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chapter66(1/2)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在格林德沃庄园的时候,阿萝是不可能时时刻刻和盖勒特呆在一起的,有时候盖勒特忙于实验,有时候他忙于发展。阿萝呢,也不会闲着,学习,杀日本兵,熬制魔药。有时候两个人整整一个白天都看不到对方,但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想念得很。

盖勒特这一天,从阿萝穿过壁炉离开之后,盖勒特这心里面就一直有那么空空的。

做实验的时候,熬魔药的时候,盖勒特习惯性的抬起头看看小家伙,却发现阿萝坐在的那个地方,没有一个人。

“阿萝,别看书了,吃………………”推开门,看到的不是看书的少年,而是空荡荡无人的房间。

吃饭的时候,发现小羊排味道不错,叉起一块想递给一向不太喜欢羊肉但是阴寒体质适合吃的阿萝,却发现自己的旁边,并没有那个吃饭挑食的小兔子。

到了躺在床上睡觉的时间,洗洗刷刷之后穿着睡衣盖勒特发现,怀里空荡荡的自己失眠了。

这样的心情,阿萝也有,只是他当着海茵茨和阿尔弗雷德面前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眼神的恍惚也是瞬间就消失的。

直到现在,当他看到镜子对面熟悉的人时,心里面才安心下来。

习惯是什么?就是这样。朝夕相处的人忽然不见,任是谁都不可能立刻适应的,何况彼此又是付出精力心血的存在。养一只小猫小狗养五年都是会有感情的,何况对方是人,是五年来朝夕相伴耳鬓肆磨的存在?

“我想你。”阿萝小嘴巴动了动,用德语软糯糯的开口,虔诚而真挚。在其他人耳朵里面有些嗲的声音就像小猫搔痒一样,让盖勒特心疼得很。

自从当年他将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阿萝亲自抱回格林德沃庄园之后,他精心呵护的宝贝兔子什么时候这么委屈过?

“盖勒特,我很好。”阿萝乖巧的样子让对面的老魔王心疼+1。

“我有乖乖吃晚餐。”虽然少了点几乎都是甜食。只是老魔王心疼+2。他的小兔子嘴巴那么挑剔,英国菜那种全世界公认难吃的毒药料理,他的宝贝小兔子该有多委屈自己吃下去?

“………………”看着盖勒特宝蓝色的眼睛水汪汪一副心疼得无以附加的样子,阿萝咽下了“没有人欺负我,不过他们好像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的话,天知道他会脑补成什么样子。

只是阿萝不说话,盖勒特脑补更加厉害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了阿萝(除了你还有谁有那个本事)?是不是阿萝受了委屈不敢说(他是那样的人吗?他不夸大就不错了)?阿尔弗雷德那个死胖子怎么没有照顾好阿萝?果然死胖子靠不住!(阿尔弗雷德你走好,躺着也中枪的骚年)

“我真的一切都好,”阿萝笑容宁静而又带着让人信服的味道,只是在盖勒特炯炯的目光下,声音渐渐低下来:“我就是想你。明明自己长大了,明明现在可以通过镜子看到你,可是我就是好想你。”

盖勒特心里一阵柔软,随着小娃娃甜糯的娃娃音缓缓吐出单词语句,像极为细微的电流划过心头,带着酥酥麻麻的颤微:“我也想你。”

我也想你,我的宝贝小兔子。

五年的时光,不止是让你心中有我的位置,也让我同样将你放在心中,在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五年的时光,让生命里多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就像两棵植物,彼此纠缠一起的生长。又像一株绕着心脏生长的藤蔓,汲取着他的心血生长,生长得无法分开。

习惯,真的是如此折磨而又甜蜜的存在。

“宝贝,”盖勒特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属于宠溺呵护的心疼:“宝贝,乖,圣诞节就可以回来了。”

阿萝点点头,凑过去,孩子气十足的亲了一下镜子:“晚安吻。”

盖勒特也习惯了阿萝在自己面前只要不谈正事撒娇的时候就智商下降到正常孩子的水平,所以笑了笑:“晚安,早点睡。”

——————两个当事人没有意识到,阿萝的情况其实是属于典型的“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降低”………………

结束了对话之后,盖勒特失神的看着手里的双面镜,想了想,起身吩咐送来一个男孩过去。

那个圣徒知道自己家boss之前一直抱着阿萝小少爷睡觉,所以找来一个黑发黑眸的男孩子送过去。而盖勒特抱过那个男孩之后,心里反而更加空荡虚无了,他又将那个男孩推开了。

味道不对,气息不对,触感不对,各种不对………………

而另一边的阿萝则是抱着双面镜,紧紧的抱着,小小的身体蜷缩着。

不是他矫情,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英国的9月,竟是这么寒冷………………

盖勒特………………

这一夜,和远在德国的盖勒特翻来覆去怎么睡都睡不踏实一样,阿萝这一晚上睡得也不安稳,使了N个保暖咒甚至将冬天的棉衣盖在被子上面还是觉得冷的慌,虽然不做噩梦了,但是每每闭上眼睛满满的都是爬来爬去的伽椰子姐姐………………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