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chapter14(1/2)

阿萝和自己的亲生父亲,隔着燃烧着的房子,彼此对望。

那是他的父亲,老Tom。

之前的时候,哪怕是前一刻呆在冈特家里的时候,阿萝都可以自信无比的说,他心里面的父母一直都不在世界,而是在那个21世纪的世界,他不会在乎老Tom是不是喜欢他,梅洛普怀了十个月,耗尽了所有的生机生下他,与他,有生恩,他不能不在乎。而老Tom,那只不过是提供了一颗精,子的陌生人而已。

但是这些话,不过是没有真正亲身经历过的狂妄,所以才会自信,不,自负无比的泛泛其谈着空话,但是只有在你亲自面对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有些事情是你无力控制,比如感情,比如流淌在皮肤底下,共同的血脉。

父亲,那是他的父亲。

阿萝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这位有一半共同血液的父亲,有些憔悴,有些削瘦,他看着自己,相同的黑眸里面有着怔然。

阿萝忽然很想开口问一下: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抛弃扔在伦敦的梅洛普吗?

“Tom!”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阿萝望过去,看到一个黑发蓝眸的女子侧起着马过来,那高高挺起的肚子,直接刺痛了他的眼睛,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如冰封一样,瞬间没有了所有的表情。

仿佛一把刀,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一下一下的在他心里划了一下又一下,再狠狠的撕扯伤口让它裂得更大,疼得让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也仿佛有人端起一盆满满的都是碎冰的冰水,没有一丝一毫犹豫的泼在你滚热滚热的心脏上,刺激得心脏紧紧收着。

之前那一瞬间的温暖,再度寒冷起来。

合拢的缺口早已打开,交融的骨血生生抽离。

其实血一直都是在流着的,从开始到现在,未曾停止。

只是疼痛到了极至,就不再疼痛了。

因为麻木,所以不会再疼痛了。

阿萝同时也觉得自己刚才傻透了,这个男人就TMD是一个人渣,嫖了他妈之后又不知道嫖了多少女人。对这样的人报以希望期待他有反应?见鬼去吧!

够了!他不会再相信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在这个身体的亲戚上面得到一丝一毫的爱,他也不会再在这些人身上付出一丝一毫的感情。

上帝造了亚当和夏娃,蛇诱惑他们吃下了禁忌的果实,从此蛇被视为邪恶。而现在,阿萝感觉到有一条蛇从自己的心里爬出来,嘶嘶的吐芯。

“梅洛普五年前,难产,去世了。”阿萝忽然露出微笑,开口的声音很甜美很温柔,但是里面蕴含的感情却是冰冷怨毒的:“那个傻瓜啊,以后永远,永远都不会再纠缠你了。现在,你满意了?”

不会再有人像那个傻女人一样傻傻的爱你,也不会有人像那个傻女人一样傻傻的为了对你的爱付出一切。

阿萝觉得嫁衣里面的台词特别的符合自己现在想诅咒人的心情:但愿你抚摸的女人流血不停,但愿你抚摸的女人正在腐烂。

“你是谁?”老Tom喘息着开口:“你是不是我的孩子?是不是我和她的孩子?”

“你不是抛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了吗?”阿萝柔柔一笑:“所以,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是陌生人而已。所以你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以后,我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我和你,老死不相往来。

阿萝握住盖勒特的手,背过去不去再看老Tom,苍白精致的脸上终于不再维持那张一戳就破的面具,浓雾弥漫的黑眸像干枯的井,空洞而绝望。

“我们离开这里吧,拜托。”

阿萝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前,那个女子大声开口:“那个老流氓,是他们杀死莫芬.冈特那个老流氓吧?”

“我想是的,赛西丽娜,我们回家吧。”Tom仿佛瞬间衰老了几岁,策马走到那个孕妇面前。

“那个孩子………………是你的孩子吧………………”这个叫赛西丽娜犹豫一下开口:“哥哥,他是不是误会什么?”

“哥哥,如果可以,去找一下子吧。”

阿萝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后,老Tom找遍了孤儿院,然后在圣玛丽孤儿院知道,梅洛普临终时的遗言,和阿萝改名字的事情。

“他说他父亲抛弃了他和他母亲,所以希望改名字。”科尔夫人开口,他记得那个乖巧得让人心疼的孩子,阿萝对外面说是因为孤儿院里面有好几个叫Tom这个名字的人,但是一个人在她面前的时候,这个孩子哀伤的这么告诉她改名字的真正原因。

老Tom知道阿萝现在被一个将军收养之后,就再也没有试图找回这个孩子。被将军收养,比养在他这个乡绅父亲身边更有出息。而且他的孩子一直怨恨他,他又何必去做一个坏人,破坏阿萝的未来呢?

但是在赛西丽娜生下一个儿子之后,老Tom给这个孩子取名为Tom.Marvolo.Riddle,比赛西丽娜这个正牌母亲更加疼爱这个侄子。

好吧,这和这个孩子是莫芬.冈特强,暴他妹妹而生下来的有关系,所以赛西丽娜最后毫不犹豫抛弃这个孩子给她哥哥老Tom嫁给了一个美国人,也是因为对这个不该出生的孩子的怨恨。

好吧,阿萝不知道小魔王的命运在几个月之后就会从自己身上转移到他那个表弟身上,现在的他,被盖勒特幻影移行到了他在英国的住宅里。阿萝的心情极度不好,但是他还是强言欢笑的露出笑容:“恭喜你,终于拿到了回魂石。”

“想哭就哭吧。”盖勒特开口,男孩子不应该流泪,但是他感觉得到小家伙心底的绝望和悲怆,那是沉默压抑不了的,唯有哭出来才会好受。

不管小家伙表现的多么成熟冷漠,他也不过只是一个4岁的孩子,一个知道自己的身世,目睹亲人死亡,被自己的父亲在自己面前抛弃的孩子。

这一次,小家伙没有拒绝。

“真是的,烧冈特家时的火焰咒使得那么好做什么?讨厌的火焰,干什么这么熏人啊?”阿萝嘴上这么说,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灼热的落在心头之上。

叹口气,盖勒特把这个别扭的孩子往自己身边稍稍拉了拉,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一直试图忍下来的阿萝忍不住了,他猛地一转身抱住盖勒特,小脸埋在他的衣服里,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阿萝用盖勒特听不懂的汉语压抑的喊着。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