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chapter45(1/2)

时间转换器不是什么好东西,使用时间转换器的人一生的时间是不会增强,而是未来的时间会越来越短,不过是饮鸠止咳的行为罢了。

盖勒特不明白,为什么阿萝那个孩子明明这一切,却还是固执的选择这么一条路。

如果盖勒特知道未来欧洲的发展,他也许就明白。但是他不知道,所以阿萝的行为在他的眼里,是做傻事。

而作为一个好老师,他应该阻止。

作为一个好监护人,他更该阻止。

所以,他将之前准备的测试难度提高了三倍………………

不过盖勒特太小看了阿萝的决心,在看到小孩子以佛挡杀佛魔挡杀魔,如携涛天骇浪之势进入测试的训练场地时,做他对手的圣徒快哭了,他可是亲眼目睹阿萝这熊孩子坑人的目击者啊………………

考试之前,阿萝最后确定一下,防止盖勒特出后招:“老师,如果我通过了,我真的可以得到更多训练和一个时间转换器吗?”

围观的圣徒表示各种诧异不解,他们普遍以为这次测试是阿萝小朋友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为了给自己争取休息时间(所有圣徒都以为阿萝小孩子需要学习那么多是盖勒特要求的,所以话说黑魔王盖勒特压榨其他人去工作的形象深入人心啊!)。

盖勒特真心想哭,真心拿这孩子没招,为什么别人家的老师是督促孩子学习,等到了他这边是没出息的拖着孩子后腿少学习呢?偏偏看着那孩子学习时一副没有多少时间的紧绷急迫的架势他还说不出拒绝的话。

当个老师太痛苦了,教完这破孩子他这辈子都不教人了!!!

老子是黑魔王,不是职业保父!!!

——————盖勒特不知道,他将来会在痛并且快乐当中,教导一个又一个和阿萝一样无师自通天生就擅长折腾他的熊孩子………………

得到彩头之后,阿萝那气势蹭蹭蹭的上涨起来,不仅是他对面的苦逼圣徒,其他人也都觉得,如果对面不是那个圣徒而是一只喷火巨龙的话,阿萝这熊孩子也会高举屠龙刀冲上去。

“但是不许用异能,只能用魔咒!”盖勒特加上一句。开玩笑,阿萝小崽子的异能他是知道。3,4岁时候的雷击轰炸就干倒一圈的成人巫师,而他的幻术………………自从这孩子学会如何控制时不时将人拉入幻境的能力之后,盖勒特一直就觉得阿萝这个熊孩子的危险指数upupup上升到红灯尖叫的地步,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幻术能力达到什么程度,所以不放心啊………………

想想吧,阿萝小兔子一副萌萌无辜的纯洁表情,然后一出手就是凶残无比的一个雷球下去就game over,一个幻术就可以全场KO赢,太作弊了。

——————话说这个凶残腹黑爱记仇的孩子的阿尼玛格斯怎么会是兔子那种娇嫩柔弱的小生物呢?这不科学!瞧瞧那个第一次向他挑衅结果被“清泉如水”杀死的苦逼圣徒娃子吧,即使从那之后一直绕着阿萝走,那接二连三的倒霉被袭击出小意外堪比被厄运女神给强吻了的悲催程度………………阿萝你就是再歪着头表情再无辜卖萌笑容再纯良天真事实上再没有找到证据也没有人相信这一切与你无关啊!!!

盖勒特.格林德沃!!!

倒不是阿萝妄自菲薄轻视自己看不起自己,只是,你看看阿萝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孩子,再看看对面人高马大40多岁的大人,想想两个人之间的武力值差距和经验值,没有雷和精神技能两个外挂,那就分明成了一个游戏里10级的新人和70级老手之间的差距,毫无胜算。

但是,这辈子不会有人将自己捧着在手心里要什么给什么的阿萝更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想要就去争。

在孤儿院要靠争,在现在,也要去争!

阿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于是他撇撇嘴,看向对手,露出一个很温柔很灿烂却也让对方很是做了N天噩梦的笑容。

形容此笑容,用一个专业词语就是:鬼畜………………

在鞠躬行礼之后,阿萝先发制人的抬手甩了一个堪比闪光弹的荧光咒,然后借机使了“绝”闪开原地——————盖勒特是说不能用异能,可是没说不能用魔力技能(念)哦!

然后阿萝手上附着切割咒朝着对方拿魔杖的右臂甩过,却被对方狡猾的闪开,仅仅只是划破衣服,阿萝躲开对方的魔咒,扔了一个飞鸟咒——————这个咒语魔力消耗比障碍咒少,却容易混淆视听。

阿萝的魔力是不弱,但是和实力在顶峰时期的纯血比起来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阿萝知道自己的弱势,所以他选择自己的优势,就是灵活。

课班出身的巫师有一个奇怪的固定思维,至少阿萝在hp原著里面是发现了这一点,还就是战斗的时候只会用战斗咒语。

而对于阿萝而言,黑魔法也好白魔法也好,家用魔法也好战斗魔法也好,能够让他达到目地的才是好咒语。

所以,围观的圣徒表示,他们算是见识到一场别开生面挑战思维的决斗。

空气中的尘埃变成飞针,脚下被施了滑溜溜的油腻咒,而前面几米的土地变成钉子(一失足就毁容啊),时不时容易将人绊倒的流水“绳子”,甚至阿萝在躲闪不过的时候瞬间变成兔子躲过咒语后再瞬间变回人形………………

在阿萝觉得自己的魔力不够多的时候,他一甩甩出自己的魔杖,像拿着机关枪一样扫射出来石化咒,做最后一搏。

速度,魔力,经验,终始阿萝再走巧,这场不公平的比赛,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被石化的阿萝,输给了一身血的圣徒威廉.卡德莱茨。

输了………………

阿萝死死的咬着牙,眼睛里的不可置信太过清晰。

他居然输了。

他不甘心。

是的,他反应不如,魔力不如,经验也匮乏,但是他真的尽力了。

是的,他都是在走巧,但是他又不是莽夫,怎会做出鸡蛋碰石头的傻事?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