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9(1/2)

晚上,一脸疲倦的文森特面无表情的看着乖乖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小孩子,不说话。

良久,阿尔弗雷德先忍不住了:“爷爷…………………………”

“听说,你们今天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文森特不急不慢的开口。

“是的,”阿萝在阿尔弗雷德前面开口:“并且我们发现许多。”

“哦?”文森特挑起眉毛。

阿萝咽了一下口水:“我和阿尔身上的力量不是超能力,而是巫师的魔力。并且像我和阿尔这样的巫师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巫师有着单独的社会世界和居住环境,他们有比较完整却简单的社会体制,这可以从他们拥有银行却使用金币,生活以手工作坊为主,报纸和魔法部这几个地方看出来。”阿萝手指点了点他今天买的一份预言家日报上面魔法部部长的照片。“但是他们应该安逸太久了,从魔法史后面的事件列表上面可以看到巫师和妖精之间有许多次战争,但是他们居然还会放心的把钱交给妖精。”

“还有,”阿尔弗雷德也开口了:“他们巫师对于没有魔力的人称为麻瓜,而且对于现代科技一无所知,甚至认为电是小把戏。”

“不止这样,巫师存在两级分化,并且这个现象只会日益加深。”阿萝在阿尔弗雷德说完之后加上这么一句。在文森特看向他的时候继续开口:“我们刚刚进入对角巷的时候,巫师的目光有的是好奇,有的是厌恶。后者据韦斯莱家的人说是纯血巫师,他们只会与其他纯血巫师通婚,而在魔法界,像我和阿尔这样的非纯血巫师只会是越来越多,非纯血巫师会侵犯纯血的利益,就像贵族和平民之间,矛盾是必然存在的。”阿萝根据韦斯莱说的只言片语,以及自己阅尽无数HP同人得到的总结,这样的回答。

有阿萝说话的拖延,阿尔弗雷德也想出来自己应该说什么:“爷爷,巫师的力量体系很全面,他们的魔药,魔咒,若是应用到战争或者是生活当中,会给大英帝国带来远大的利益。”

“这就是那么今天所见所闻得来的一切信息吗?”文森特这样说着,手指点了点阿萝和阿尔弗雷德买的一大堆东西,开口:“这就是你们今天买来的东西?”

阿萝乖巧的点点头:“是的,爷爷。”

文森特点点头:“带着这些东西,你们回卧室去吧。”

他默默地看着天花板,没有人知道,在他听完两个孩子的想法之后,那一瞬间的想法。

——————他想杀了阿萝。

他没有想到过,一个4岁的孩子会仅仅通过简单的事情和仔细的观察,分析出这么让人惊叹的准确结论。甚至,连亚瑟那个孩子都没有想的这么多。

天生的情报分析天才。(你太高看这货了,不过是托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和看的书多的福而已。)

他想到11岁的小巫师回去那个陌生的魔法世界度过最重要的7年,如果阿萝是站在他们大英帝国这一方还好,如果是站在巫师那一方呢?那样的话,不除不行。

但是,真的就因为有一副好头脑和遥不可知的未来,就要杀害一个无辜而又有好天赋的孩子吗?

在客厅里,文森特叹了一口气。

而他不知道,几秒钟后,从卧室里面的卫生间走出来的阿萝苍白的脸。

“aro?”阿尔弗雷德看着刚刚去卫生间的阿萝脸色很苍白:“你便秘了?”

阿萝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走过去一边收拾一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也许是穿越的福利吧,从来没有感觉到杀气的他就在刚才,第一次感觉到杀意,来自收养他的爷爷的杀意。

阿萝很庆幸,在教阿尔弗雷德念的时候,他仅仅只是教给他“缠”和“凝”,“隐”和“圆”提都没有提——————当初他不好说清楚自己是怎么知道的,现在他是不打算说了。所以在他说自己去卫生间的时候用了“隐”离开没有关门的卧室,在距离文森特十几米的楼梯阴影处用“凝”看看文森特的想法。

阿萝这在穿越以来第一次意识到,言多必失的含义了。

4年来的太平日子让他太大意了,在文森特那样的老狐狸面前不是说的越多就越好,说的越多,往往意味着知道的越多,也意味着死的越快。他真真是枉看那么多的穿越小说了,那些死的快的穿越者,有几个不是张扬肆意,有几个不是能言善辩,又有几个不是自以为是的?阿萝啊阿萝,你险些也走上了这样的路!

那么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他应该怎么办?将手上的书摞好,阿萝大脑飞快的转着。思来想去,除了表现出狂热忠诚于大英帝国,他想不出来什么简单的好注意可以让文森特不再那么疑心他。就像在大蛇丸的音忍村里,除了表现出“为了大蛇丸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脑残忠犬相,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让大蛇丸不疑心的做法一样。

接下来的时间里,阿萝一直窝在房间里面看书做笔记,在空屋子里面熬魔药。这货从上辈子起就是一个做饭相当不错的人,尤其是刀功一直是极好的。所以阿萝在试过所有的刀之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用菜刀…………………………

大概是因为两个孩子不是那种会惹是生非的,所以阿萝和阿尔弗雷德得到了可以出门的机会。

然后,阿萝遇到了一个人。

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