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chapter47(1/2)

雪下了几分钟之后就停了下来,阿萝站起身,但是站得太狠,所以眼前一黑,再加上蹲时间长了腿一麻,他直接身体后仰倒在地上。

眼前的画面渐渐的清晰开,阿萝仰望着自己正上方的天空,漆黑,深邃,繁星闪烁。

阿萝忽然想起上辈子在老师压迫下背的古诗文。

寄孵蚴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苏公的话,在此时此刻描写心情,实在是精确得很。

不过更加精确的是,阿萝回去之后就发烧了。

所以盖勒特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早已经喝了魔药裹成毛毛虫的阿萝.毛虫君。

然后将毛毛虫打开,盖勒特钻进被窝,抱着阿萝。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睡姿实在是默契。阿萝睡觉喜欢蜷着,盖勒特睡姿不好,喜欢抱着东西睡,所以阿萝被盖勒特抱着睡,样子实在是和谐。

圣诞节节后没有几天,就是阿萝的生日。

阿萝两辈子都比生日没有什么感觉,上辈子的生日永远都是考试的后一天,所以考完试之后往往一睡睡到自然饿醒,生日就这么在睡觉中过了一半,而后一半时间则是在父母上班的时候扒拉两口饭后打游戏看小说中度过。而这辈子,阿萝对生日依旧不怎么太重视,顶多是少看几个小时的书,买个批萨买个蛋糕凑合一下,顺便从阿尔弗雷德那里敲礼物。

所以这一天早上盖勒特对阿萝说的第一句话是“生日快乐”时,阿萝表情空白了一分钟后,“啊”了一下。

盖勒特:“………………”

阿萝眨了眨眼睛:“生日啊………………有礼物收没?”

盖勒特确定自己手有点痒,想打人。

费德勒爷爷送给阿萝的是个可以提醒他时间的矢车菊形的闹钟(德国人没有“闹钟送终”这个忌讳),拉拉的是一份黑森林蛋糕,盖勒特的礼物倒是特别,阿萝拆开礼物盒子之后看着一个一个漂亮的平安扣挂坠。

打磨圆润的祖母绿是清澈宁静的碧色,中间圆圆的内圈是镶嵌着小兔子形状的铂金,眼睛是红宝石嵌着的,然后由一条细细的链子穿着。

阿萝摸着平安扣表面,上面并不光滑,而是正面刻着意思为守护的魔文,背面刻着“G.G.送予A.D.”。

阿萝眨了眨眼睛,表情怪异的看向盖勒特。盖勒特被看得有一点毛毛的:“怎么?”

“老师,你确定这个是,送我的?”阿萝目光落在背面,语气带着一丝犹豫:“A.D.………………不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缩写吗?”别怪阿萝,他条件反射就会想到这个人。

“阿萝少爷,阿萝.戴维斯的缩写也是A.D.。”费德勒看到自己家盖勒特大人漆黑漆黑的脸色,小声提醒一句。

阿萝眨了眨眼睛,生怕盖勒特反悔似的迅速攥在自己的手里,然后露出讨好的笑容:“老师,你的礼物好漂亮,我好喜欢。”

湿漉漉的大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偶错了原谅偶吧原谅偶吧”,小手拉拉盖勒特的袖子,那样子,让人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对他生起来气的。

盖勒特也不例外的,一肚子气消了。

一旁围观的费德勒一副神马都没有看到的样子,好像没有看到自己家boss被一个小孩子吃的死死的。

——————今天天气不错,呵呵。

“好好戴着。”作为一个黑魔王,盖勒特表示自己不屑于和一个小破孩计较(你确定不是舍不得?),而是俯下身,将吊坠从阿萝手中拿出来,仔细的戴在阿萝的脖子上,碧色的吊坠垂在阿萝雪白纤细的锁骨下面,显得更加翠□□滴。

“这是防护用的炼金术做的?”阿萝摸摸吊坠,成色那么好,不便宜欸!(典型的小市民思想)

“你平时不是因为自己琢磨精神技能而头疼吗?祖母绿有舒缓的效果。”盖勒特对此一直有点莫名的愧疚,自己说是要做阿萝的老师,结果事实上自己很不称职,也并没有教多少,大多数都是阿萝自己自学的,而精神方面的技能,他更是知之甚少,以至于只能阿萝自己一个人一点一点的摸索。

想到阿萝经常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度而头疼的样子,这也就是促使盖勒特做了这个吊坠的原因。

阿萝摸着这个非常有斯莱特林风格(华美,精致,银色,绿色)的吊坠,心里暖暖的,他扬起笑容,一手扯着盖勒特的袖子,一边跳起来在盖勒特脸上不要钱的印上了香吻一枚:“最喜欢盖勒特了!”

盖勒特索性抱着这个谈不上老实的孩子,吻了一个阿萝娇嫩的小脸:“喜欢就好。”

围观的费德勒垂下头,眼观鼻,鼻观口:克莱德曼老爷,海伦娜夫人,再过十年,格林德沃家族说不定就会有新生儿了!

看看盖勒特大人和他未来的小媳妇阿萝少爷,他们多么恩爱!

——————顺便提一句,费德勒还以为盖勒特甩了邓布利多,玩童养媳养成游戏。(请看36章)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