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chapter65(1/2)

如果不是因为他穿越的这个身体的缘故,他说不定就和这个女孩一样,即使穿越,也会有疼爱自己的新父母,有温暖的家庭,只需要担心父母会不会在二战中受伤,毕业之后躲在美国,不去掺于凤凰社和食死徒之间的事情。

阿萝看着安宁,仿佛在看着世界上另一个自己。安静,弱小,懦弱,却坚韧顽强得在这个绝望的世界求生。只是自己因为自己身上的命运和遭遇而一步步的扭曲改变,而眼前这个女孩,还有着他记忆里,李青萝的特点。

李青萝,你不会寂寞了。阿萝对自己灵魂深处说,抱住怀里的女孩,卸下一直以来的面具,露出真实的表情。

在这个世界上,他知道的就有四个穿越者。自己,弗里茨,安宁和帕金森。后者那种游戏人生的态度直接让阿萝将她pass了,所以,他会选择和弗里茨,安宁,一起活下来。

安宁,就请你带着李青萝那一份,好好活着吧。

“傻姑娘,别哭了,我还准备2008年去北京看奥运会呢!”过了几分钟,阿萝放开安宁,柔声安慰。

“嗯,我也要去!我当初就只能在电视上看呢。”安宁擦擦眼泪,吸吸鼻子:“我上辈子的名字叫许晏齐,我爸姓许,我妈姓晏,我奶奶姓齐,所以我叫许晏齐,不过家人叫我安宁,希望我一生安宁。”

“李青萝。”阿萝笑了笑:“和神仙姐姐的老妈一样的名字。”

“啊?”安宁一愣。

“所以上辈子我被同学喊了好多年‘王语嫣她老妈’这样的外号。”阿萝坦然的开口:“所以你叫我阿萝好了。”

“你上辈子是女的?”安宁关心的重点显然和阿萝不一样。女穿男,这么杯具!

阿萝点点头。

安宁小小的同情一下这个老乡,然后板起脸,一本正经的开口:“阿萝,你在斯莱特林一定要小心啊,虽然我没有发现Tom.riddle,但是这七年你一定要小心啊。”

“不会有事的。”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阿萝心底一片柔软,柔和的开口:“他不会出现的。”

“我是认真的!”

阿萝并没有生气,而是温柔的笑了笑:“Tom.riddle长什么样子?”

“黑发,黑眸,脸色苍白………………”安宁忽然抬起头,震惊的看着阿萝,阿萝微微一笑:“我在孤儿院出生,3岁之前,名字叫Tom.riddle。”

“你穿越成,小魔王???”安宁算是明白了,不是他们这些穿越者把Tom蝴蝶没了,而是眼前这个妹子穿成之后改名了!

“嗯,我不改名改姓的话,别人很容易顺着找出我的身份血统的。”阿萝靠在安宁的肩上:“从我知道自己成为了Tom.riddle之后就一直都在计划思考。我想去拉文克劳,但是万一分院帽因为我的血统让我去斯莱特林呢?长了这样一张脸,万一被人相中推倒,安宁你别笑,我是认真的!”阿萝凶巴巴的瞪了不停笑的安宁,在小姑娘表示自己不笑之后,再轻轻的开口:“如果我在斯莱特林不小心暴露蛇腔佬怎么办?如果我被他们这些纯血推到前面成为所谓的傀儡怎么办?”

“安宁你知道吗?我原本,也只是一个又怕麻烦又怕累怕苦,胆小爱哭的女孩子啊,一觉醒来就………………”

安宁忽然明白了阿萝的苦。

他身不由己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从出生就没有了父母,只能在一群孤儿当中努力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害,被收养之后还要讨好新的家人,保证自己不会被送回孤儿院。

他知道自己的血统,在原身心中的荣耀,于他,就是可能会带来隐患的麻烦。匹夫无罪,怀璧其身。他必须要仔细的思考计划,小心翼翼的应对一切有可能会发生的未来。

他必须要将自己武装起来,让自己外表永远强大完美,然后将自己的害怕自己的绝望自己的狼狈自己的柔软,统统藏在心里,不让外人看出来。

他们是一样的人,所求的,不过是在这样的乱世里,谋求一条生路。

阿萝眨了眨眼睛,除了有一点红的眼圈,他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他坐直了身子,神情很认真:“安宁,不要暴露你的穿越者的身份。”

“这个当然了!”虽然剧情神马的,都被这个老乡蝴蝶没有了。魔王都没有了,救世主还会有吗?

“安塔利亚是个幼稚的玛丽苏,所以她这样的人是很容易暴露的。”阿萝冷笑着说:“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什么猎杀穿越者的人,但是凭那些人精,套她的话还是容易的。”

“人精?你是指斯莱特林的那些人吗?”安宁心脏猛地一跳。

“你以为为什么voldemort在后期的时候,手下全是亲世代的?”阿萝在婴儿时代天天太无聊,就将哈利波特从头到尾七部书反反复复想了几百遍,再小白也想得透透的:“他1944年毕业,在校的时候就创建食死徒的前身,为什么只有十年的恐怖时期?”

“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斯莱特林都知道他是混血,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斯莱特林都是经历家族精英教育长大的,一个个脑子狡猾的很,他们虽然对voldemort的话很心动,但是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怎么可能同意?”

“而到了亲世代的时候,亲世代的孩子都是听着volemort的名声长大的,自然对他崇拜无比,而长辈几乎都死得差不多了,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voldemort的血统。”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