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1 / 2)

兌城,虽说只是一座修者们自发组成的集市,但有道是,无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入这兌城,自然也是有一番套路规矩的。

而当祝红衣出了仙影门,与慕慕白尘伪装成的即墨幽诺到达这兌城之时,已是次日下午时分,刚刚接近高大的城门不久,便有一股阳刚气息扑面而来,一道略带低沉的声音远远响起:

“来者可是要入兌城?”

祝红衣两人抬头,来人乃是一名二十八岁左右模样的男子,有着黑色直发,额前留着几缕长长的刘海,束起的白色发带上,印着一枚简简单单地阴阳鱼。面目表情温和,眸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暖意,颇有种似醒非醒的意味,而米色的粗布麻衣袍上,还绣着不易察觉的竹叶。其腰间更是随身带着一支翠色的竹笛,笛穗上坠着一块刻有“溪”字的白色玉佩。而他,就是在此种状况下,身子微微从城楼的瞭望台中探出,平静的注视着下方的自己两人,又是重复了一句:

“来者可是要入兌城?”

“是。”

祝红衣微笑着回答,那男子便又道:

“可有入城令?”

他的话音刚落,啪嗒一声,慕白尘便扔出了两块黑色,刻着一个‘兌’字的木牌,男子徒手接住了,看了一眼,又重新扔了回来:

“吾乃兌城‘守’,散修,名叶梓钧,二位莫要见怪。”

说话间,他的人突兀从瞭望台中整个消失,而后城门口的一处空气,忽然淡淡的扭曲了几下,就如同水波中骤然荡开的涟漪,待到其平静时,叶梓钧已经出现在了这个位置,望着两人微微点头,抬手施了一礼:

“两位道友,请——”

说话间,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黑锤子,而后还不待祝红衣两人回礼,他已经猛然转身,而后高高举起黑锤子,就是狠狠的往紧闭的城门狠狠一砸!

随后“哐当”一声,城门被砸开了一条裂缝,而后整个门扉这才猛然大开,露出里面一片灰蒙蒙,雾滚滚的山脉。

而山脉之中,山与山之间,更是隔着一片片浓稠如浆的沸水,内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虎蛟起舞,而在其的山脚,有着一根根的细长铁索,一直随上蔓延到云端,没入到雾里,难见全貌。此等景象,就好像两人站在城外,冷眼旁观着一幅被镶嵌在城门内的画卷,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之感。

“为何不入”

叶梓钧再次出声,神色显然已经有不悦,祝红衣摇了摇头,施礼道:

“有劳道友。”

而后转身看像慕白尘:

“即墨,我们进去罢。”

慕白尘淡淡的嗯了一声,率先走入其中,直接踏上了一处山脚下的铁索。祝红衣见了,同样跟上,两人一边漫步其上,一边闲聊。当然,大部分都是祝红衣在讲,而慕白尘在听,说到最后,祝红衣突兀道:

“即墨看起来,似乎对这兌城很熟?”

“嗯。身为修者,总有需求。”

慕白尘轻轻柔柔的答,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忧伤而孤寂,祝红衣身子顿了顿,俨然好似有些走神了,脚下其中一步,顿时猛然踏空,竟然踩在了锁链之外,随后身子顺势就是一斜,下意识的小小惊呼了一声后,就是反射·性的抬手握住慕白尘红色衣袖,整个人就开始朝着刚刚踏上来的山脚处跌去——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