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9(2 / 2)

就如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对于这个问题,一千个人也会有一千个回答。

如果你问的人是阿萝,他这个大叔控会告诉你,是像蓝大一样,温柔而又性感,成熟而又自信,残忍而又有有一点点孩子气,实力强大而又有王者霸气,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这样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好吧,对于阿萝这样彻头彻底的蓝染惣右介的脑残粉,除了三道黑线不会再有第二种反应。

不过阿萝常常觉得,乱世出英雄,也是出枭雄的,他不指望自己将来能够找到一个和蓝大一样完美的男人做情人度过一生,但是找到一个差不多的玩一夜情也行。当然,剧情中人就免了,他还不想引出太多的连锁反应。

这倒不是说阿萝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事实上这家伙上辈子别说是谈恋爱,连和异性(除了她家亲人)拉个小手都没有,纯情得很。只是他知道,像蓝大那样的男人是他拿捏不住的。论心机,论野心,论经验,他都不会是那样人的对手。何况,像那样的人有几个会是同性恋?又有几人,会是真的付出感情的?

说到底,与其说是阿萝有自知之明,不如说他自卑。不管他这辈子长得有多么精致,在他内心深处,他永远都是那个长相平庸无比的女孩,永远不敢相信那样出色的人会对自己付出任何。

他怕受伤,所以不如从一开始就这样,只想将来会遇到的一夜情,不去动心动情。

这样,便是最好的选择。

阿萝趴在伦敦塔桥的栏杆上,静静的看着泰晤士河,默默的胡思乱想着。

“aro,”阿尔弗雷德跑到他旁边,和他一样脚踩下面的栏杆,胳膊挂在上面的,趴在上面看河水。“在想什么呢?”

“战争应该快开始了。”阿萝想起遥远的中国,想起永远都那么让人恶心的小日本,轻声开口。

“欸?”

“经济危机有多么可怕你也看到了吧?”阿萝侧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漂亮的蓝眼睛:“殖民地遍布全球的英国都受到这样的重创,那你说,被凡尔赛条约压迫的德国呢?”

“德国?”阿尔弗雷德微微眯起眼睛:“德国应该被条约剥削的没有什么了吧?”

“有剥削就有压迫,有压迫就会有反抗,”阿萝回忆着毛爷爷的话。不同于上辈子靠度娘,这辈子有一个文森特这样的爷爷,他比上辈子更容易直面这场史上影响最大,死人最多的战争:“而且对外宣战,扩张领土,这样的方法是政治家转移国民情绪的方法之一。”

“你是说德国会撕破条约对外宣战?”阿尔弗雷德皱着眉毛,不太相信的说。

“光脚不怕穿鞋的。一种是活活饿死,一种是冒着被打死的危险抢别人的面包,是你你会选择哪个?”阿萝很形象的说。他眯着眼睛回忆着自己上辈子看过的电影,他看的二战电影不太多,因为当时他一看就想哭,但是他记得自己一度喜欢的麦克.辛演过的布莱尔在对于北约事件,在欧洲元首会谈上提到的绥靖政策致他还记得《特殊关系》,如果英国从一开始就和法国一起动手的话,相信第二次世界大战会更早结束。

忽然,阿萝清楚的感觉到两道视线落在他身上,他扭过头看过去,愣住了。

那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人,也是一个长相极为标准的日耳曼男人。他身形非常高挑,阿萝目测他的身高绝对是超过1.80。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大衣,完整的衬托出他倒三角的完美身材。白皙健康的皮肤,灿烂夺目的金发披在肩上,容貌极为英俊。但是吸引阿萝的,是对方那一双极漂亮的蓝色眼睛,不同于身边阿尔弗雷德澄澈明媚的蔚蓝,那是一种深沉冰冷的海蓝色。

穿越重生以来,阿萝第一次感觉到了这样一种恐惧,一种来自死亡的威胁!!!

这个人很危险!!!

阿萝再度想起自己迷恋多年的蓝大,在心里默默地比较一下,深深地觉得这个人和蓝大一样,危险、强大、居高临下的霸气,他确定这人也属于只可远观不可靠近也。

而且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巫师,下意识用了“缠”平息下来自己的情绪之后,阿萝又用了“凝”观察了一下。

这个人是谁?

阿萝第一个反应是盖勒特.格林德沃,但是想到他和邓布利多那点事,又觉得他不一定会来英国。

但是…………………………

就像没有任何一个瘾君子能够拒绝得了毒品一样,阿萝无法拒绝的,就是那种有极其强烈的视觉入侵感的宝石蓝色。

像最艳丽的矢车菊花瓣的眼色。

天知道他有多爱那种颜色,上辈子连心爱的本本都选择这种迷人至极的颜色。

阿萝心里面飞快划过一个念头,快得几乎让他无法抓住。

这个男人,会成为他一生的魔障。

添加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