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chapter59(1/2)

看看阿尔弗雷德那个小胖子近似杀人一样的眼神,就知道阿萝没有对过第二个人这么撒娇过。

同样包括阿尔弗雷德.琼斯自己。

不过很快阿尔弗雷德就反击了,而盖勒特这才意识到,阿尔弗雷德.琼斯不愧是阿萝教养三年的,因为更让他愤怒的还在后面。当天晚上,阿尔弗雷德死活不肯放开阿萝,这引起阿萝的无奈一笑,和盖勒特酸溜溜的话:“是不敢一个人睡觉吧?果然是小孩子呀。”

阿尔弗雷德像小时候一样赖在阿萝身上,但是那种冷酷没有温度的眼神却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在阿萝看不见的角度,一大一小两个金发用眼神互相谋杀着彼此。然后,阿尔弗雷德咧嘴一笑,光明正大的对阿萝撒起娇来:“阿萝………………”

“好好好,晚上我陪你我陪你。”阿萝无奈的答应,这引起阿尔弗雷德对盖勒特露出挑衅的笑容。

这个臭小子果然是个讨厌的!盖勒特想,看阿尔弗雷德更加不顺眼了。

只是这时候阿萝忽然回过头看向盖勒特,目光平静得很:“阿尔还小,他怕黑。”

这一回,换成盖勒特笑了,阿尔弗雷德脸黑了。

因为和阿萝一起睡,所以阿尔弗雷德住的房间是阿萝之间的那个卧室。

除了和戴维斯家里一样的书桌和书架之间,阿萝在墙上挂上一副远东中国的字,字体洒脱自如,清瘦又不失苍劲风骨,一看就是比较有历史的古董。

阿尔弗雷德盯了半天,看向阿萝:“这个字怎么感觉和你的有点像?”

“那是因为我这几年一直在练这种字体。”

阿萝上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写的字特别难看。字如其人,为了不丢人,他也要有一手好字。

阿萝去中国的这么多次,也找了不少,那些讨好日本人的中国人除了金银珠宝之外还送一些风雅的古董字画,阿萝属于片叶不留的主,所以回来整理的时候他发现了这幅李煜的字,一眼就喜欢上了。

金错刀体,写大字如截竹木,作小字如聚针钉,笔力瘦劲而又铁骨铮铮,始创于南唐后主李煜。传说李煜用这种金错刀体写作,达到得心应手,变化莫测的地步。看墙上的字便知这传说是真是假。

坚持每天练一个小时的结果就是,阿萝的字体完全没有了女孩子的秀丽,也没有他外表的柔婉,而是带着金错刀体的风格,却又多了利刀一样杀伐果决的决绝锋利。

“我只有你了,阿萝。”

在两个人独处躺在一起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从身后抱着阿萝,声音低低的开口,脸贴在阿萝的后背上。

“怎么啦?”阿萝转过身,抱着阿尔弗雷德,揉揉那头金发,轻声开口。

阿萝没有穿上他的连体兔子装,那种衣服在盖勒特面前穿穿是卖萌,在阿尔弗雷德面前就是送给他笑话的把柄。

不知道为什么,阿萝在盖勒特面前可以下意识的年龄降低放松撒娇耍小脾气,但是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他却总是习惯像家人教育小孩子一样。

“我和卡罗叔叔现在已经………………”

阿萝没有说话,而是伸手环住了这个金发男孩,手掌下的身体肌肉结实,覆在自己腰上的手手指粗茧,是长期握枪持刀才会有的。

在他从盖勒特口中知道阿尔弗雷德那些叔叔伯伯表哥表弟一个个都“意外”身亡的时候,他就知道,阿尔弗雷德和他最亲近的叔叔卡罗.甘比诺,早晚会有一天对上。

因为他们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会成为老甘比诺的继承人。

阿萝不知道卡罗是如何看待阿尔弗雷德,看待这个同父同母的兄长唯一的孩子,但是他所知道的卡罗.甘比诺,是一个野心十足,冷血狡猾的黑道教父,但是自己怀里的孩子也不是病猫。

“阿尔,你记住。”抱紧金发男孩,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我一直站在你身边。”

虽说如此,但是阿萝失眠了。

看着旁边的男孩,阿萝眨了眨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很困,但是他就是睡不着!

给男孩加了一个静音咒,阿萝轻手轻脚的爬下床,一杯加上两滴无梦药水的热牛奶或许会比较好的。

只是阿萝发现,失眠的不仅仅只是自己一个人。看着同样找无梦药水的盖勒特,阿萝心里瞬间就软软的,暖暖的,他小步跑过去,起跳,我扑——————

鼻翼间满满的都是盖勒特身上的气味,让人放松让人心安的气息,就好像有他在自己身边,他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阿萝伸手挂在盖勒特的脖子上,闭上眼睛。

盖勒特接住阿萝,抱紧这个柔软的小兔子,低头吻了一下小孩儿的眼睛。。果然,没有了这种混着玫瑰香气的奶香味,他总是觉得缺少什么。

然后当天晚上,阿萝和盖勒特呼呼睡着了。

所以第二天的餐桌上面对一脸幽怨的阿尔弗雷德时,阿萝心里面莫名的有点心虚,有些愧疚。

“阿萝对哥哥照顾得真好!”盖勒特对阿萝说,他是黑魔王,随心所欲的黑魔王,既然自己不喜欢阿尔弗雷德对阿萝太亲热,那么就从阿萝这里下手好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