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apter11(1/2)

黑漆漆的眼睛对上宝蓝色的眼睛之后,阿萝眨吧眨吧大大的桃花眼,松开紧紧攥着对方衣服的手从对方身上下来,伸手拉了拉直对方因为他而皱巴巴的衣服,然后睁大眼睛,讨好的抿着嘴笑了笑,用小鹿般比一样又无辜又纯洁的眼神看着他。

盖勒特看了看自己衣服上那一块皱巴巴的地方,又看向小男孩精致无比的小脸上露出一副调皮做了错事生怕大人责骂的可怜表情,也就说不出什么话了。

他是记得这个孩子的。在今天之前,他已经见过他两回了。

十五天前刚刚忙完一堆公务,跑到英国翻倒巷的他在从银行兑换的时候,他见到一个麻瓜和两个巫师小孩子在古灵阁,因为那两个孩子太小还不到去霍格沃兹的年龄,他就不惊动任何一个人的用摄魂取念扫了一眼那个麻瓜,然后他就发现,那个长得最精致漂亮也是长得最年幼的小孩子对那个麻瓜,用了一个不成功而又成功的无声无杖夺魂咒。

不成功,是因为他的魔力不足以完成这个消耗不小的高深黑魔法咒语。

成功,是因为这个孩子自己清楚自己的弱点,在使用夺魂咒的同时又加上了麻瓜的催眠手段,成功的达到了夺魂咒的效果,又没有什么特别大特别明显的魔力波动让人注意到他,魔力控制得极为细微,事情做的非常谨慎小心。

不管这孩子是不是纯血,他将来一定是一个斯莱特林,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斯莱特林。那一刻,除了赞叹男孩的手段,盖勒特想到的,就是这个。

离开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抱着高高一摞旧书的男孩和他旁边那个显然是一个韦斯莱说话的样子,他忽然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很不错,要知道小孩子一般都会喜欢新书,会选择看旧书的,除了家里没有钱的,就是能够从里面掏出宝发现前任留下知识的聪明人。

第二次见面,是两天前他与阿不思再度一言不合分开的时候,他在伦敦桥上散心的时候,听到的那番精彩犀利的论言。

论言的主人长得很漂亮,论言的主人声音很好听,是可爱的娃娃音,论言的主人只是一个不到5岁的小娃娃,但是也不能够否认,在波兰和法国人还沉迷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成功果实的时候,在英国和美国自顾不暇恢复经济的时候,居然是这么一个年幼的小孩子,透过一切的虚伪的假象,看出来德国的野心,而且还正确的推测出未来德国的动态。

一个小巫师,一个斯莱特林本性的小巫师,一个对麻瓜未来动向分析清楚的小巫师,盖勒特想,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一定不会逊色于阿不思的,而且有可能成为除了自己之外,阿不思最大的劲敌。

那一瞬间,盖勒特想杀了这个孩子,不过看到他和一个麻瓜种巫师之间的亲密,听到那句充满感情的“活下来”的话,看到小男孩走到时候回头看他甜甜的笑容,他就罢手了。

不管这个孩子未来如何,不管为什么这个本该无忧无虑的孩子(至少他旁边那个看起来比他年龄大的金发男孩都比他阳光天真)会在这个年龄去担心生存问题,但是至少现在,他只是一个聪慧的孩子。

至少,这仅仅只是一个渴望活下来的孩子。

不过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有了第三次见面,而且还是在那样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

一个看上去年龄还不到5岁的小娃娃去翻倒巷?而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小家伙事半个月之前第一次接触魔法吧?才半个月就能够做出增龄剂这种难度不算小的魔药,还真是了不起啊(阿萝:呵呵,果然用菜刀切比较顺手)。

为什么他会认为是这个孩子自己做的呢?因为他不认为这个刚刚了解魔法,又谨慎得很的小孩子能够知道去哪里买魔药(阿萝是舍不得花多余的钱)。

不过,盖勒特低头看着个子还不到自己腰的小家伙,他不认为,一个谨慎的孩子会真的像他现在外表露出的表情那样因为调皮好奇而去那个对于未成年而言非常危险的地方,做出这么明显属于找死的行为。

只是这个小孩为什么会去那里的原因,他倒是没有兴趣知道。虽然他被发现是因为自己,但是如果自己没有把他带出来,这个孩子必然会出事的。

伸手将男孩几乎滑到手臂的衣服拉好,一个小咒语将衣服变成正常的大小,然后伸手揉揉男孩软软茸茸的头发,盖勒特发现男孩的短发(阿萝被收养之后一直是短发)摸起来的手感很舒服,于是心情也就稍稍好上一点点,语气也温和一点,耐心一点:“翻倒巷可不是你这样的小孩子能够去的,小家伙。”

“我不是小孩子啦!!!”阿萝躲了躲头顶的大手,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躲不开,不由得涨红了小脸,气呼呼的说。

他是故意这样的。

他记得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时冷得彻骨的眼睛,再想想刚才知道的关于他的身份,阿萝不认为,一个叱咤风云的人,是心慈手软的慈善家。

阿萝一直知道自己的长相是多么具有欺骗性,为了活命,为了达到目的,他也不介意装得再傻气再幼稚一点。

秀气精致的瓜子脸添上这一年多养出来的婴儿肥之后看起来就成了肉呼呼的娃娃脸,再加上那双睁得大大的,眼角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泛起淡淡的粉色的脸颊,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很好欺负的小兔子。

这样的脸,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娃娃音,偏偏配上这样一句小大人一样的话特别的有喜感。

于是,身为一个随心所欲不会委屈自己的魔王sama,盖勒特顺从了自己的心意,伸手,一捏,一扯。

“唔,事到破(stop)!”被人往两边又拉又捏脸颊的阿萝口齿不清的嚷嚷挣扎着。

要是脸上肉肉再多一点就好了。盖勒特放开手,手感不错,肉再多一点就捏得更加舒服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