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apter7(1/2)

经济危机的出现让伦敦大量的工人失业,成为了无业游民,伦敦各处同时也就大量出现了酒鬼,抢劫犯,乞丐…………………………

考虑到现在的伦敦很不安全,于是上班之前,文森特叮嘱阿尔弗雷德和阿萝不要偷偷出门,并且考虑到阿萝的乖巧安静和阿尔弗雷德的淘气,他又找了老战友的孙子,15岁的亚瑟.怀特来看着这两个孩子。

文森特本来以为最想出门的人是阿尔弗雷德,却不知道,其实会是阿萝。

阿萝倒不是想游伦敦,他自己也清楚这个时候的伦敦不安全,想玩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他还想出去的,因为魔法界。

11岁之前的孩子不能够学习魔法是因为魔力的不稳定,这一点阿萝是不需要考虑的。他记得前世看的同人中,不止是一本两本,上面都说无声无杖咒学习的最好时期就是这个阶段,因为11岁上学之后,小巫师就开始使用魔杖依赖魔杖了,无声无杖咒再学习,也就难了。只是这个阶段学习这样的咒语,是很容易发生意外成为哑炮。

阿萝的想法是,如果自己成为了哑炮,那么他就可以不需要考虑魔法界的危险,成为一名军人,或者是成为战争之后为了创建国家的存在。如果自己还是巫师,那么学会无声无杖咒的他就会比同龄人多一份生存的保证。

他的魔力已经在身体表层形成了一层均匀的“缠”,虽然不够厚,但是也已经看起来就像潺潺流淌的小溪水一样,但是考虑他现在的年龄,阿萝觉得这已经很可观了。

至于念能力,将闪电之力化入自己身体内的阿萝表示,他现在在变化系方面的能力和奇犽差不多,都是电击,但是将雷电的能力运用的效果,却和《火影忍者》里面的宇智波佐助相似。

所以,他把宇智波的“千鸟流”取名为“千鸟流.百万电伏”。

但是阿萝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被雷劈了,他的念能力绝对不会是这个,而应该更加符合他的。

他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可以去尝试学习一下魔法了,然后开发出更加适合自己的念能力。

至于阿尔弗雷德,阿萝觉得自己挺嫉妒这小子的,在阿萝告诉他“将身体内的那个力量想象成身体内流淌的血液”之后,这小子四天的时间就成功的能够在自己身上缠出来一层极薄极薄,若有若无的“缠”。好吧,“缠”的厚度是阿萝目前心里面唯一的安慰了。

阿尔弗雷德也做了水见式,满满的一杯水少了1|3,里面的水变成灿烂的金色,并且像小喷泉一样。阿萝指尖蘸了一点,舔了一下,是酸的。

强化系,放出系,变化系和特质系。

阿萝开始觉得有一点点不可思议,后来仔细想想,又觉得挺对的。

变化系的反复无常,强化系的单纯,放出系的性急和粗枝大叶,特质系的个人主义,这些特点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表现的非常明显。

所以,在知道了两个人的念能力将要往什么方向发展之后,他就要去破釜酒吧。但是去破釜酒吧就意味着一定要出门,于是一天晚上,阿萝提出出门的请求。

亚瑟不出所料的拒绝了。

阿萝提出,爷爷说的是不许私自单独(重音)出门,但是如果有大人陪的话就不属于单独了(其实你也是想找个帮你提书的吧?),亚瑟犹豫了。

“亚瑟哥哥,”见到亚瑟犹豫的神情,阿萝决定趁热打铁。他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让人感觉很青涩的大男孩:“我们出生的伦敦是什么样子的呀?我还从来没有看过呢!”

小孩子又期待又遗憾的眼神,一下子让这个立志考军校参军保护大英帝国的大男孩心疼起来。他要做保家卫国的战士,可是他需要保护的孩子连自己生活的城市都不曾好好的看过。一时间,亚瑟决定,明天带着阿萝这个让人心疼的孩纸,好好的看看英国的首都,他们生活的城市,然后好好教育一下阿萝和阿尔弗雷德,培养他们的爱国之心,将来一起为了大英帝国做贡献!!!

在亚瑟说出第二天的打算之后,阿尔弗雷德似笑非笑的看了坐在他旁边的阿萝一眼。这小子,够狡猾的了!

阿萝对着亚瑟灿烂一笑,在亚瑟眼冒星星被萌到的时候,扭头对着阿尔弗雷德含蓄一笑:小子,你明天能够出门,不要太感谢我。

切!阿尔弗雷德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你出去打算做什么?

阿萝灿烂一笑,露出八齿:不告诉你!

阿尔弗雷德瞪他一眼,阿萝不为所动。

而他们两个人面前的亚瑟,完全米有注意到…………………………

于是第二天亚瑟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