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chapter74(1/2)

阿萝很庆幸,这个在霍格沃茨的消失柜没有损坏。

小心翼翼的将这个完好的消失柜放在空间手串里面,他抬起头,大大的眼睛柔柔的看着他:“盖勒特,我们先出去,然后我再变回卧室。”

于是盖勒特就和阿萝都用了幻身咒出去了,然后阿萝站在壁毯前面转了三圈:“李青萝的房间。”“李青萝的房间。”“李青萝的房间。”

打开门,盖勒特看着阿萝在有求必应屋里的房间。虽然阿萝在服装上面一向喜欢黑色深灰色深紫色为主,大红色金色和银色为花纹的,但是在布置房间上却是喜欢选择明亮一点的颜色的。色彩明亮的淡蓝色墙壁,铺着驼色的长绒地毯,床上铺着的则是淡绿底碎白花的床单,一边的床头柜上放在一个放在阿萝睡前看的书用的小书架和费德勒当初送给他的矢车菊小闹钟,另一边的床头柜上面则是放着一个青花瓷的花瓶,里面很有小资情调地斜斜插着几朵阿萝挺喜欢的玫瑰花。

挨着窗户放着一个紫衫木的小茶桌,上面放着阿萝平日里喝花茶时用的茶具,茶桌中央安置的小花盆里面种着宝蓝色的矢车菊。而在远离浴室靠近床的里面放着书桌和书柜,书本文件摆放得整整齐齐,这充分证实了阿萝这辈子才得了的强迫症: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有条不紊,条理分明。

盖勒特的目光落在阿萝贴在书柜上的时刻表,盯着那锋利苍劲的字体看了好一会儿,又回过头,环视整个房间。

书架上面书本,笔筒里的笔,甚至是圆桌上面的茶杯,都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整整齐齐的摆放,甚至对着的方向都是相同的。盖勒特没有去厨房看,但是他相信,即使是厨房,里面所有的东西也一定一样的,都是安静而帖服的往同一个方向倾斜,就像顺从的士兵。

盖勒特忽然觉得,好像从自己最初遇到阿萝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子,不管他笑得多么柔和,不管他的表情多么慵懒,事实上他一直都是那样安静,严谨,一板一眼又不缺乏享受和带着一点小资情调的生活着,对自己的生活一直都是有精准的控制力。他的生活与其说是生活,倒不如说是与所有的娱乐隔绝了的,开足马力的生产流水线。机械、精密、冷冰冰,刻板。有时候,盖勒特甚至觉得阿萝和自己相比,更加符合世人对于德国人的看法,严谨。

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太累了?盖勒特看着将消失柜从空间里面取出来放在墙角的阿萝,看着阿萝越发清瘦的身形和比起离开的时候少了几分血色的脸庞,心脏微微一疼。

这么多年了,除了父母,这是他少有的几次为谁心疼。

前几天他还在觉得自己是不是对于阿萝太纵容了,现在一看,他只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疼爱他不够宠溺他。看看格兰芬多那些调皮的孩子,听听斯莱特林那些在阿萝口中“挥霍时间”于玩乐的孩子,那才是小孩子真正的童年,即使是自己小时候,也一度喜欢骑在扫帚上面玩,哪里是像阿萝那样,才11岁就吃尽苦难,想着不是如何开开心心的玩乐生活,而是想着如何再看一个公司再多赚一点点钱,小小的年龄,就落了个血气不足手脚冰冷的一身病。

所以在阿萝终于觉得自己的房间里面多放了一个柜子又不会显得碍眼的时候,一扭头,看到盖勒特看着他在走神,但是眼睛里的心疼让阿萝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自己第一次看到盖勒特时的悸动,就像自己第一次在盖勒特怀里哭泣之后的心安神宁。

阿萝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知道有些多情的男人不靠谱却依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因为………………

因为他眼中只对自己一个人的疼惜。

因为那份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疼惜。

因为在所有人都在羡慕嫉妒恨于你的光鲜时,他就是那个会看到你背后付出辛苦的人。

阿萝扬起嘴角,他想起自己曾经的小心翼翼,曾经的易患易失,再想想现在自己娇纵霸道的性子,全都是盖勒特宠出来的。

“盖勒特!”退后两步,阿萝小步助跑,起跳,扑——————

“阿萝!!!”被小男孩成功压倒在床上的盖勒特还没有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就被小男孩勾着脖子送过来的亲吻给打消了:“盖勒特,以后我就可以往家跑不被发现了!!!”

当然,历史总是具有重复性的,在阿萝凑过去亲吻盖勒特脸颊的时候,因为某人的转头问题,阿萝的吻颊就成为了真真正正的接吻了。

阿萝傻眼了,黑生生的桃花眼睁得大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一片宝蓝色,一动不动石化了。

他他他这算是强吻占盖勒特便宜吗?经验全无的阿萝想着,因为惊讶,嘴巴也微微长着了。

不同于吓愣住了的阿萝,盖勒特还是清醒的。

自己家的宝贝儿果然在学校保护好了自己没有被人占便宜。盖勒特抱着和他一起互相呼吸着彼此之间的空气的阿萝,叹息一般的开口:“宝贝儿,你张着嘴是想让我亲吻你吗?”

“啊?”没有反应过来的阿萝嘴巴又张大一点。

果然,这孩子不明白他这个样子有多诱人。盖勒特想着,忽然觉得与其小兔子的初吻由其他人夺去便宜其他人,还不如他得了呢,也直接教教小家伙接吻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感觉着挨在自己嘴巴上,属于小家伙布丁一样柔软娇嫩的嘴唇,盖勒特伸手扣着阿萝的头,两张嘴巴紧紧的贴在一起。

兔子胆小易受惊,盖勒特的动作先是小心翼翼的用舌尖划过男孩的嘴唇,软软的,带着玫瑰和牛奶的味道,然后在反复舔咬轻吮一番后,粗糙的舌头划过淡红色的唇瓣,从缝隙间伸入了阿萝的嘴里,扫过牙齿,划过上颚,最后勾起男孩小小的舌头,又是一番纠缠。

阿萝从来没有这么接吻过,身体僵硬得很,甚至还带着瑟瑟的颤抖。在盖勒特不住的用大手掌在他后背上一遍一遍的抚摸像,这样阿萝的身体才缓缓地放松下来,缠绕攀附在盖勒特脖子上的手臂滑下,双手紧紧的抓住对方的衣襟。

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满满的水色,睁开的时候,盖勒特看到小孩子的眼睛,不同于之前的清醒冷静,而是水光氤氲的迷离而茫然,因为喘不上气呼吸不了,苍白的小脸泛起了艳丽的红艳,长长的眼睫一颤一颤的,上面沾着眼睛里的水汽,那样子诱人极了。

宝石蓝色泽的眼睛颜色更深了,他的手手指划入阿萝的头发里面,他的亲吻更加用力。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