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chapter28(1 / 2)

他生气阿萝,倒不如是生自己的气,生圣徒的气。

扩大圣徒在英国的影响和实力,尤其是真正明白麻瓜的真正实力,真正意识到巫师和麻瓜之间的区别不同,这些事情,应该是他们这些大人做的,而不是应该靠一个应该被捧护在掌心喜乐安宁长大的孩子用鲜血和自我牺牲的代价换来的。

历史上有许多事情都是这样,单单只是依靠苍白的语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让人亲眼直视那淋漓的鲜血,目睹绝望和死亡,才能够真正的刺激到心里。

于是,不后悔的阿萝从英国的医院转移到了德国的格林德沃庄园里。

阿萝的情况,很严重。

他身上的伤疤,哪怕是失去削掉的皮肤都不是问题,几瓶魔药就可以解决。

但是真正严重的,是阿萝的内脏器官都出现了问题发生衰竭。是阿萝的魔力也出现了阻塞的严重问题,精神上面也出现了堪比连续中了三十八个连环钻心咒之后的情况,额,除了人还没有精神崩溃成为了疯子。

不知道灌了多少魔药,阿萝的身体终于停止了恶化。

至于阿萝身体接下来的调养治疗问题,盖勒特的好友兼专属医师克里斯蒂安.海德里希表示,魔药已经没有办法,只能依靠平时的食疗来一点一点调理了。

阿萝很乖很乖的点点头,一副“我是遵听医嘱的乖宝宝”的好孩子模样。

克里斯蒂安一张几乎一直保持严肃表情的脸上柔和了几分。当初盖勒特拉着他一起去救小孩的时候,他真的不敢相信会有人丧尽天良到对这么一个年幼的孩子如此残忍。尤其是看到那几个被同样手段折磨疯了的成年巫师,他以为这个孩子也会崩溃。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孩子没有因为这些产生毁灭世界的想法,也没有一醒来就想要自杀,他一直都是很乖很听话的样子,安静乖巧到沉闷的模样让他严重怀疑盖勒特是怎么选择这样一个和他气场不合的孩子做学徒。

“你不恨吗?”看着这个比自己儿子还要小两个月的孩子,克里斯蒂安有点担心这个孩子会不会像麻瓜书写的那样得了心理疾病。

“他们都死了,而且仇恨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阿萝在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开口说话:“而且。是我自己太弱小了。”

是你太弱了,所以才保护不了一切,保护不了自己,阿萝这样对自己说。

“所以与其做将精力浪费在怨恨死人身上的无用功,还是想办法提高实力比较合适。”

克里斯蒂安:“………………”-_-

是他自己太out了?还是现在的小孩子太早熟了?

为什么他家那个6岁的娃娃现在还成天黏着他的妈妈撒娇,有时候遇到错误还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呢?

果然!孩子都是别人家的最出色了。

不过,是他想的太天真了。

阿萝可能不会报复吗?当然不会!

他要活下来,他也要报复。

杀光麻瓜?不说他上辈子是麻瓜,单单是看人数比例就知道了,而且麻瓜都杀光了,谁去给他打工?

所以,他不仅不会成为Voldemort那样意图将麻瓜杀光的蠢货,他还要和麻瓜他们合作建立公司,他要建立像《最终幻想7》里面的神罗公司一样,代替政府统治全世界。他还要麻瓜为他工作,为他服务。

他要将麻瓜真正的踩在脚底下,踩入尘埃里,永世不得翻身。

好吧,简单说,他准备要报复社会了。

阿萝在床上挺尸躺了好几天之后,在知道自己终于可以下地走的时候,他果断从床上爬起来。

泛着病态青色的苍白脚丫在踩在高级的驼绒地毯上的那一刻,阿萝腿脚颤抖发软的摊在地毯上。好在地毯非常柔软,没有摔痛他。

我不是废物。阿萝对自己喃喃道。

我不是废物。阿萝一边对自己说,拒绝了旁边家养小精灵的帮助,一边双手无力的拽着身边的东西,一点一点的靠着自己的力量从新站了起来。然后阿萝扶着墙缓慢的走入浴室。

阿萝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脏兮兮的快发臭的身体仔仔细细的又搓又洗,好在,新生不久的皮肤很娇嫩,也谈不上多么污秽,不过是心里作用,阿萝还是洗了好几遍。

也许是洗了澡的缘故,阿萝觉得自己身上也多了几分力气,他从架子上拽下一条干净崭新的浴巾裹在自己身上。

站起身走到镜子前面的阿萝拉开身上的浴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呆住了。原先浓密漆黑的头发变得稀疏枯黄,连眉毛眼睫也掉得干干净净,而这几年长出肉肉的脸惨白枯瘦成一把骨头,连长出那一星半点,连原本长出一点肌肉的身体,也肌肉萎缩瘦骨如柴。他看着镜子里鬼一样的自己,蹲下身,紧紧的抱住自己。

阿尔弗雷德已经不在了,以后的时光,他只有靠自己。

悲伤了一会儿之后,阿萝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镜子里自己的鬼样,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点漆一样的瞳孔猛地收紧!

镜子里,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阿萝”目光对着他,露出甜美如玫瑰花蜜一样的笑容。

不,也不能说是一样,现在的阿萝在喝了一堆魔药之后至少有一副人相,而镜子里的“阿萝”,看起来像极了那些日子在镜子里目睹到的自己: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身体体无完肤伤痕交错。

而且最重要的是,“阿萝”的身后不是和阿萝身后一样的水汽缭绕的浴池,而是飘落尘雾的地方,背景是黑红的颜色,阿萝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地方,上辈子也没有没有过。

幻觉吗?阿萝微微眯起眼睛,看到了镜子里的他微微歪着头,像被钉十字时的模样张开手臂,嘴巴一开一合,阿萝听到自己永远都不会发出的甜腻声音:“看,我在燃烧。”然后,阿萝看着“阿萝”身上像《寂静岭》里的黑暗体阿蕾莎一样手臂燃烧起来,然后阿萝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臂上出现烧灼的剧痛!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