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chapter67(1/2)

送去了黑雕,坐在座位上啃披萨的阿萝,看了一眼格兰芬多,不同于好像总是喜欢集体行动,安安静静的斯莱特林,格兰芬多似乎总是热闹得有些吵,而且一年级的学生也没有几个来的。会不会是第一天来学校,起不来床?

阿萝这么想,忽然想起,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会不会又赖床了?他这样想,于是在吃了一点早餐之后,他从书包里面翻了翻,掏出一个小盒子,熟练的放大,装了几块他觉得味道还算得上比较好吃一点的红豆小面包和巧克力核桃小蛋糕。阿尔弗雷德的嘴巴没有他挑剔,而且也没有那么喜欢德国菜(那是因为他听着德国菜就会想到他很讨厌的老男人盖勒特)和披萨,所以他还是装点小面包什么的吧。

第一堂课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变形课,他们进入教室的时候看到邓布利多教授已经早早到了。见他们进来,微笑示意。阿萝注意到他对自己微微笑了一下,也就露出可以称之为招牌的文雅礼貌的笑容。

大概是因为阿萝是一个混血的缘故,再加上今年的人数是单数,所以阿萝就落了单自己一个人坐着。在阿尔弗雷德和艾伦.韦斯莱不算迟到的跑入教室之后,阿尔弗雷德看了一下,自然无比的坐在阿萝旁边。

这实在是撼人得很。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各坐两侧,分界清楚的正中央的一列桌椅,却是坐着阿萝和阿尔弗雷德,一个斯莱特林和一个格兰芬多组成的一组。

感觉到来自斯莱特林的一道道刀子一般几乎能够杀人的目光和来自上面邓不利多毫不掩饰的诧异视线,阿萝自然无比的掏出早上装食物的盒子,塞给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自然无比的接过来,又自然无比的压着阿萝抱着脖子在他脸上蹭蹭,那样子,像极了金毛狗狗。

感觉到一道火热的视线落在他身上,阿萝微微侧头看过去,是安宁几乎绿了的(dan mei)狼眼。

太熟悉了,他自己到现在也经常性的看着两个帅哥在一起YY。小说描写太美好,只是现实太残酷,好在二战爆发之前的德国容克军团和雅利安大帅哥小帅哥小正太还没有被斯大林和希特勒灭了。而且虽然海德里希觉得希姆莱这个养鸡场主喜欢往党卫兵里面招揽“金发碧眼的笨蛋”,但是以海德里希为标准招来的全是养眼帅哥,这完全可以弥补一下阿萝上辈子被现实打败的猥琐心。

不过被自己的老乡YY………………第一次遇到这样经历的阿萝瞬间想摸摸自己的鼻子:YY他人多年,结果到头来被人YY。果然,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邓不利多的课很有意思。阿萝想,他不知道未来的麦格讲课如何,但是考虑到严肃刻板的人通常讲课也比较死板单一,阿萝还是觉得,阿不思.邓不利多幽默风趣的授课方式让人喜欢。

阿萝喜欢魔法,尤其是魔法比起物理化学什么的更让他感兴趣,而且实用性非常高。再加上盖勒特给他讲课一直都是侧重于实践,侧重于阿萝提出的问题,所以像现在这样按步就班的学习方法是从来没有的。

阿萝不得不说,这样的学习方式,让他有一种回归过去课堂的感觉。

天朝学子都知道,一个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是没有一句是废话的,每一句话里面都是有重点的。而当初在特工学校的时候,就更是如此。所以在邓不利多在讲台上面讲课的时候,格兰芬多这边一边看书一边走神,斯莱特林那边一边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一边让自己的姿态更加优雅的,走神。只有坐在正中央的两个孩子,一边听课一边飞快的刷刷刷记笔记,写字速度之快让人啧舌吃惊。

不同的是,阿尔弗雷德的重点记得的是邓不利多说的,而阿萝记得的有一半是自己根据邓不利多身上魔力的变化得来的分析和结论。虽然说阿萝从4岁起开始学习魔法,但是他当初全都是简单的能够使出来就OK,难得仔细思考,得出想法,再问盖勒特。就像上辈子所有的人都认为,难题会做了,简单的题就不在话下迎刃而解了。

许多同人上面说恶作剧其实都是最简单的黑魔法,对此阿萝表示不赞同。千年前的巫师忙于求生,根本就不会去想着恶作剧咒,所以这样的咒语,应该是后世研究出来的。至于所谓恶作剧咒是黑魔法………………

第一,黑魔法,是一切魔力都不可豁免魔咒的通称,而恶作剧是不属于这个范畴,被击中了还是可以救治的。

第二,说什么恶作剧咒稍稍改动之后就成为了黑魔法,现在任何一种魔咒改动之后都有可能是黑魔法,想想能够使出比死咒更加恐怖效果的家用魔咒就知道了。

所以,阿萝现在感兴趣的是,如果现在学习的变针咒如果改变某一个字母的发音什么的,出现的是刺猬还是针林?

阿萝现在的学习变形咒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瓶颈,在现在这些巫师眼中,阿萝的变形咒已经达到一个相当不错的高度,连阿尼玛格斯都学会了,再简单也都会了,也就可以出师了。

但是出师不代表可以为大师,阿萝的目标是像真正的具现化系一样无中生有的变化出东西来,而不仅仅只是将一个东西变成另一个东西。

所以说现在的阿萝,还是有的学的。

等到了邓不利多说实践的时候,阿萝还在刷刷刷的写着。等到邓不利多问他是否学会的时候,阿萝手指指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变成针的火柴。

银色的针,上面有着荆棘和蔷薇花围绕的花纹。

“非常出色,戴维斯先生。斯莱特林加5分。”

“谢谢教授。”阿萝终于记完,礼貌的向邓不利多道谢,没有斯莱特林混血的骄傲,也没有那些进入斯莱特林混血自以为迎合纯血而故作的姿态,黑色的眼睛依旧澄澈而冷静,而且每一个动作都是极自然的温润优雅,不会让人感到冒犯的柔和亲近,也不会让人感到冷淡的文静疏离,就算是最最讨厌斯莱特林的格兰芬多,也不会对他心生厌恶。

眼镜后面,邓布利多蓝色的眼睛闪了闪。

意料之中的,他注意到了阿萝这个学生。

想起之前少年柔弱的笑容,再看看眼前这个依旧带着斯莱特林的学生所不具备的文雅礼貌的病弱新生。再一回想起昨天分院时候分院帽的反应,他想,他对这个让人感觉很完美的孩子还是在心里面产生了一点点的介意。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