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五峰峰主(1 / 2)

淡淡的恩了一声,慕白尘起身下车,冷扇跟上,两人径直走到夏限桑跟前,正待开口间,夏限桑便已然突兀睁开了眼睛……

本来,这么冷的一个人,冷扇觉得,他的眼睛也应该很冷,可实际上,恰恰相反,他的气势有多冷,面前这人的眼睛就有多宁静——不错,就是宁静,不是死寂,不是冷漠,而是幽远的宁静,就如同包裹在树林之间的乡间小路一般宁静。

“回来了。”

“是。”

慕白尘无甚波动的答,丝毫没有行礼的举动。夏限桑也不怪罪,从容道:

“本座闻听,汝……”

“吾之事,无需他人置会。”

淡然的接声,慕白尘说完这句便开始沉默。夏限桑点头,同样平静道:

“天道难近,仙路难踏,汝心中多年深藏怨恨,以致心壤蒙霜。

本座本忧心汝会因此错入魔途,故命汝压制修为,不入元婴,以避心魔之劫,如今看来,这忧心,倒也多余。”

听此,冷扇有些吃惊,他虽看过仙影路全书直至坑的位置,但其中前期描写慕白尘的笔墨实在不多,更别提早早就挂了的夏限桑了,而现在,自从在景洪中途,祝红衣不按常理的出现后,整个故事剧情也随之彻底乱了套。

说实话,原书中,祝红衣进入仙影后,人缘其实很不错,甚至一度大放光彩,十分顺畅的入了内门,还拜了同样君子风度的絮华峰·峰主‘白曼青’为师,添为记名弟子,地位从表面上看,其实只比白衍之差了一个等级,而就是这一个等级,待遇就截然不同了。

毕竟内门弟子,才真正算作初步接近仙影门的核心,而其中,内门又分普通内门弟子,内门记名弟子,以及内门入室弟子这三种,再往其后,才是如同慕白尘这种真传弟子,因此,在慕白尘毫不客气对白衍之说出那句‘本圣之人,无需看人脸色!’时,白衍之才会只能沉默,而后恭恭敬敬的低头拱手,回以‘息隐教训的是,是衍之多事了。’这种反应,这纯粹就是最基本的地位高低问题,而无关两人的修为。

只不过,如今这种局面,是因为慕白尘说,不能让祝红衣进入内门,而且,不能让他得到门中的任何资源,甚至不能让他在门派中过得平顺,冷扇这才主动自告奋勇……但是……他从未想过……以大大这种身份地位,夏限桑居然会说……大大心中深藏怨恨……这是他纯属胡说八道,还是……确有其事?难道这就是大大迟迟没有突破到元婴的真相?

心魔之劫……那么,原本真正的慕白尘,同样在仙影隐匿十年,只是在最后关头,这才于仙之逆境临时突破,随后大杀四方……这其中,是否有何联系?

想到此处,冷扇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头,都大了几分……再回神,便只看到慕白尘同样坐到了夏限桑旁边,淡淡道:

“师尊多虑,隐自时时念及己身。”

夏限桑便也不再多话,三人开始陷入长久的沉默。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直至傍晚降临,冷扇突兀发现,头顶的虚空好似扭曲了一阵,就如同水平面中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而后自己几人的身边,就仿佛瞬移一般的多出了四个人——

这四人,一人作书生打扮,气质温文尔雅,有着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的黑眸,仿佛其中并不包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另一人,则穿着一身道袍,面貌有些沧桑,但肤色却晶莹如玉,就连其垂在两肩的深黑色长发,似乎也在泛着幽幽白光。

还有一人,有着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以及一双琥珀色的眼珠,全身上下充满了粗狂之气。

最后一人,则又是一身最普通不过的白色帆布长袍,虽说仅仅只是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飘逸出尘,就仿佛是天人一般的错觉。——

这四人,却正是絮华峰·峰主‘白曼青’;尧华峰·峰主‘苏瑾深’;以及羽华峰·峰主‘叶正勋’;重华峰·峰主‘原映雪’。

“啊哈哈哈~本座还道是谁来得这般早,原来是限桑与息隐小子。”

说话的,却正是羽华峰的叶正勋。

“见过诸位师叔。”

慕白尘听罢,终于不再闭着眼睛,而是淡淡的开口说到,夏限桑微微点头:

“既来了,不妨坐下。”

几人也不客气,自是一一上前,只是白曼青在看到冷扇的时候,顿了顿,微笑道:

“汝名为何?”

冷扇连忙行礼躬身,硬着头皮:

“冷,冷扇,见过峰主。”

“哪峰弟子?”

白曼青又问,这次还不待冷扇哑口无言,慕白尘已经淡淡道: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