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chapter50(1/2)

心情不好,又不想开枪杀人的时候,怎么办?

吃东西。这是阿萝一贯的习惯。

于是,阿萝坐在了日本的大阪的一家章鱼烧的小店里,吃章鱼烧。

阿萝讨厌憎恨日本人,但是他喜欢日本漂亮的和服和美味的小吃却是不争的事实。

说来奇怪,阿萝这辈子的吃货本性在盖勒特的宠溺下越来越严重,吃的东西不多,但是嘴巴挑剔得很,但是通常他喜欢吃的东西都是好吃的,所以也就没有人会说什么。

不,或许也有人看在眼里心有不满,但是也只能说在心里,毕竟盖勒特对于阿萝的宠溺疼爱,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一个不会贪心自己权势,聪明懂事,漂亮讨喜的孩子,像儿女、学生、宠物一样的存在,他怎么就不能纵容几分?

所以阿萝很自然的回到格林德沃庄园一趟,临时学会几句日语“请帮我兑换成日元”、“请问章鱼烧怎么个价钱”之类的话并且记在纸上,然后拿着一个英日小词典在拉拉的帮助下去了大阪。

所以,就有了阿萝穿着合身的和服,坐在铺子上欢快的刷着辣酱和芥末酱吃着章鱼烧的一幕。

不是之前传言中的黑漆漆的袍子,也不是之前穿着的帅气装扮,而是一身漂亮的女式和服,粉白色的底,大片大片的粉色樱花图案,衬得过分白皙的小脸也有一丝粉扑扑的,最近这半年来留长的头发也在脑后梳成漂亮的发髻,还用一把珍珠小梳子和粉红色月季花绒花插着,额前的头发别一枚淡粉色的小夹子斜斜的别着,两鬓的碎发让阿萝冷硬的气质柔和下来,西方人深邃的轮廓也细腻温婉下来,小巧纤细的脚丫套着雪白的袜套和木屐,不点朱而嫣红的唇上沾着章鱼烧的酱汁,看起来萌极了。

“这是帕子。”老板娘温婉的开口,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角。

阿萝眨了眨眼睛,用帕子擦了擦,果然,帕子上有酱汁。

阿萝抬起头露出带着谢意的笑容,只是笑容渐渐地淡了。他看着温柔笑容的老板娘,又看着外面的人,那些也是百姓,也是和中国老百姓一样的无辜人,他想起二战之后的日本,并不比战后的德国好到哪里去。阿萝心里忽然出现一丝迷茫,他是恨日本人不假,但是,他真的能够像杀死日本士兵那样,坦然的去屠杀他们吗?

二战时期的日本和德国都是侵略其他国家的战败国,但是为什么后世的评价不一样呢?因为德国战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而日本不仅没有而且还否认错误。因为德国没有侵略中国,因为德国陆军口碑好,没有烧杀淫掳没有对姑娘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而日本人,相信那一声声“花姑娘”足以让人闻之不忘。

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阿萝不讨厌德国人而憎恨日本人的原因。

阿萝之前还想过,要不要整一瓶子毒药扔日本周围的海域里,还YY过要不要围观一个生化危机版的日本丧尸。

但是阿萝想到中国的老百姓,再看看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想,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那么他和被自己视为禽兽的日本兵,有什么区别?

可是什么都不做,阿萝始终是不甘心的。

肿么办?难道真的什么都不做吗?阿萝小口小口咬着烧烤味的章鱼烧,心里面不停想着。

他想阻止德国和日本的联手,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想拍死小日本这一个国的矮子………………

等等,矮子?

阿萝欢快的咬了一口海苔味的,他想出来了。

二战期间的日本人个子矮小的可以和中国未成年的孩子一样高,但是为什么在战后却长得那么高?

想起后世关于日本人运中国人去给日本女人配,种的传闻,阿萝在幻术遮掩下露出恻阴阴的笑容,放下钱,阿萝施施然的离开,回去。

拿出高中写作文大学写论文的架势,阿萝搬出几本砖头书,洋洋洒洒的写着。阿萝一直在写着,在晚餐前写着,晚餐时写着,晚餐后继续写着。最后在睡觉之前,终于写完了。

从忘我的过程当中结束之后,阿萝松了一口气,只是一抬起头,却看到盖勒特有些诡异的眼神。

“盖勒特?”阿萝开口,一站起身的那一瞬间阿萝眼前一片漆黑,因为连续几个小时不停的看书写字不吃不喝,头晕目眩的他差点摔在地上。

“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不能够好好照顾自己吗?”盖勒特伸手抱着阿萝,无奈的说。

阿萝双手挂在盖勒特的脖子上,头靠在他肩上,闭着眼睛几秒钟之后才缓了过来,眼前的漆黑恢复了正常的色彩。

“我不是小孩子,我有好好的。”阿萝小声说着,脸靠在盖勒特的脸上。他今天一天,早上从法国一路飞路粉的回来,打了半天的靶子,又去了中国杀了不少日本兵,跑了一趟日本,中午没有怎么吃,下午只是吃了一点章鱼烧,可以说,这一天阿萝一直没有休息。

阿萝的身手出色,枪技绝伦,甚至可以说阿萝除了乐器无能,恐高无比之外,他的能力真的是相当出色。

但是与他强大能力相反的是,他孱弱多病的体质。低血糖、低血压、贫血、各器官因为当年的事情到现在一直不好。所以不能饿着,不能冷着………………娇嫩得就像一朵玫瑰花一样,必须要人呵护照顾。

尽管时间已经到了睡觉时间,但是盖勒特没有立刻抱着阿萝去洗漱泡澡,而是让阿萝喝下一杯甜牛奶,吃了一小块奶酪和面包。不是阿萝不想吃肉,比起法国菜,他还是更喜欢德国菜,特别喜欢德国的肉肠,吃了几天的法国菜,他现在特别想吃沾辣椒和德国芥末的肉肠,只是睡觉之前不适合吃不易消化的东西,所以连奶酪都是涂在面包上吃的。

吃了一点东西之后,阿萝状态恢复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日本和服,这让他不由得窘了起来。

“很漂亮。”盖勒特看着阿萝的衣着:“不过这似乎是女子的服装。”其实他是从阿萝的发型看出来的。

“啊,今天去日本穿着的。”阿萝把头发上的装饰统统拿下来,头发披散下来。然后坦然的在盖勒特面前解开腰带脱下和服,穿着白色的中衣去了浴室。

美人宽衣解带总是带着说不出的风情香艳,可是偏偏到了这两个人身上却是让人想不到这些。阿萝是因为脱习惯了,再加上不解风情。而解风情的盖勒特也是习惯了,他连阿萝脱光光的样子都见了不知道多少次,脱个衣服而已,他当然不会投放更多的注意。事实上,盖勒特更好奇阿萝洋洋洒洒写了这么长时间的是什么。

“这是什么?”

“我准备寄给国际日报发表的。”

哈?!

盖勒特在阿萝写完去洗漱泡澡的时候拿起来看。写的是日本人拿中国人和朝鲜人运到日本给日本女人入种的事情,其语言之尖酸刻薄,实在是具有斯莱特林之风。在后面评论此事时,阿萝讽刺十足的说什么种族劣等是天生的,不过孟德尔通过他的遗传实验告诉了我们杂交还是有希望可以改变种族未来基因的。不过如果为了下一代的身高,选择白种人黑种人效果会更好,如果为了下一代的智商,可以选择犹太人,然后阿萝还“温柔”的建议那些高大俊美的欧美男人出门旅游工作什么的都不要选择去日本,免得失了贞操被拉去配种,X尽人亡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死法。

盖勒特目光无奈的看向浴室,日本人怎么得罪这小兔子了?这话说的太毒了。而且………………

孟德尔遗传实验?杂交?想到现在越来越少越来越低出生率的纯血,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关注一下。

阿萝躺在浴缸里面微笑。关于这个事情,他并不知道是真是假,是真实发生还是后人杜撰,这都不主要了。无风不起浪,不管是真是假,日本政府看到这个新闻都会有所反应,这完全可以说是狡辩或掩饰。一旦希特勒看到了,厌恨犹太人不喜欢黑人,倡导雅利安人最优秀的他,可能会看得上为了下一代而和其他种族□□的日本大和民族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