷吵架的时候,谁也别管。人家吵架生气闹别扭是情趣,他们这些做手下的,还是别管了。

不过这一次似乎有点严重了,阿萝小少爷居然被lord赶出卧室(盖勒特:为什么背黑锅的是我?),是不是风向转了?好像又有点不太对劲呀………………

就这样,阿萝的三年级,到了。

1939年是二战爆发的一年,托阿萝多年的努力,此时此刻的德国还没有和日本有结盟的意图,而且主要火力是对付波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