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chapter56(1/2)

不过阿萝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倒不是他不善于,而是不同于他在学习上的勤劳,他懒得去忙于这些,也不愿意浪费这个时间。

所以,在知道阿萝和希特勒的手下海德里希当了朋友之后,盖勒特实在是吃惊。就阿萝那脾气那性格,除了阿尔弗雷德.琼斯那个胖子之外居然还有人被人视为朋友?

在一番调查之后,盖勒特发现,海德里希这个年轻人和阿萝这个小鬼很像,尽管一个体育乐器万能(海德里希)一个体育乐器白痴(阿萝),但是在许多地方是一致的,心机狡猾,才华横溢,能力出众,做事又是冷静到冷血残酷,该心狠手辣的时候绝不手软,大概也就是这样吧,这两个相似却也都很孤寂的人,成为了朋友。

想想圣徒家的小孩子,和阿萝同龄的,没有一个小孩子能够和阿萝说得了话的。能够和阿萝说的了话的人,往往因为性格的问题而又说不到一起去。虽然盖勒特对于阿萝的世界里几乎只有自己这个事实情况很高兴,但是看到小兔子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眼睛里时不时闪过寂寞之色时心情也不太好受,所以尽管阿萝交好的人是一个麻瓜,盖勒特也没有阻止。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小家伙心里面,最重要的是那个东方的国家(虽然盖勒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阿萝会那么在乎那个与他毫无关系的国家),这是他比不了的(虽然他非常不甘心),但是在小家伙心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那个在美国的小胖子,其他人想在他心里留下痕迹,也很困难。

所以盖勒特不会担心,阿萝会为了那些人而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

“嗯。”阿萝点了点头。莫名的,他总是觉得盖勒特好像不太支持他自己创业发展,那样的感觉,好像盖勒特很希望自己完全依赖他似的。

这让阿萝很想笑,他觉得,盖勒特只不过是因为阿萝几乎从来没有依赖而有这样的想法,事实上如果阿萝真的成为了菟丝花式的人,盖勒特是第一个抛弃他的人。

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阿萝带着小礼物准时的拜访了海德里希。

托这几年阿萝坚持不懈的努力交好下,两个人关系非常好。当然,这和阿萝只要愿意就可以特别擅于赢得他人好感的特点,以及这货这几年来不止一次两次的和海德里希狼狈为奸设计策划出阴损招也有关系。

在一顿寒暄之后,阿萝开口:“莱茵哈德,我今年要去上学了。”

通过阿萝,海德里希对于巫师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了解。比如,11岁的小巫师需要去巫师学校上学。在许多人面前冷硬残酷的男人在这个少有在性格观点脾气相似,除了丽娜(海德里希的妻子)和父母之外唯一理解他懂得他的朋友面前,表情还是比较柔和的:“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今年九月份。”阿萝叹气,抬起头,水一样澄澈的目光看向对方明亮漂亮的蓝眼睛:“莱茵哈德,我需要你的帮助。”

阿萝之前在图哈切夫斯基案件当中出了手,他没有突兀的提出朱可夫的名字,事实上阿萝甚至连朱可夫的全名都不知道。

阿萝除了让海德里希小心苏联狡猾的支付假的金卢布之外,他还交给海德里希一份他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鼓动苏联平民大肆吹捧斯大林,说什么“一切反对斯大林的都是反党反人民反国家”的肉麻话,还放出信息,说什么“图哈切夫斯基是‘红色拿破仑’,拿破仑是什么身份?是皇帝。图哈切夫斯基有不臣之心想做皇帝”的栽赃话。

当初的海德里希不觉得阿萝这个计划靠得住,但是事实上证明,这个效果好的出奇。和斯大林当初一起打天下的将帅死的死,残的残,甚至还有一些资本阶级的人也被愤怒的群众杀的杀,烧的烧,俄国当年留下的东西也毁了七七八八。这样的情况让纳粹上面的人很高兴,也让得了好处的海德里希记得阿萝卖的好,也表示自己的不解。

阿萝表示:凭什么当初中国□□斗得经济文化落后了十年还死了一大堆人,而你们苏联老大哥却只是死了点将帅加一起不到一百人(好像是这样子的吧,不太精通苏联历史的阿萝心虚的想)?狡兔死,走狗烹,像宋太祖那样杯酒释兵权的人是少的,勾践明祖不可共富贵的那样还是多的。他就不相信性情刚烈多疑的斯大林会容忍!

——————阿萝绝不承认自己是因为上辈子自己曾祖父被批斗了而心怀怨念!

阿萝当时心有天真,也残忍无比的想:斗吧,他将整个欧洲搅得更加混乱,这样战后重建时间才会更长,消耗的精力才会更多。这样的话,在未来,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拉开的距离会更小吧。

而且有苏联的事件在前,相信十年□□的存在性会降低许多吧。阿萝抚着腕上的佛珠,姣美的小脸病弱中带着机具欺骗性的温柔悲悯。

“我想开工厂,需要廉价的劳动力。”阿萝诚实的说:“犹太人虽然是恶心的蝗虫,但是至少还有手脚可以给我干活。”

他筹划多年,精心准备的计划,终于可以拉开序幕。虽然历史上这个时候犹太人是被移民,但是在这个世界,犹太人没有驱逐出境而是进了提前几年的集中营,但是这不仅妨碍不到他,而且还可以让他多赚几年工资。

看着笑容像圣母像里面的圣母玛利亚一样悲天悯人的阿萝,海德里希却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是阿萝和他的老师盖勒特在希特勒的邀请下去第一次参观集中营的时候,一个10岁黑发黑眼的小男孩在一群金发碧眼高大修长的成年日耳曼男子当中显得特别的突兀。

当时就有人看不惯这个“靠脸蛋和身体‘爬上来’的英国小美人”,各种挑衅挤兑这个小孩子。比如海德里希的上司希姆莱。一向清楚阿萝这个熊孩子的战斗力的盖勒特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看着自己家的小鬼,而清楚阿萝不是吃素的海德里希也没有说话,至于其他人,像希特勒神马的对这个小孩子持有怀疑态度。

在被人挑衅的时候阿萝面部含着温柔文雅的笑容接过枪,漫不经心的一枪一个的将五个犹太人爆头点杀,那准头,那果断,那从容,那气场,直接hold住了全场!

然后这个惊艳全场的小男孩依旧唇角噙着柔软病弱的笑意放下枪,不疾不徐的拿起帕子细细的擦手。那副模样,就好像阿萝刚才不是在杀人,而是一个大病初愈的美丽小孩温柔的伸手摸摸小动物身上柔软的皮毛一样。眼前的画面,让人心里发冷的漠视生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