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chapter23(1/2)

阿萝的打算很简单。死咒需要的魔力太多,一不小心,轻则魔力耗尽,重则身体承受不了魔核破裂。但是以目前的状态来看,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好情况。

所以阿萝的打算,是在这个男人靠近的时候一个石化咒,然后悬浮到屋顶,撤咒,摔成碎渣渣。

这样一来,不会惊动屋外的人,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也不会出现多少血腥。阿萝不管之前做了多少的心理准备,他还是没有多少勇气去直视鲜血淋漓。所以,明知这是掩耳盗铃,阿萝还是心怀逃避地想要自欺欺人。

计划是不错的,但是阿萝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犯了几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所以计划要根据变化的改变而改变。

第二,在计划什么的时候,重点要考虑到人心。

第三,逃避是没有用的,你越是想要逃避的,你越是会直面。

第四,永远都没有最完美的计划,只有最无限接近完美的计划。

第四,现实永远都不会是你的计划。

意料之中的是,那个男人的目标貌似只是阿萝一个人。

意料之外的是,阿尔弗雷德这个家伙没有忍住,在那个人伸手碰阿萝的脸的时候,忍不住了。

因为装睡见到那个男人爪子伸向的是靠在自己怀里的阿萝时,阿尔弗雷德hold不住了。

“丑流氓!”阿尔弗雷德的小拳头在“凝”的作用下准确无误的砸在对方的鼻子上。

阿萝见阿尔弗雷德一声不吭的不按常理出牌,得,他在门口甩了一个静音咒,防止屋子里的声音传到外面。然后一道清水咒化作绳子将那个男人狠狠的绊了一下,然后刚刚因为人小身短力气弱而有一点落下风的阿尔弗雷德默契无比的又一拳砸在他眼睛上。

那个被连连揍了几下的男人,怒了。

“嘭!”

“阿尔!”

阿萝瞠目,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畜生一枪击中了阿尔弗雷德的小腿。说起来也许矫情,也许会觉得“心脏不跳动的是死人”,但是那一瞬间,心脏似乎真的能够一下子升到嗓子眼,因为喉咙太细出不去(………………)卡在喉咙处停止了跳动,大脑也顿时间空白了一下。

阿萝不是没有摸过枪,自从他来到这个家之后连玩的游戏都是枪支组装,但是他没有开过枪,更没有亲眼看到开枪!

上辈子,看那些电影上面漂亮的香港女警开枪的飒爽英姿,见战争片里声势浩大的枪杀,但是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

阿萝发誓,他活了这么大,两辈子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过!

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不得生吞活剥让他碎尸万段。

也除了没有这么杀心上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活烹凌迟。

阿萝扑过去抱住阿尔弗雷德,看向那个男人的黑色眼睛在充满怨恨的同时,变成了血液一样猩红艳丽的颜色。他甚至不需要使用魔杖,暴走的魔力不仅让静音咒消失,更是直接击飞那个人。大概是因为措手不及。他手里的枪掉在地上,阿萝想都没有想,一把抄起枪,一枪击中他的大腿!

“啊啊啊啊!!!”

大概是男人的尖叫声音的缘故,外面的脚步声响起。阿萝用上了“凝”跑到门口。抬手,在又一个劫匪进来的那一刻又开一枪,一枪爆头!

那一枪开的实在是太干脆利落了,崩开的头颅,飞溅的脑浆,猩红的血液,甚至溅到了阿萝的身上,落在阿萝的脸上。阿萝红色的眼睛渐渐的恢复了黑色,他手指止不住的发抖。

他杀人了。

他杀人了。

“你,你杀人了!”

奥赖恩的声音颤颤的响起,他才5岁,虽然是纯血,但是魔力运用的还不如阿尔弗雷德,魔力多少更是不如从出生就开始锻炼的阿萝,所以他只能瑟缩在安全的角落里,尽可能的不去妨碍到阿尔弗雷德和阿萝。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眼睁睁的看到了阿萝魔力暴走,持枪杀人的每一个细节,他都是看的清清楚楚。

麻瓜好可怕………………

那个叫做枪的武器好可怕………………

好可怕………………

不过他的声音倒是唤醒了阿萝的神志。阿萝眨了眨眼睛,溅落在额头上的血液滑下落入他眼睛里,弄得他的视线里面一片血红。他颤抖的抬手抹去脸上的脑浆和血液,没有注意到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已经站起来,狰狞的扑了过来。

“小,小心!!!”

“兹啦,兹啦。”

“啊!!!”

蓝色的电火花在阿萝的手上鸣叫,阿萝刚才的那一刻,手掌上面覆着电流,五指成刃,直接穿透了那个男人的心脏。

电弧渐渐的消失,阿萝大口大口喘着气,一把抽回手掌,推开身上的死尸爬起来,却全身无力的摊在那里,就好像他所有的勇气和力量都在刚才那一刻耗尽。

他杀死了一个人。他,本来连杀鸡宰鱼都不太敢的人,居然杀人了。阿萝意识迟钝地思索着。

杀人了!我没有犯谋杀罪,是他们先做的坏事,我是正当防卫。对,是正当防卫。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