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测试(1 / 2)

“白衍之……”

默默无声的低喃,慕白尘同样站起身,行动之间,一股冰冷的寒气同样自慕白尘身上弥漫而出,这寒气乍一出现,就以其为中心,方圆数尺的高台开始迅速被白霜覆盖,结冰之声不绝于耳。甚至连空气中,也开始凝聚出了诸多冰棱。

“息隐。”

微笑,白衍之毫不在意的与慕白尘对视了一眼,而后转头,身上的剑气开始朝着下方的人群压迫而去:

“此为第二轮测试上半部分,时间不定,只要先倒下五万人,那么,剩下的人便全部晋级,正式进入第二轮测试下半部分。”

极为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规则,白衍之很是悠闲的开始闭目养神,慕白尘不动声色,但寒气却同样顺着下方的人群开始极速蔓延……

虽然这两人没有刻意释放出所有修为气息,但是那无形的精神压迫气机,还是令得不少人呼吸凝滞,面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威压的加强,终于开始断断续续的,再也有人受不了的扑通倒下,又或是直接双膝着地,这时,便有执法堂弟子出现,直接带走失败的弟子……

很快,时间飞快流逝,眼见太阳逐渐日上三竿,白衍之睁开眼睛,细细的朝下面一扫,发现人数已经减少的差不多了。如此状况下,下方自然人人大汗淋漓,或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或面色苍白如纸,又或者人已昏迷,却仍旧靠着一股执念不曾倒下,神情不由得便柔和了不少,尤其是在看到下方人群之中,竟然还有几个人仅仅只是呼吸急促,其他方面看起来倒是无甚大碍时,这种感觉便更是明显:

“息隐,依吾看,差不多可以收手了。”

慕白尘点头,沉默的收了气机,白衍之同样收回,微笑中,他身上的锋芒尽退,就好似长剑入鞘,返朴归真,身上的气息凝结沉敛,看不出半点异状:

“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走上前来。”

他指的,正是那几个看起来无甚大碍,如今在人群中,可谓鹤立鸡群的存在。

“是……”

恭敬的应了声,几人依言走出,慕白尘淡然的望过去,其中除了笑得一脸温柔,从始至终都把目光凝聚在自己脸上的祝红衣外,还有三人,左边的是一名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看上去年岁并不大,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他的背后,一柄黝黑的大剑足有六尺长,剑身更是厚达寸许,剑刃无锋,整个看上去就好像一个铁疙瘩,估计和白衍之一样,也是个走修习剑道之人,一身的锋芒之气,很是让人侧目。

再过来,他的旁边,是一名女子,这女子看上去同样不超过二十五岁,姿容清丽,眸若星辰,琼鼻如玉,一双大腿修长而白皙,身上的粉色劲装更是紧紧包裹住她那婀娜有致的身体,可她的背后,却是背负着一口暗红色的大斧,这斧头与几乎与她同等高,斧面巨大如磨盘,看着,就让人觉得有些心慌。

最后一位,看起来倒是最为普通,年龄与祝红衣相差不大,长相同样普通,身穿一件灰扑扑的蓝色劲装,险些让人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既没有另外两人那般的气势如虹,也不像祝红衣一样,气质高雅。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看起来实在太过普通了,慕白尘两人对他的注视反而多了几分。

“报上名来。”

白衍之温和的开口,顺着他的目光,最左边的那名灰袍青年并不迟疑,语气平静,带着一股森冷的意味:

“吴剑人。”

“噗!”

一声憋笑,突如其来的自慕白尘两人后方响起,白衍之一回头,就见冷扇站在白玉裘席椅后,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面颊憋的通红,不禁皱眉:

“你作甚?”

冷扇立即狠命摇头,一副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的样子,慕白尘及时瞥了一眼白衍之,眸光微凝,随后对冷扇淡然道:

“来。”

冷扇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走到了慕白尘身后站好,白衍之的目光顿时就不易察觉的冷了两分,不似原先般温和,欲言又止:

“息隐,如此场合……”

慕白尘直接冷冷截断:

“本圣之人,无需看人脸色!”

话出,几人之间的气氛顿时一冷,高台之下,祝红衣掩藏在长袖之中的手,双拳紧握,整齐而圆的指甲狠狠刺·入自己掌心,面上却仍旧一排风轻云淡,犹挂微笑。半晌,白衍之终于还是微微低头拱手:

“息隐教训得是,是衍之多事了。”

话罢,深深望了一眼冷扇,重新转向祝红衣几人,飘然道:

“继续。”

冷扇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神情有些慌张,欲哭无泪的小声道:

“大……师兄,我是不是给你惹……”

慕白尘面无表情的打断

“有我。”

冷扇还想再说什么,慕白尘已经轻轻摇头,淡淡低声道:

“我说过,会罩你。”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