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回(1 / 2)

风卷雪舞。

一瞬间,慕白尘好似一步置身于北极冰原之中,他的周围,好似连整个天地都被换了颜色,极目远眺而去,映入眸中的,仿佛尽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川,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丝其他的异样。

“是幻术?”

轻轻在心中低问了自己一句,他不太确定,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与忘川真正意义上的动手,诚然自己也是至寒属性,但想想忘川的恐怖,他实在不敢确信……这究竟会不会只是他‘域’的一种表现。

于是,毫不迟疑的抬手为自己展开一片流水结界,因是主要做给祝红衣看的缘故,‘即墨幽诺’一直表现出的,都是将冰化水,伪装成水属性的模样,而漫天的雪花大如鹅毛,夹杂着猛烈的狂风,又带着极速冲击而来的冰雹,饶是有结界阻挡,慕白尘都隐隐觉得自己全身好似有种被砸得火辣辣的疼痛。

“慕白尘!”

冷冷的朝着忘川大喝了一句,慕白尘的身子好似控制不住的朝着祝红衣的方向倒飞而去,非是他假装,而是……

他自知自己的实力的确一直逊色于忘川,更何况,如今他是‘即墨幽诺’,自然原本的实力更加一减再减,这才使得他们普一交手,他便直接被击飞了出去,而祝红衣听到这么一声熟悉的声音后,似乎也是微微愣了愣,而后猛然起身转头,迎面而来便是即墨幽诺朝着自己砸落的身体,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两人便直接抱做了一团,而紧随而来的巨大冲击力使得祝红衣身子顿时一个踉跄,手一抖,慕白尘便朝下跌落而去,眼见情况不妙,祝红衣想也不想的直接脚一勾,将慕白尘的身子朝空中一挑,自己则仰面扑倒再地,张开手,恰巧稳稳接住再度落下的慕白尘,因着两人的身高差不多的缘故,也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那么凑巧,祝红衣的唇紧紧的贴在了慕白尘的唇瓣——

刹那间,四目相对,祝红衣神情有些懵懂的呆滞了一下,貌若无意识的伸舌舔了舔,又吮吸了一口,慕白尘一震,身上一股电击一般的酥麻之感猛烈从唇边蔓延至全身,而后心中又是惊,又是怒,还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复杂之感,一个心火攻心,狠狠的推开祝红衣,身子一歪,一口鲜红的血液直接喷了出来……

“即墨?!!”

祝红衣神色难得的失去了从容不迫,堪称慌张的扶向慕白尘的身子,同时间,两人周边的温度也开始急剧降低,一股冰霜咔吧咔吧的从远处蔓延而来,抬眼望去,不仅四周正在被冰霜包裹,虚空之中的裂缝也如蜘蛛网一样,一大片一大片的崩碎散开,露出里面漆黑得仿佛地狱一样的墨色。

见状,慕白尘瞬间冷静了下来,他抬手,将九叶花从储物灵兽中取出,塞到祝红衣手上:

“你快走!”

“即墨?”

还不待祝红衣再说其他,慕白尘再度又道:

“我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你修为太弱,留在这里,只会拖累我。且秘境已经崩碎,太过危险,你速速离去,莫要回头!回到幻影天,不到金丹,不要出山!”

说话间,已经从地上站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见祝红衣动也不动,他皱了皱眉:

“还不快走?!”

祝红衣定定的答:

“我不走!我不能丢下你一人……”

慕白尘冷冷道:

“你莫非想害死我?若无你在,我尚有把握活着去见你,你若留下来,我们都得死!”

言罢,也不管祝红衣是什么反应,直接拎起他的领子,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方十分小巧的木舟,将祝红衣往里面一丢,抬手一个结界将他困在其内,聚起灵气,猛然朝着木舟一推,木舟便腾空而起,朝着秘境入口的方向飞驰倒退,祝红衣神色绝望:

“即墨!”

慕白尘却并不回头,说时迟那时快,忘川也再度不疾不徐的踏空而来,波澜不惊中,他缓缓抬起右手,一掌隔空打出,四周的冰川猛然增厚,颜色也从最初的正常透明冰凌,化为了黑红黑红的血色,映入祝红衣眸中的最后一幕便是——

慕白尘抬手亦是回了一掌,但两人之间的差距似乎的确太过悬殊,慕白尘的身子再度倒退而飞,等好不容易勉强停下身子,他的身后,虚空骤然裂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口子,瞬间蔓延,将再次喷出一口血的慕白尘整个‘吞’了进去,不过瞬间,慕白尘已被绝对的黑暗淹没,金色的‘闪电之蛇’来回流窜,不过几个呼吸,‘砰’的一声,便从其内传来了一声沉闷至极的爆炸之响,一股强大无比的灵力波动隐隐从虚空的黑暗之中传出,荡漾出几圈肉眼可见的涟漪,而后又再度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墨色吞噬殆尽,再也瞧不出半丝半毫。

“即墨——”

祝红衣大声呼喊,但显然他的呼声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而后空中的木舟骤然被一股灵气包裹,竟是戛然而止,而祝红衣冷冷的立身于其上,默默的盯着那片虚空半晌,见仍是没有任何动静,忽而微微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转向忘川,两人远远相对,眼见忘川根本没有上前的意思,祝红衣抬脚,竟然视面前的结界如无物,轻而易举的凌空踏了出来,直至走到忘川面前,他才淡笑道:

“一别经年,承君此前恩惠,不知君尚可安好,别来无恙否?”

忘川没有说话,只是冷冰冰的看着他,神情一如既往的死寂到令人毛骨悚然,但祝红衣却毫不在意的伸手拨开了一缕自己鬓角处散落的黑发,将它别在耳后:

“呀!差点忘记了,今世虽然你仍在暗中对我多有帮助,但此次实乃你我二人第一次相逢,幸会幸会,在下……祝、红、衣。”

半晌,见忘川仍然好似只当自己是空气,但祝红衣却知晓,忘川的确是有在仔细听自己讲话的,因此,他也不尴尬,仍然自顾自的东拉西扯了好一会儿,见忘川似乎是真的毫无波动,这才淡淡的吐出四字:

“忘川,幽冥。”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