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1 / 2)

其实一开始不是西索被打劫,而是一对明显像是情侣的人在被打劫,而西索的车因为要躲鹿停在了这里,被打劫者发现,然后人家就开始朝着西索这边走了过来。

来者是两个有着标准白人大块头的男子,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看起来非常阳光的一个人——如果不去看他们手里拿着的木仓支,还有身上染上的血水的话。

他们的同伴站在情侣的车旁,将两个已经被敲晕过去的情侣绑起来,然后抬起头往这边看,面上同样带着笑容。

看起来他们完全不担心是否会遇到反抗,因为他们的心里非常镇定,大概是这样做已经不止一两次,非常娴熟。如果西索和贝拉逃跑的话,他们手里有着长长木仓筒的木仓支,足够他们在足够远的距离就射杀逃跑者,完全不用担心他们打劫杀人的事情闹到新闻上面。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三个人在这里放下钉子,让路过的汽车爆胎无法行驶。

因为这个地方足够偏远,就连手机信号也难以被发送出去,如果想要打电话喊拖车来这里把汽车拖走,也需要步行好一段时间才行。

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假装好人,给汽车爆胎的人们提供帮助,把那些人骗回自己的家里。又或者对方人不多的话,直接出手把汽车爆胎的受害者放倒。

如果遇到那种身体非常灵活,想要逃跑的人,他们也有足够的体力和足够射程和威力的木仓支,把那些逃跑的人当做猎物一般杀死。

就像是每年发生在郊外的公路上,死在车轮下的野生动物一样,也有很多的人死在外面。在不同的地方,有的地点甚至是匪夷所思的。更多的人都在死亡之后被弃尸荒野,被野兽分食,直接变成了失踪人口,永远的被记录在警方失踪人口的档案之中。

大家都知道那些人已经凶多吉少,却连那些“失踪者”的尸体都找不到。

这三个人在这一片地方作案多年、手法娴熟,只是可惜,他们今天遇到了棘手的对象。

西索并没有跑,他甚至没有下车,他就坐在自己的驾驶座上,等待那个高大的白人男人来到跟前,微笑着用长木仓指着他的时候,抬手掰弯了木仓筒,在对方惊恐的视线下,直接出手杀了对方。

贝拉已经习惯了西索的与众不同,在看到那个男人死掉的时候,贝拉的心里还在想:你看,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在发现这些人之后,因为有西索在身边,贝拉的心中一点儿紧张感都没有升起,反而有一种说不清的闲适。

那种看着这些人倒霉,乃至死掉的感觉,说不出的……开心……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贝拉蜷缩了回去,身子忍不住的发抖。

她竟然会因为别人的死亡感到高兴,不仅仅是高兴,还有一种畅快,就像是终于看见了比自己还要倒霉的人。

就在贝拉内心中纠结的时候,西索已经把这些人全部杀光。

原本西索是不想管那两个被捆着满脸血倒在地上的情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转身的时候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风景的那张脸。

如果风景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说类似“顺手帮一把”这样的话吧?

其实西索也不是很确定,因为风景除了对自己感兴趣,或者需要转移注意力的事物,对其他的事情总是有些冷漠。乃至于对他人的生死,有的时候都可以漠不关心。

西索有的时候都会觉得,风景其实是一个比自己更加冷漠的人。

在那里站了半天想风景,最后西索还是难得发挥了一下善良的精神,把那对小情侣身上的绳子给去了,然后拍醒了男人,在男人惊恐的尖叫之前往后退了回去,就这么回到了自己的车里,然后开着车走了。

那个原本想要尖叫的男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离开的西索,再看看不远处死掉的三个人。

男人认得那三个人,就是那三个人在路上放了挡车的钉子,还铺了枝叶掩盖,最后把他和他的女朋友打晕了过去。

想到这一点,男人跟在西索的车后面追了两步,喊着想要西索停车,让他和他的女朋友搭个车,然而西索未曾理会,就这么把车开走了。

突然有些想风景了。

不仅仅只是有些想念而已……

这些日子以来,西索很少会在同一个地点呆上二十四个小时,这完全就是为了躲风景。

如果是在去过西游记的世界之前,西索可能还会很快就被风景用法术找到,但是在去过之后,虽然西索并没有去学习仙神佛陀们的法术,但该要如何发现法术的踪迹,以及如何避开法术,他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这让他极大的有效率的避开了风景的探查和寻找。

然后一躲就是这么久。

之前的时候,他一直都让自己不要多想,总是会做一些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到了现在,他的眼前好像总是会浮现出风景的样子。

甚至会产生风景好像就在他的身边的错觉。

总觉得好像做了一件有些愚蠢的事情……

他当初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抓着贝拉离开呢?

好像是因为,他突然有些怀疑,风景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如果他还是那个不把人命放在眼中,生存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到开心的西索的话,风景会喜欢他吗?

还是会像是那些卫道士一样,指责他的恣意妄为?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